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喜当爹?喜当舅?
    封行朗用一本正经的口吻问出这番话时,竟然带上了严肃的意味儿。

    完全没有了轻浮之意!

    “就一次!嗑东西的那次!”

    白默呼哧着声音,一副爱答不答的颓废样儿。

    “就一次?呵,那你三天两头赖在袁朵朵的笼里,就只谈人生、谈理想了?”

    封行朗是持怀疑态度的。

    毕竟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都是干柴却没有燃烧起烈火,这怎么可能?

    而且他们俩还属于一回生二回熟的那种!

    “真就一次……”

    白默拉长着声音,狠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问:袁朵朵肚里的孩有没有可能是我的!这回真不是!真是她去美利坚弄的外国品种!”

    “你怂成这样,你家老爷知道么?”

    封行朗已经不想评价白默的这种犯怂到不可救药的行为。

    “不知道……可能现在知道了吧!”

    白默拉长声音颓废的叹息着,“再了,要是再弄个畸胎,老爷估计也活不成了!”

    看来,袁朵朵的顾虑,还是有些客观道理的。

    “那你现在什么个意思?是喜当爹呢?还是喜当舅呢?”

    因为白老爷已经收了袁朵朵做干孙女,所以也就有了白默‘喜当舅’这一。

    这两个称呼,怎么听怎么都是赤果倮的讽刺和挖苦!

    “喜当个毛的爹啊?搞得本太爷好像没女人娶了似的,非要去捡袁朵朵那个半残废的破烂女人?!”

    白默怒意横生,直接把袁朵朵踩到了脚底板下。

    “那就开心点儿!别一副老婆跟人跑了似的萎靡不振样儿!”

    封行朗调侃着白默,却疏导不了自己心头的沉闷之气。

    “来,一口吹!谁换气谁它妈就是孙!”

    在白默的提议下,三个人开始拼酒。

    酒量最差的,当然是封行朗。

    严邦千杯不醉是众所周知的;而白默却属于那种扮猪吃老虎类型的。

    最先喝趴下的,自然是封行朗。

    白默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踉跄着走过来拍了拍严邦的肩膀。

    “邦哥,兄弟我就帮你到这里了!朗哥就任你处置了!嘿嘿,重振你雄风的时候到了,千万别客气!”

    总的来,白默根本就不是好人。像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玩得是不亦乐乎。

    没办法啊!论身手,他敌不过严邦和封行朗;论智商,封行朗经常将他碾压成死狗。

    白默的胆也仅限于邦着严邦为虎作伥。

    而严邦的胆远没有白默想的那样豁达,尤其是在面对封行朗的时候。

    ******

    等河屯睡了个安稳的午觉之后,邢十二才将邢老五传来的消息出。

    “义父,老五,他跟老十一已经抓到蓝悠悠了。”

    河屯接过邢十二手中的拭脸毛巾,动作微微一怔,“这么快就抓住了?”

    “嗯。老五跟您请示:是要将蓝悠悠就地正法呢,还是带回申城让您亲自处理?”

    邢十二将茶水递送到河屯的手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体贴入微的。或许在邢十二的心目中,他早已将河屯当成了自己至亲之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