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六章 他没非礼我
    提醒完苏红鸾之后,杨小龙将盛放黑玄蚁的黑箱子拿了过来。

    打开箱子的那一刹,一只只黑玄蚁立即将蚁后包围在中间,衣服如临大敌的样子。

    杨小龙点燃一支迷迭香,熏了一下黑玄蚁,闻到迷迭香的味道之后黑玄蚁立即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好像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到处乱转。

    杨小龙趁机将那一只体型最大的黑玄蚁蚁后抓了出来。

    蚁后在杨小龙手里拼命的挣扎着,可是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

    杨小龙将蚁后放在苏红鸾的膝盖上,然后用一根棉签在蚁后身上拨动了几下。

    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蚁后一阵张牙舞爪,最后一口咬在面前上面。

    在以后咬完这一口之后,杨小龙立即将棉签在黑玄蚁膝盖上蹭了蹭,将棉签上沾染的蚁后唾液弄到了苏红鸾的身上。

    做完这些,杨小龙将蚁后放在另外一个空瓶子里面,然后抓出一只黑玄蚁,直接捏碎涂抹在了苏红鸾的膝盖部位。

    接下来,杨小龙又从盒子里面抓出一只黑玄蚁,直接按在苏红鸾的膝盖上轻轻的摩擦起来。

    闻到以后散发出来的气味以及另外一只死亡之前发出的气味,这一只黑玄蚁立即将苏红鸾当成了敌人,对着苏红鸾的膝盖一口咬去。

    一般被蚂蚁咬到都会感觉到一阵刺痛,更何况是被黑玄蚁咬了,那感觉就好像是被针扎一样,又疼又痒。

    被黑玄蚁咬了一口之后,刚刚还沉浸在那种曼妙感觉之中的苏红鸾顿时清醒过来。

    她以前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少被蚂蚁噬咬,可是还从来没有哪一种蚂蚁咬人有黑玄蚁这么疼。

    但苏红鸾毕竟是女中豪杰,她紧闭嘴唇,连哼都没哼一声。

    “这只是开始,我今天需要让三十六只黑玄蚁咬你,一脸用黑玄蚁咬上四天,你体内的虺蛊毒素应该就会被彻底清除,至于虺蛊幼虫也会被蚁毒杀死。”

    杨小龙向苏红鸾说道。

    “没事,你继续吧,这点疼我还能够忍得住。”

    苏红鸾脸色坚定的说道。

    “好,那我开始了。”

    杨小龙没有墨迹,将这只咬过苏红鸾的黑玄蚁跟蚁后放在一起,又拿出另外一只黑玄蚁,如法炮制,让黑玄蚁咬了苏红鸾。

    一只,两只,三只……当到了第十五只黑玄蚁的时候,那种疼痛已经积累到一个相当恐怖的程度,哪怕苏红鸾经过特殊训练,心志坚韧,这个时候也感觉有些受不了。

    被一两只黑玄蚁咬中的话还不算什么,但是连续被十几只黑玄蚁咬中,那种感觉就好像受了凌迟之刑,被人用刀一刀刀的从身体上割肉一样,简直生不如死!

    “你如果想叫的话就交出来吧,能够坚持被黑玄蚁咬中十几下都没吭声,已经足以证明了你的厉害。”

    杨小龙说道。

    他跟苏长兴他们可是亲身体验过被黑玄蚁咬过的滋味,那叫一个欲仙欲死。

    但当时他们还可以用药膏中和蚁毒,压制那种疼痛,可苏红鸾这情况跟他们还不一样,苏红鸾绝对不能用药膏,因为她必须让蚁毒扩散进入身体全身,消溶虺蛊毒素,治好自己被虺蛊毒害的身体。

    如果苏红鸾用了药膏,虽然不会有现在这样痛不欲生,但是蚁毒的效用必然大大降低,甚至会丧失效力。

    “小龙,你能不能帮我那一条毛巾?”

    苏红鸾咬牙问道。

    “好。”

    杨小龙赶紧找来一条干净的毛巾,递给了苏红鸾。

    “来吧!”

    苏红鸾说完,咬住毛巾,脸上露出一抹决然。

    她乃是军人,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向一只小小的蚂蚁屈服!

    杨小龙心中敬佩,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相当乐意替苏红鸾承受一些痛苦,可是这根本就不现实。

    为了让苏红鸾少受一些痛苦,杨小龙迅速抓过来一只只黑玄蚁,让他们开始噬咬苏红鸾。

    不一会儿,苏红鸾整个膝盖几乎完全浮肿,看起来相当吓人。

    而随着被咬中的次数增多,那种疼痛也开始呈几何倍的暴增,苏红鸾死死的咬住毛巾,口中不断发出一声声闷哼。

    因为疼痛,苏红鸾那张脸都变得有些狰狞可怖,她的额头之上不断渗出一颗颗黄豆大小的汗珠,最终滴落下来。

    五分钟之后,杨小龙终于让三十六只黑玄蚁全部咬了苏红鸾,就在苏红鸾以为这非人的折磨将要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杨小龙又抓住一只黑玄蚁,开始让黑玄蚁咬她的左腿膝盖。

    苏红鸾这才想起来她是两条腿同时残疾,这样一来,她还要继续承受一阵痛苦的折磨。

    杨小龙迅速行动着,又是五分钟过去,苏红鸾左腿膝盖上也浮肿了一大片。

    虽然杨小龙已经成功让黑玄蚁咬完苏红鸾的双腿,但是他的工作并未结束。

    杨小龙立即抓住十几只黑玄蚁,将这些黑玄蚁放进药臼之后,他又在药臼里面加入好几种草药,然后开始捣了起来。

    不一会儿,草药还有那些黑玄蚁就被捣烂成了糊糊。

    杨小龙在这糊糊里面倒入一两白酒,随后将这看起来好像豆汁一样的墨绿色液体进行了简单的过滤。

    随后他拿出银针,先将银针在这过滤得到的药液里面蘸了一下,将银针刺入苏红鸾的膝眼穴。

    《千金要方》有记载,膝眼穴位于髌骨正下方,触摸可以摸到2个凹进去的窝,内侧为内膝眼,外侧为外膝眼。

    内膝眼属于经外奇穴,而外膝眼则属于胃经的穴位,跟脚底的涌泉穴以及肩膀上的肩井穴一样,都是最容易受到湿邪入侵的部位,而虺蛊之毒最初便是从膝眼穴开始扩散,现在杨小龙要以毒攻毒,从膝眼穴入手,让蚁毒顺利扩散进入苏红鸾的全身,这样就可以溶解虺蛊毒素。

    针灸完膝眼穴,杨小龙又取出几根银针,蘸去药液之后将银针刺入涌泉穴以及肩井穴。

    他针灸这两处穴位的时候用了补针的手法,针灸之后等于算是让苏红鸾身体上下两处穴窍顺利打通,这样既可以帮她调理身体,益气强身,又能够让加速蚁毒扩散,可谓是一举两得。

    因为研读过《千金要方》,所以这套针灸的方法对于杨小龙来说并不难,但是对于一般的中医或者针灸师傅来说,这种针灸方法很容易出现问题,一个不好,非但治不了病,反而会损伤身体。

    随着蚁毒的扩散,那种疼痛的感觉已经逐渐减轻,但是苏红鸾的身体开始变得奇痒无比,她刚开始还想凭借坚韧的意志控制自己不去抓挠,但是不过几分钟她就放弃了。

    苏红鸾不停的在身体各处抓挠着,根本不敢有片刻停歇。

    如果不是顾及这杨小龙在这,苏红鸾绝对会脱光衣服狠狠挠挠痒。

    “杨小龙,为什么我感觉我全身都痒的受不了啊?”

    苏红鸾忍不住问道。

    疼她还能够强忍下来,可是这痒真的有些要人命,她感觉自己已经要坚持不下去了。

    “红鸾,痒乃是正常反应,这说明蚁毒已经开始发挥作用消融那些虺蛊毒素,只要你能够坚持十分钟,那种痒就会慢慢消退,到时候就好受多了。”

    杨小龙连忙提醒苏红鸾道。

    “我根本就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别说十分钟了,一分钟我都坚持不了,啊,我受不了了!”

    苏红鸾大叫一声,开始使劲抓挠起来。

    因为她的力量过大,皮肤表面被抓起了一道道红色的抓痕,甚至有一处直接被抓破,流出了一丝丝血迹。

    随着身体皮肤被抓破,苏红鸾仿佛找到一种压制痒的方法,她下手越来越狠。

    她现在宁愿疼一些也不想承受这无法形容的奇痒。

    看到苏红鸾几欲自虐的样子,杨小龙赶紧上来一把按住苏红鸾的双手。

    就在这时,听到苏红鸾惨叫的苏家人也打开房门冲了进来。

    看到杨小龙按压住苏红鸾的双手,而苏红鸾一副誓死反抗的样子,苏南枫瞬间勃然大怒。

    “混账!”

    苏南枫怒骂一声,一把拽起杨小龙,然后对着杨小龙的脸上狠狠来了一拳头。

    事发突然,杨小龙根本没来得反抗就被一拳砸中,瞬间鼻血狂飙。

    “混账东西,竟然敢欺负我女儿!”

    苏南枫骂了一句,已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对着杨小龙又是一拳。

    别看苏南枫已经五十多岁了,但因为他是军人,当了几十年的兵,身体素质可比同龄人强多了,这拳头的力道足以抵得上一个三十多的年轻人。

    杨小龙已经被打了一拳,自然不能再吃这闷亏,连忙伸出手挡住苏南枫的拳头。

    “苏伯伯,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杨小龙知道苏南枫肯定是误会了,可是苏南枫根本就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怒骂一声,对着他就是一脚。

    “长兴,长盛,给我打死这个登徒子!”

    苏红鸾的妈妈冯萍同样满脸愤怒的命令自己的儿子道。

    “爸,妈,你们误会杨小龙了,他根本就不是在非礼我。”

    眼看事情要闹大,苏红鸾强忍着身上的疼跟痒,立即做出了澄清。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