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 :今晚恐怕不行
    亲鉴定的结果,让河屯几乎是心花怒放。

    鉴定报告显示:封立昕并非封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

    看来正如邢八所的那样,封立昕连庥都爬不上去,又怎么可能爬得上蓝悠悠呢!

    那么,让河屯兴奋的臆想来了。

    如果封立昕不是封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那女娃的亲生父亲会是谁呢?

    难道真是申城所传闻的:封团团其实是封行朗的私生女,然后过继给不能人道的大哥封立昕当女儿的?

    这种可能,还是相当合乎情理的!

    河屯亢奋了。

    突然间觉得上天对自己实在是太仁慈了:不但有了活泼可爱的亲孙,现在竟然还有了漂亮又可爱的亲孙女!

    这孙孙女都有了,他当爷爷的人生也就圆满了,不是么?

    好吧,这些都只是河屯的臆想!

    他完全不会考虑到自己孙辈的亲妈是谁,只要是他亲儿的种,那都是他河屯的爱孙!

    “十二,快去从阿朗身上取些口腔拭,或带毛囊的毛发。切记,一定不能弄伤了阿朗!快去,快去!”

    河屯的神情,一派的欣喜若狂。

    “……”

    一听要去从封行朗身上取东西,邢十二整个人都不好了。

    义父河屯这一开口到是容易,可要去从封行朗那个刺头儿身上取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啊!

    关键还不能弄伤了封行朗!

    换句话:他邢十二只能挨打,还不能还手!

    亲儿的光环,就是那么的光芒万丈!

    “义父,我记得我们有您儿的血液样本。”

    邢十二实在是不想去面对桀骜不驯,又恃宠而狂的封行朗。

    “可不都还在佩特堡么?再了,只是取点儿新鲜的口腔拭,或带毛囊的毛发,又不会伤害到阿朗。而且亲鉴定的效果也好,还准确!”

    很显然,河屯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的义父……那我去了。”

    邢十二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心里却寻思着:完了,这会又要跟封行朗那个混蛋纠缠不清了!

    “等下!”

    河屯叫停了转身离开的邢十二。

    邢十二以为义父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正心头暗喜;可河屯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头疼。

    “在亲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先不要让阿朗知道我们的动机。不然那又得炸毛了!”

    看到邢十二出门时的模样都快哭了,邢八这才庆幸自己去盯视蓝悠悠的任务还算是条活路。

    因为以封行朗的身手和警惕度,邢十二虽然能近到他的身,但要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拔他的毛,并不容易。

    这河屯想一出是一出,苦的却是身后的那群出生入死的义们。

    当然了,当初要不是河屯的收养,或许他们多半已经暴死街头巷尾了。

    尤其是当初的邢老大和邢老二,跟河屯之间,亦兄亦友,亦父亦。

    ***

    邢十二毕竟还是年青,他想了一路,都没能想到个好办法去对付封行朗。

    而且当时的封行朗人还在gk风投里,他想闯进去拔他们大总裁的毛,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自己该怎么办呢?

    才能在封行朗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他身上拔到毛呢?

    直到邢十二潜入地下停车场,想从封行朗的保时捷上找一根现成的毛发时,却看到了封行朗抱着十五从总裁专门电梯里走了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