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好巧哦,我爸爸也叫封行朗!
    其实老楚也知道:这五年来封行朗一直自闭着自己。

    那个‘夭折’了的孩,更是他不可触及的疼点。大家一直心翼翼着在他面前避免提起。

    可能是老楚的眼神太过犀利毒辣了:在别人恭维河屯的义十五时,他却在专注家伙的言行举止。当时老楚也没有想太多。

    直到那个十五跟封行朗出现在同框之中时,老楚才意外的发现:如果遮盖住了家伙那招风惹眼的马桶盖头时,跟封行朗的相似度可以高达到百分之七八十之多……

    见封行朗瞬间炸毛,老楚也不便自讨没趣。总不能因为那p孩长得跟封行朗有那么点儿像,就认定那孩是封行朗亲儿吧?

    再了,当年林雪落不是已经打掉了肚里的孩么?而且封行朗当时还在场!

    所以老楚选择了识时务的离开。

    “等下!老楚,你刚刚什么?”

    封行朗叫停了已经快到门边的老楚。

    他应该是听出来老楚所的那个‘马桶盖头’,指的就是河屯的第十五个义。

    老楚顿住了步伐微微转身,瞄了一眼偌大办公桌后的封行朗,上扬了一下嘴角,“估计是我老眼昏花了!”

    随后,又长长的叹息一声,“老了,不中用了!”

    老楚的话微带酸意。或者是因为刚刚被封行朗吼了那么一嗓。

    老楚并不是要责备封行朗不尊重他这个长辈,只是觉得河屯的再次出现,让他真的有些力不从心了。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楚的离开,让封行朗陷入了沉思:刚刚老楚那个马桶盖头长得像自己?

    可‘马桶盖头’却是河屯的义……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给林雪落以外的女人播过种。

    叶时年进来的时候,封行朗正在推敲老楚刚刚那句自言自语的话。

    “时年,你来得正好,你是不是也觉得:河屯的第十五个义,就是那个锅盖头长得有那么点儿……像我?”

    叶时年眉头直皱:“朗哥,你想儿想疯了吧?我你怎么不在医院守着团团呢,原来是在这里异想天开的惦记河屯的儿呢!”

    从言语中可以听出,叶时年对封行朗那是浓浓的不满。

    苦于封行朗是他的老大,不然他真要对封行朗动拳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