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把他和她锁在一间房里(上)
    袁朵朵的话,让雪落着实怔惊了:这是封行朗爱自己的方式?怎么可能呢?封行朗怎么会爱自己呢?他轻薄自己,只为迎合他某种不良的嗜好;他表面上关心在乎自己,也只是为了封家的颜面。因为自己是封立昕的妻!

    不会的,不会的,封行朗怎么可能爱自己呢?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他不能爱上自己,也绝对不可能爱上自己!

    “朵朵,你别胡。我是封行朗的嫂,你这么,会伤害到他们兄弟之间感情的。”雪落理智的制止着袁朵朵‘异想天开’的话。

    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言辞的确有些欠考虑周全,袁朵朵便止住了想的话。

    这一晚,雪落睡得七零八落的,一直被梦魇困扰着。有在夜莊的舞台上被那群发了疯的男人纠缠的,亦有被封行朗压制住无法动弹,不得不一声声向他乞怜讨饶的……

    当然也会有美好的时刻:自己被一个健康帅气的男人拥抱着,爱惜的亲吻着,当珍宝似的疼惜着。雪落看不清男人的脸,知觉得男人好温柔好绅士。雪落眷恋着男人的吻,一点一点儿的,似乎可以柔化她的心房!

    在这样的梦境中,雪落才会有一种被爱的感觉!

    醒来的时候雪落才发现,自己竟然在昨晚的梦境中哭了。不知道是那个恶劣的梦惊吓到了她自己,还是那个柔情的梦感动了她自己。

    昨晚封行朗没回封家住。早餐桌前,雪落依旧没有看到封行朗的身影。莫名的,心间微微失落。更多的是对男人的担心。封行朗从不会错过大哥封立昕的早餐时间。可刚刚安婶去给封立昕送早餐时,封行朗并不在医疗室中。

    男人彻夜未归。

    “雪落,一会儿我回福利院了。一晚上未归,虽池院长知道在你这里住着,可她难免也会担心的。”封家的外敷药膏着实精良,袁朵朵腿上的割伤一个晚上就结痂了。她穿着雪落的长裙,及脚踝的那种,一丁点儿都看不出她的腿受过伤。只是走动的时候,还会有些拖挪。

    “下午再走吧。”雪落想挽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