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新欢旧爱,欢聚一堂
    封行朗的坦荡让雪落疑惑:难道钥匙真的被他给丢出去了?

    可一想封行朗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的恶劣行径,雪落更相信这个大賤男是在跟她耍阴的!

    不是让她搜查吗?搜就搜!

    即便搜不出来,也只不过是耽搁一点儿功夫而已,又不会损失什么。

    再了,都被这个賤男给那个过了,还能往哪里损失呢!

    反正已经了宝妈了,雪落也不管有没有看客,有没有摄像头,便开始在封行朗的身上摸索起来。

    封行朗向来穿得不多,就像那冻不死的北极熊一样。一件保暖衬衣,然后就是羊绒风衣。所以搜起来还是很好搜的。

    雪落先搜了封行朗身上的几个口袋,除了一把车钥匙,其它什么都没有。

    雪落又开始搜他的身。从他精健的匈膛开始,一直摸索到他的腰际。也没摸到任何类似于钥匙的物件。

    难道真被这个贱男丢下楼去了?

    “别停!继续摸下去啊!不定下面会有呢!”

    封行朗的声音,浮魅得能刮得出一层荤色来。

    他就这么低低着眼眸凝视着在他身上胡乱摸索的雪落,不知道是雪落足够的耐看,还是他想定格眼前惦记了五年之久的女人。

    雪落抬起头,迎上了男人眸底的那抹复杂的绯意。带着轻薄,又带着莫名的淡殇。

    又在她面前装忧郁么?

    雪落受不了男人这样的目光,好像只是这样简单的盯视,就能让她的心底滋生起细细密密的疼。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自作多情的恶习啊!

    不是让她搜下面吗?ok,她搜!

    于是,沿着男人遒劲的腰际一圈儿,雪落并没有摸到钥匙之类的东西。再往下时,雪落感觉到自己头顶上男人的呼吸声便得深沉了起来……

    真是賤到不要不要的!

    带着某种报复的心理,雪落在男人故意挺过来的某处带劲儿的捏了一把。

    封行朗发出一声吃疼的闷哼,整个人像是要瘫软在了雪落的身上一样。雪落本能的想退让,可男人径直将她抵在了身后的沙发上,退无可退。

    “完了,这回真受伤了……估计真要废了。”

    封行朗故意将自身的重量加载到雪落的身上,让她托着他不是,抱着他也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