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我流掉了一个孩子?
    严邦,不愧为申城的刽手。

    只有他在乎的人,他才会无比的惜爱;而他不在乎的人,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命如草芥。

    在严邦看来,他跟封行朗才是申城最完美的搭档:一个擅于运筹谋略,一个擅于雷厉风行。

    至于白默,只不过是他跟封行朗之间牵桥搭线的调剂人物。

    五年前,封行朗选择了丛刚,让他错失了能相助封行朗一臂之力的机会;而现在,既然封行朗给了他这个机会,严邦就一定不会让封行朗失望的。

    所以,严邦想要把河屯赶尽杀绝!

    一艘普通的货轮,的确不易让人察觉;而邢老五身上又携带着跟踪器,似乎一切都在封行朗的掌控之中。但严邦的行事作风实在是太过彪悍了!赤倮倮的刽手!

    邢十二从大副手上摸索到的手枪,在严邦密集的火力下,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就在邢十二孤注一掷的想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义父河屯回船舱的时候,浑身是血的邢老五从船舱城走了出来,肩膀上正扛着一架肩扛式的火箭筒。

    “嗖”的一声响,巨大的作用力几乎将高大魁梧的邢老五一下退身进了船舱内。

    船舱里是果然有重型的武器。而邢老五选择的,则是杀伤面积较强的火箭筒。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从货轮上传来。货轮上的桅杆和起重臂被炸得侧翻,甲板上顿时火海一片。

    连严邦都震愕住了:他还真没想到河屯竟然还藏有这些重型武器。

    趁货轮上一片混乱,邢十二立刻掩护着河屯撤离进了船舱内。

    等严邦的人缓过神来回击时,又是一枚火箭炮发射了过来,货轮再次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如果邢老五再来几枚火箭炮,打中货轮的关键部位,那沉船的可能性便会大大增强。

    封行朗决定跟严邦里应外合。

    他捞起一段被打断下来的残铁块,迂回到邢老五的身后,重重的朝他砸了过去;邢老五本就受伤严重,一下被封行朗砸来的铁块击中了后背,整个人踉跄几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