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动用私刑
    “义父……义父……我妈咪要见你!快让老五把那该死的电闸门给打开!”

    家伙一边嚷嚷着,一边呼哧呼哧的跑进了别墅里。

    其实那扇电闸门是不拦雪落母的。

    因为雪落母完全可以‘刷脸’进去。

    家伙都能跑进来了,雪落自然也能进来。

    早在林诺朋友冲进来之前,河屯便从守着的邢老五口中得知了雪落母的到来。

    雪落之所以停在电闸门外,是因为她想把封立昕父女给带进来。

    “乖孙,来看爷爷了?真乖!”

    河屯劲臂一提,家伙便被轻松的高高举起,被河屯那微带胡须的下巴蹭得咯咯直笑。

    等听完东西吧唧之后,河屯却浓眉微蹙,“雪落这是要干什么呢?”

    催促河屯去渥太华逮人的,是林雪落;现在带封立昕进来向河屯求情的,也是林雪落!

    “义父,你不要磨磨蹭蹭了!我妈咪还晒着阳光呢,外面很热的好不好!”

    在家伙看来:封立昕想见一下义父河屯,那就让他见一下呗!反正伯父都‘病’成那样了,也威胁不到义父河屯的安全!

    最关键的是:他的亲亲妈咪是不可以被太阳晒着的!

    “好好好,见见见!义父这就见!”

    或许封立昕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艰难的在浅水湾入口处暴晒了大半天,却远不及侄儿封林诺的几句惜爱妈咪的嚷嚷声。

    进来别墅之前,封立昕将怀里的女儿交给了身后的叶时年。

    又感激的朝雪落看了一眼,“雪落,谢谢你了。”

    “不用的,快进去吧。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

    对于封立昕这个‘媒人’,雪落是又感激又愠愤。

    可每每面对伤痕累累的封立昕时,雪落又忍不住的心生怜悯之意。

    雪落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会本能的同情弱者。更何况封立昕也是那种愚善之人!

    封立昕点了点头,便先于雪落和身后的叶时年迈进了别墅的大门。

    河屯不怒自威的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怀里兜抱着亲孙封林诺。

    “妈咪,你怎么才进来啊?被晒着了没有?”

    家伙立刻从河屯的怀里钻身出来,朝妈咪雪落奔了过来。

    “没有!妈咪抹了防晒霜呢!”

    雪落抱起儿,弱弱的朝河屯瞄上一眼。对自己先斩后奏的做法,雪落挺歉意的。

    河屯的目光落在封立昕的身上,冷峻的脸容微拧着。似乎有些生厌于封立昕这种怪异丑陋的模样。

    “河屯先生……”

    为了让自己的吐词更清晰一点儿,封立昕生硬的咬着每一个字眼,得有些艰难。

    可还没等他把一句完整的话给完,河屯开声打断了他。

    “行了,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蓝悠悠必须为她自己的罪行承受该有的惩罚!”

    同意见封立昕,一来是给儿媳妇林雪落面,二来,也算是还封立昕当初冒死救下他河屯的亲儿。

    “河屯先生,我想恳请你看在蓝悠悠曾经救过行朗的份儿上,给她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要不是她,恐怕现在站在你面前、面目狰狞的丑陋之人,就是您自己的亲生儿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