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直白,彪悍!
    “从今以后,老再也不管封行朗的死活了!他爱怎么死就怎么死,老不管了!”

    严邦暴戾的嘶声厉吼道。好像是在发泄怨怒似的震斥着众人的耳膜。

    “邦哥,您可千万不能不管朗哥啊!您可是申城的老大,要是您都不管朗哥,就没人能救朗哥了!总不能去指望封家那个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封立昕吧?”

    叶时年游别人的嘴皮功夫并不是盖的。先是把严邦的马p拍上,然后再苦口婆心。

    “邦哥,您都帮了朗哥那么多次,也不差多帮朗哥这一回啊。朗哥要是真被河屯给弄死了,您在申城岂不是……岂不是要成孤家寡人了?那得多寂寞啊!”

    有时候,真的是成也叶时年,败也叶时年。

    叶时年为了封行朗这个主,可真是操碎了心。他对封行朗的一颗红心,还是天地可鉴的。

    “你还要我怎么去救?老为了他,差点儿连命都搭上了,也不指望他能回报什么了……至少他封行朗也要爱惜点儿他自己的命吧?”

    “对对对,邦哥您得极是。”

    见严邦开始发起了牢騷,叶时年便觉得有戏了。

    “朗哥的命显然已经不是他自己的了,这不还应该有邦哥您的血汗在里面吗?”

    叶时年的话,听得严邦还是很舒服的。

    “老为他流血流汗,不图回报……好歹他也尊重点别人的劳动成果吧?现在到好,他又把自己的命送去给河屯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

    严邦越来越来气,“这普天之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

    “邦哥,这不是因为还有朗哥的亲骨肉么?父爱泛滥呗。”

    叶时年又替封行朗了一句软话。

    严邦狠气的蹙了蹙眉宇,却也不出责备的话来。

    “那崽已经被河屯驯化喂熟了,估计他封行朗把自己的心给挖出来,也感化不了的!”严邦冷哼。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朗哥真心是心疼自己的嗣……”

    叶时年继续着他锲而不舍的游,“瞧那崽,长得还真像朗哥。”

    “有个孩也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