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 :衣服破成这样多浪费啊!
    安婶不解风情的摇了摇头,微微叹息一声后,又端着牛腩汤转身离开了。

    原想二少爷和太太会吵上一架的,却没想到他们和好得这么快!不得不,这二少爷够风流倜傥的,把二少奶奶调驯得服服贴贴,连一句争吵声都没有,就直接给亲上了。

    其实安婶并不是在意房间里正热情的两个人竟然是用床呢,还是用书桌;她在意的,只是封家的嗣。这万一家伙已经在雪落太太肚里怀着了,那又硬又冷的书桌多不舒服呢。

    而且还用了那么奇怪的动作,家伙在妈妈肚里得多难受啊。

    安婶理解不了年青人的风情和激意,她只知道封家的嗣来得更加的重要。

    正如安婶所看到的那样:封行朗将女人托了起来,温情的搁置在了书桌上;因为这样的高度,更有情调。雪落跟前的钮扣已经被松开,那盈美跃跃欲出,勾勒着女人的曲线身姿。

    封行朗吻得有些肆意,像一只动情的画笔,一点一点儿的描绘着雪落的脸部轮廓;一直躬身至莹满之处,将它拱起来,饱满的贴合着他的俊脸。

    他脸部的线条是刚毅的,便更加衬托女人的柔美。

    夜,正值幽静。

    晴朗的夜空,无数的星辰从夜幕中挤探出来;夜的雾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粘稠的氛围。仰望天空,璀璨的星辰格外澄净,悠远的星点闪耀着,像细碎的浪花。

    直到某处传来了被狠啜的痛感,雪落才从着魔的混沌意识中缓回了理智。

    自己这是要疯了么?竟然合着男人用这样怪异的姿态亲昵?竟然还是在书桌上!身上的衣物半寸半缕了,早就在封行朗的魔爪下无法遮盖半显的上身。而男人却衣冠楚楚的站在书桌前。

    雪落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男人的一个吻,就能让她如此的动情不已。

    将自己的羞耻之心抛到脑后,放纵着自己的情感跟这个男人缠好。

    雪落难过的咬着唇,她真想狠狠的抽上自己几耳光。自己这样沉沦的跟男人见不得光且不道德的亲昵,还要不要脸啊?

    “怎么了?不舒服?”封行朗察觉到怀中女人的微微轻颤,怜惜的将她哆嗦的身体拥紧在自己的怀里,“是不是书桌太硬了?我们挪个地儿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