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9章 :小心封行朗弄瞎你
    雪落知道白默醉翁之意在袁朵朵,她也不便拒绝。

    只是觉得:白默能不能接受身怀有孕的袁朵朵,喜当她肚里双胞胎的爸爸?

    两个人要在一起过日,并不是三言两语的调侃能定终身的!

    白默图什么呢?

    即便他一时信口开河要当袁朵朵肚里宝宝的‘瓶盖爹’,恐怕白老爷也不会太乐意吧!

    怎么呢,以白家的显赫,身为太爷的白默,也犯不着沦落到要帮别人养儿的地步!

    再了,袁朵朵只是申城的一个的无名卒,又不是什么贵胄之家的名媛千金。

    所以白默就更加犯不着‘委曲’了。

    “我介意!”

    开声厉斥的封行朗,“赶紧的滚!”

    毕竟家里有女眷,白默一个大人男留在封家住也不太方便。

    最关键的是:白默还是那种不知道约束自己言行举止的执绔弟。上回嗑多了脏东西随随便便就找了个袁朵朵一个‘母’的就发泄了,今天又喝了酒……

    “不行了,头疼得利害,滚不走了!”

    白默索性一下瘫软在了沙发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模样。

    看来是铁了心今晚要留在封家住。

    对于白默的醉翁之意,封行朗其实也是心知肚明的。

    赏了白默一记冷眼之后,还是默认了他的无赖之举,也算是成人之美。

    早点儿把袁朵朵领回去也好。

    这三天两晚的跟自己的女人挤在一张庥上,封行朗只能独守空庥了。

    见白默得逞,严邦也慵懒的趟进了沙发里。

    “邦,我送你。”

    然,封行朗却站起身来,对严邦下了逐客令。

    “封行朗,你留下白默,却赶我走?不带这样偏心眼的吧!”

    严邦调侃着,往沙发里赖得更深。

    “你要留也可以,但只能跟我家十六睡!”

    封行朗冷嗤一声。

    “十六是谁?”

    严邦眯眸问。

    “一条拉布拉多!”

    “……”

    “起来吧你!赶紧的滚走!”

    封行朗过来拖拽慵赖在沙发里的严邦。

    也再一次见识到:严邦那健壮如牛的体魄,并不是他封行朗能轻而易举能拽起身的。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白默可以留宿,但严邦却万万不可以!

    至于原因,想必他严邦自己也心知肚明。

    严邦是故意的。

    故意赖在沙发上,沉沉着身体让封行朗拽不起他来!

    严邦并不想留在封家,只是享受着被封行朗驱赶的过程。

    他反扣着封行朗的手,酝上气力,那臂膀上的夸张块状肌肉几乎快裂开衣袖蹦出。

    “姓严的,你再不起身,老就上脚踹了。”

    没能拖拽起严邦的封行朗,似乎俊脸上有些愠怒。

    眼见着封行朗不留情面的给严邦下着逐客令,一旁的白默,却不仗义的选择了沉默。

    白默突然间觉得:自己为了袁朵朵,什么时候学会如此心机表了?

    在封行朗发飙的前一秒,严邦这才跃身而起。

    “好,我走。这就走。你息怒!”

    被主人驱赶离开的严邦,言语里满是凄凉之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