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寂寞了?
    雪落又羞愧又紧张,她连声拒绝,“我后背上已经好了。安婶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不亲眼看一下,我不放心!”封行朗执意。而且还得一本正经。

    他早从安婶口中得知,雪落后背上的伤情并不严重。现在差不多已经消红了。但他就是想光明正大的看一回女人背。

    还有就是,封行朗很想证实:在他封行朗面前,这个女人那般的不配合,像只毫不温顺的野猫!甚至有时候还会露出攻击他的利齿来;而到了‘封立昕’面前,却是另外一副温婉柔美的贤妻模样,这着实惹怒了封行朗!

    雪落朝车窗外瞄了一眼,又看了看司机和副驾驶上的莫管家,她难为情的又喃一声,“立昕,我真的好了。都已经开始消红了,再过两天就能恢复到原来的肤色。”

    “叫老公!”封行朗凌厉一声,“为什么不让我这个丈夫看?我只是想关心你。”

    布帘被拉起,不大的空间里,只有雪落和坐在轮椅上的封行朗。

    “我……”雪落实在是无语凝噎。这男人怎么这样啊?这脾气也太倔强了吧!

    “咳咳!”封行朗轻咳两声。

    雪落连忙紧张的凑过身来询问,“……老公,你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听安婶,封立昕最严重的时候,已经开始用呼吸机了。不过今天的封立昕,着实不像个虚脱到要用呼吸机的人。雪落帮他捏肩膀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他双肩上反馈的力量感,肌肉很紧绷。

    这封立昕的病情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着实让雪落担心不已。

    “被你气的!”封行朗长臂一勾,女人柔软的身体便偎依在他的怀里,径直坐在了他的劲腿。

    “立昕……老公……你别这样。”雪落忸怩不安了起来。这样的亲近,她还需要时间来适应。

    “别动!让我抱会儿!”封行朗压制着雪落乱动的身体,将头埋在了她的发际里,嗅着她身上浅浅薰衣草的淡淡香气,心也变得安宁起来。

    见‘封立昕’并没有过分的动作,雪落便维持着安静的姿态,任由他拥抱着自己。她不敢去看他面目狰狞的脸,只是静静的感受着他的呼吸,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的安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