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我活着的每一秒,都是痛苦的!
    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封行朗刚娶回家的女人了?

    雪落的脸燥红了一下:这男人怎么信口雌黄的胡八道啊!估计正常人都不会相信有女人愿意嫁给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封立昕吧。

    “我是封立昕的妻。”雪落纠正着严邦的话。也不管严邦是否当她是另类。

    封立昕的妻?严邦微显厚实的唇微微上扬:这女人怎么会认为她自己是封立昕的妻呢?封行朗又玩什么空手道?

    盯看了一眼涉世未深的雪落,那单纯白净的面容,着实让人看着想柔躏之。

    严邦没有拆穿封行朗的玩世不恭,只是浅哼出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没被封行朗玩死,也真够命大的。”

    严邦的话,其实是有感而发。曾经的封行朗,准确的是三个多月前的封行朗,俨然就是一个地狱撒旦。无论是白默还是严邦,都逃脱不了被他狠狠玩和虐的命运。他会虐得你连哭的几乎都没有。冷酷恶劣,却不残忍卑毒。

    “……”雪落因为不理解严邦的话,所以也没有作答。她紧张的握着手中的棒球棍拦截在了楼梯口,想阻止严邦上楼。

    看着手握着棒球棍,且压抑着心里的恐惧,瑟瑟发抖却又有故作镇定的雪落,严邦笑了,“你确信你能拦得了我?”

    “你别过来!”雪落见像一堵铜墙铁壁似的严邦又朝自己走近一步,她便本能的将手中的棒球棍朝严邦砸了过去……自己却紧张的闭上眼。

    然,棒球棍却稳稳的落在了严邦的大掌中!这个男人竟然徒手接下了自己砸过去的棒球棍?雪落惊讶得无语凝噎:这男人是铁打的么?

    “太太,这位严邦先生是我们封家的朋友,也是恩人。”莫管家匆匆下楼,替雪落解除了危机。

    封家的朋友和恩人?雪落连忙歉意的收回了棒球棍。难怪这个人能进出自如呢。因为封行朗在离开之前,已经派人严密看守着封家联排别墅了。

    “严先生请。大少爷恭候您多时了。”严邦在莫管家的带领下,上去了二楼医疗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