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不是突然想起,而是不能忘记!
    一想到那个男人,雪落的心再也无法平静。

    她永远不会忘记:五年前,当时封行朗在看到玻璃器皿里的那个死胎时,是多么的惊慌、哀伤和愤怒!他整个人都在**!

    时至今日,雪落也难免会想:如果自己当时没能继续演下去,而是告诉他封行朗她肚里的乖还在,又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有一点雪落相当清楚:如果她欺骗了蓝悠悠,蓝悠悠一定会恼羞成怒!

    即便封行朗有心向着她林雪落,可他重伤到连行动都不便的身体,又怎么能阻止得了蓝悠悠千方百计的想加害她肚里的孩?更何况当时蓝悠悠的身后还有她义父河屯!

    可谁又知道:自己好不容易逃离了蓝悠悠的控制,却又被河屯给逮住了呢!

    依稀间,他还记得河屯当时跟她过的话:那几天在海上,他突然想到了一个更有意思的玩法!还她一定会很感兴趣!

    什么才是河屯更有意思的玩法呢?

    该不会是……

    雪落不敢往下去想!

    心底乱糟糟的一片,雪落根本无法静下心来看书。她又拿出了那些压制在书橱最低下的画纸。

    这几年来,雪落画了很多素描。

    大部分都记载着儿林诺的成长过程;虽也有高科技的数码摄像机,但雪落总觉得把儿成长的点点滴滴用纸张画下来,更能表达她一个母亲对儿的关爱之意。

    好吧,得是高尚了一些!

    其实,雪落是闲得发慌。一来担心被河屯带离的儿,二来,她也着实够清闲的。

    心绪难平的雪落,从那些画中拿出了一张特别的。

    看起来好像画的是大号成年版的儿林诺,其实雪落心里明白,自己画的是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这一刻,她才体会到了封行朗的母亲留给儿封行朗的,那副不完整的素描肖像的心境所在。

    现在的雪落,似乎跟当时的封母一样,也不敢且不能把封行朗画得太过完整。

    记得有一次,雪落画出了一张完整的封行朗。或许是太过全神贯注了,雪落完全没有发现站在自己身后多时的儿林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