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9章 :残忍的事
    “你让雪落接受团团?什么意思?”

    封行朗厉言冷问,“还有,团团是不是在你手上?你掳走她究竟想干什么?”

    面对暴戾而起来的亲儿,着实不太适合去劝他给孙女团团正身的问题。

    河屯微微的叹息一声,“阿朗,你别太担心了:雪落只是一时任性,等她想通了,就会回来的!”

    河屯完全没有意识到:让雪落接受封团团这个私生女,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竟然还将雪落母的消失,归罪于雪落的任性!

    “你究竟跟雪落什么了?”

    封行朗用上了咆哮。

    看来,自己是推测对了:雪落再一次的做出离开他的过激行为,是因为河屯的话。

    “阿朗……你先冷静点儿!这个问题,来话长,咱们父俩能不能平声静气的商量商量?”

    河屯并没有因为儿的厉吼生气,依旧温和着口吻。

    难得父之间面对面的沟通一回,即便封行朗用上了吼的,河屯也能忍了。

    “谁是你儿?从你伤害我哥的那天起,我们之间注定只能是敌人!”

    封行朗又是一声厉斥,整个人被愤怒点燃。

    河屯沉默了。他们父之间,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冰释前嫌呢?

    “快,昨晚你究竟跟雪落什么了?逼迫着她一声不响的就这么消失了?”

    封行朗只在乎自己妻儿的安危,也不管不顾河屯那张黯然神伤的脸孔。

    河屯微微吁叹了一口浊气,才缓缓开口道:“我只是想让雪落接受团团,视如己出!”

    封行朗俊眉微蹙,“河屯,你有毛病啊?你让雪落接受团团干什么?团团是我们封家的嗣,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我们封家的事了?闲得疼是么?”

    “阿朗,无论你承不承认我是你的父亲,都没关系!但我绝对不能容许我邢穆的亲孙女过继给别人当女儿!”

    河屯的态度,一下强势了起来。

    河屯这番没头没脑的话,着实让封行朗听着费解。

    “亲孙女?谁是你的亲孙女?”

    难道是……

    “阿朗,我知道你跟封立昕感情深厚!但再怎么的深厚,也不能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过继给别人当女儿吧?反正我是坚决反对!你不认自己的亲生女儿随便你,但我认!我认自己的亲孙女!”

    河屯的这番不着边际的话,封行朗总算是听出了个所以然来。

    “河屯,你个二傻!”

    气不过的封行朗,便忍不住的出口成脏了,“我明明确确的告诉你:团团是我大哥封立昕的亲生女儿!你该不会是愚蠢到去相信那些传闻了吧?”

    “阿朗!纸是包不住火的!我已经给你跟团团做了亲鉴定。结果表明:你就是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

    见儿不肯承认,河屯索性摊牌了。

    “呵,呵呵!”

    封行朗嗤声冷笑,“河屯啊河屯,你也有愚蠢到被别人利用的时候!”

    “什么意思?”河屯微微一怔。

    封行朗赏了河屯一记白眼,侧身朝河屯身边的邢八道:“把你腰上的匕首给我!”

    “封行朗,你想干什么?”

    以为恼羞成怒的封行朗要攻击义父河屯,邢八本能的护住了腰际的匕首。

    见邢八不肯给出匕首,封行朗健步朝别墅的厨房走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