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谁给封立昕陪葬
    其实雪落是见过封立昕的。

    那是在他叔叔封一明带着一大邦的集团股东,还有法医等等,去封家想要给侄儿封立昕做医学上的行为能力鉴定时,那是雪落唯一一次进去过封立昕的医疗室。

    那时候,医疗室给雪落的第一感觉就是冷。比外面的温度要低上好几度。而且还夹杂着刺鼻的消毒药水味儿。

    当时房间里一片昏暗。雪落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了特制病床上所躺着的封立昕。

    实话,当时雪落并没有看清楚封立昕的样,只是感觉到被各式各样生命体征监测仪器包裹着的封立昕,实在是让人心生怜悯。一个鲜活的生命,却束缚在了冰冷的医疗仪器之中。

    当时的雪落只顾着哀伤封立昕的不幸了,并没有往其它方面多想。只觉得封立昕的病情一下了严重了很多,连话都不清晰。

    雪落哪里会知道,那只是真正的封立昕。而走出医疗室的‘封立昕’,都只不过是封行朗那个恶劣男人假扮的。

    “他封行朗凭什么不同意让我进去看封立昕啊?我是封立昕的妻,我才是他的第一监护人。他封行朗凭什么不同意啊?”

    又是封行朗不让!雪落实在是忍无可忍:“都什么时候了,他封行朗还像个暴君一样,想一手遮天,这不让那不让的,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力!”

    就在雪落跟莫管家争执之际,重症监护室的门被人从里面缓缓的打了开来。然后封行朗那挺拔的身姿,便出现在了雪落的面前。

    雪落着实一怔。

    这才几天啊,男人好像一下憔悴了好多年:因为没有打理,男人原本健康的短发此时此刻去凌乱不堪;面颊上青色胡须彪悍的钻出了皮肤;还有那身皱皱巴巴的衣服……才三天,他封行朗就整出一副叙利亚难民的模样!

    男人血红的双眼,还有那干裂的嘴唇,都生生的刺疼着雪落的心。

    这一刻,雪落再也不出任何责问这个男人的话来。

    可猛的,男人的动作快如猎豹似的,一下冲上前来卡住了雪落的脖,用上了几乎要将她整个人提离地面的力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