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很有意思的过程
    河屯是先于林雪落两天回到佩特堡的。

    健壮猛悍的体魄依旧,只是刚毅脸庞上的容颜有着明显的憔悴。

    总的来,河屯并不是个英俊的男人。他有着硬朗的男人线条,很显粗粝,属于男人中的男人。

    四五天没见着他的十五了,加之老八一直东西闹腾着找亲妈,河屯回佩特堡的步伐就更快了。或许是身心都老了,而且心愿就快了结了,河屯便格外的注重他的十五。

    偶尔,河屯在盯看着十五的时候,也会诧然:十五跟封行朗,父俩的模样明明都像那个女人,可河屯却对封行朗恨之入骨,而对十五却格外的偏宠。

    又或许河屯还沉浸在自己一个醒不来的梦里:想跟那个女人白头偕老,再生下属于他跟她的孩。

    十五,便成了河屯那个醒不来梦境的重要角色:他跟那个女人的‘孩’。

    并且家伙还是河屯给一手带大的。距离他跟那个女人的‘孩’,也就更贴近。

    而封行朗就没那么幸运了。

    封行朗的存在时刻提醒着河屯:是那个女人背叛了他,并跟封一山生下的逆、野种!

    封行朗的存在,就是那个女人背叛他河屯的证据!

    铁证如山的证据!

    更是赤倮倮的耻辱!

    他河屯一生的耻辱!

    所以,河屯一定要让这个‘耻辱’从他生命里消失。

    河屯自欺欺人的以为:只要这个耻辱消失了,他的仇恨也就能随之烟消云散了。

    这便是河屯为什么已经成了一个不可一世的枭雄,还要自降身份赶去申城,要为难一对无父无母的兄弟俩。

    过程也没让他太过失望:封行朗绝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对手。

    也就让河屯的报复之路,走得相当的刺激。很有意思的过程。

    但最终,他河屯还是赢了。因为封行朗已经成为了他的阶下囚。可以任由他宰割。

    在申城,还有那么点的顾忌;但在佩特堡,这里俨然是他河屯的天地,他要封行朗大卸八块,就绝对不会少卸或多卸。

    ******

    佩特堡里,义兄四人排排队站等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