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8章 :‘坏女人’的思维模式
    “很有可能:你婆婆是想让封一山当绿王八不,还让封一山喜当爹了!”

    常言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袁朵朵的每一句分析,似乎都是那么的一针见血。

    因为她是将封行朗的母亲归类进‘坏女人’的思维模式中的。

    所以才会有如此犀利带血的剖析。

    雪落瞪大着惊愕的眼眸直直的盯看着袁朵朵。

    袁朵朵被雪落如此犀利的眼神看得有些发怵。

    “别,别生气啊!我就这么随口一,又没你婆婆水兴杨花、不守妇道!不定你婆婆也有她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呢!我都瞎的,瞎的。”

    袁朵朵以为雪落瞪她,是因为她乱嚼舌根了。毕竟封妈妈是雪落的婆婆,这么赤倮倮的别人的婆婆,也挺不礼貌的。

    而雪落着实被袁朵朵的大胆推测给惊愕到了。

    袁朵朵的这一推测,其实并不无道理。至少能够解释得通:为什么封妈妈会特意将河屯的这幅肖像画做为唯一遗物留给封行朗了!

    封行朗有可能是河屯的亲生儿?

    雪落想都不敢想!

    这受上孕的时间什么的,能对得上吗?封妈妈都已经不在来,又能问谁去呢!

    当然了,这也只是袁朵朵一时兴起的信口开河。

    当初她们两人还痴迷于贝克汉姆,还过等攒足了钱,就去英国把他给睡了,然后生个帅到人神共愤的贝克汉姆呢!

    不过人家维多利亚已经替她们两个代劳了!

    一下生了仨儿不,还给帅贝生了个萌甜到宇宙无敌的七公主。

    只是信口开河的推测还不行,还必须有证据。

    雪落拿起来那幅肖像画最下面的一部分落款送至袁朵朵的面前。

    “朵朵,你快帮我看看:这个被血污遮盖的字,究竟是什么字?”

    袁朵朵拿过落款部分,仔细的看了半天,“见吾什么,思朝暮?”

    “见吾爱,思朝暮?不对啊……都见着了,还思什么思?难不成是,见到这幅画,思念朝朝暮暮?”袁朵朵边猜测,边推敲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