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对‘恨’的处理方式
    “让我去跟老八一起睡?为什么啊?老八的脚都臭死掉了……而且还磨牙、梦话!”

    家伙老大不乐意起来。

    在河屯的义之中,林诺最喜欢跟老十二睡。总会有不一样的惊喜和愉悦。

    “如果为了帮妈咪,你还不愿意吗?”

    雪落并没有跟儿解释:让家伙缠着邢八去睡的目的,是因为她知道河屯绝对不会让人当着十五的面去痛打封行朗的!那只会滋生家伙对河屯的仇恨。

    “肯定愿意了!”

    家伙勉为其难的拖着长长的尾音。

    林诺朋友的晚餐,是在义父河屯房间里吃的。可能是河屯腿部的伤口二次迸裂了,白天没舍得扫家伙的兴,便一直咬紧牙关坚持着。

    “义父,我帮你捏捏手臂吧。”

    学着泰国技师的样,家伙给河屯捏起了另外一条手臂。肉墩墩的手,在河屯的胳膊上揉来揉去的,到也舒服。

    河屯欣慰的眯了眯眼,“十五,恨你亲爹封行朗吗?”

    家伙顿了一下,抿了抿嘴巴后才作答着河屯:“恨!”

    “呵呵……你这犟,口是心非了吧?既然你那么恨他,为什么不去地下室一弩箭把他给灭了?”

    河屯宠爱的将十五揽在怀里,用带着胡须的下巴蹭着家伙的脑袋。

    “把他锁在地下室里不是很好么?干嘛要灭掉他啊!”

    家伙不太认同河屯对‘恨’的处理方式。

    “嗯!有道理!只要我家十五喜欢,那就这么锁着他吧!”

    不仅仅是为了讨好向来偏爱的十五,似乎河屯也不太希望封行朗死得太快!

    不得不,封行朗的确是个难得一见的对手:

    他年青,他睿智,他机警,会跟河屯玩出不一样的花样来!

    最关键的是:河屯想把封行朗带到那个女人的面前……好让那个女人看看,她水兴杨花的恶果,会变本加厉的反馈到她的儿身上!

    河屯口中的那个女人,只是佩特堡暗室里的蜡像而已。

    河屯深深的闭上了双眸,似乎真的有些累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