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二章 离开
    “阿哥,你走吧,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去找你。”

    阿沁看着杨小龙,柔情似水的说道。

    她不舍得杨小龙走,可阿沁明白,爱情这种东西强求不得,只要两人有缘分的话,终究还有见面的机会。

    “那我们走了,你多保重。”

    杨小龙心疼阿沁,但是在外面他还有太过的牵挂,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他根本不可能继续留下来帮助阿沁。

    仡濮达洪想要强行拦下杨小龙,可是因为古塔丽婆婆的命令,他只能放弃这个打算。

    杨小龙写了一张用于补血益气的药方,让阿提卡翻译成苗族文字之后交给了阿沁。

    这是他最后能为阿沁做的事情。

    背起背包,杨小龙正准备跟苏长兴还有阿提卡离开苗寨,古塔丽婆婆突然叫住了他。

    “等一下!”古塔丽说完,从旁边的一个架子上面取下一坛阿沁自己酿制的米酒,然后倒了一杯递给了杨小龙,“走之前把这杯酒喝了吧,祝你们平安离开十万大山。”

    阿提卡将古塔丽婆婆的话翻译了一下,看了看酒,又看了看古塔丽,杨小龙顿时有些犹豫。

    说实话,自从知道古塔丽是巫医,并且懂得养蛊之术之后杨小龙内心深处就不自觉的生出一股忌惮。

    他还真担心古塔丽再在这酒里面下蛊害他。

    毕竟蛊这东西实在有些可怕,无声无息间便可让人中招,防不胜防。

    “怎么,担心我在这里面下蛊害你?放心吧,饮践行酒乃是我们苗族的习俗,一般出远门的人都会喝下一杯践行酒,寓意一路平安。”

    古塔丽婆婆用那深邃沧桑的眼眸盯着杨小龙,似乎可以洞察人心。

    “杨先生,古塔丽婆婆说的确实没错,在我们苗族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习俗。不过这酒你如果不愿意喝的话就算了,我相信古塔丽婆婆不会勉强你的。”

    阿提卡立刻解释道,他自然明白杨小龙内心的顾忌。

    “你如果担心我下蛊的话,那这杯酒我先喝了。”

    古塔丽婆婆笑了笑,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还将空杯子呈现给杨小龙看了看。

    随后她端起酒坛子,在将酒坛子倾斜下去倒酒的那一霎,将藏在指甲盖里面的情花蛊尸体粉末丢进了杯子里。

    这粉末本来就不多,再倒进酒之后粉末迅速消溶与透亮如琼浆的酒液之中,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来。

    因为刚才古塔丽婆婆做这个小动作的时候正好用酒坛挡住了杨小龙他们的视线,所以谁都没有发现她这个有些异常的举动。

    “喝吧,喝完我让达洪送你们离开。”

    古塔丽婆婆面容慈祥的说道。

    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杨小龙决定喝了这杯酒。

    在他看来,情花蛊乃是极其难以培育的蛊虫,再加上一个女孩一辈子只能培养一只,他相信整个红山寨应该就这一只情花蛊,现在情花蛊已经被他们杀死,古塔丽不可能再拿出第二只害他。

    而如果古塔丽想要用其他蛊虫害他们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如此大费周章,以对方的手段,只怕就算对他们下了蛊,他们也不可能察觉到。

    杨小龙端起碗,将那一碗米酒一饮而尽。

    在杨小龙喝酒的时候,古塔丽又倒了两碗,分别递给了苏长兴以及阿提卡,两人都没有什么犹豫,接过来便把酒全都喝了。

    “达洪,送他们走吧。”

    古塔丽婆婆挥挥手道。

    “嗯。”

    仡濮达洪心中不愿,但是却不能违背古塔丽婆婆的命令。

    “苏尔丹,送他们走!”

    仡濮达洪朝着身边一名苗族青年说道。

    那名苗族青年自然不会违抗亿欧达洪的命令,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先一步在前面带路。

    “阿沁,我们走了。”

    杨小龙最后跟阿沁告别,然后转身离开。

    阿沁没有去送杨小龙,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去求杨小龙留下来。

    等杨小龙消失在视线尽头之后,一直佯装平静的阿沁终于忍不住心中的不舍,顷刻间泪如雨下。

    “古塔丽婆婆,你说阿哥他会忘了我吗?”

    阿沁趴在古塔丽婆婆的怀中,泪雨蒙蒙的问道。

    “放心吧,他不会忘记你的,你会永远被他铭记在心中。”

    古塔丽婆婆安慰阿沁道。

    情花蛊是古塔丽培养出来的,她比任何人都要更加清楚情花蛊的功效,虽然杨小龙摆脱了情花蛊的控制,但杨小龙服下了情花蛊的粉末。

    而这情花蛊粉末就仿佛一粒种子一样,会慢慢的在杨小龙心中生根发芽,让阿沁成为杨小龙内心的一个烙印,永远无法忘记。

    古塔丽婆婆没有做解释,阿沁只以为古塔丽婆婆这是在说安慰自己的话,心中没来由的更加伤心。

    她伏在古塔丽婆婆怀里伤心的哭着,好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古塔丽婆婆轻轻的拍打着阿沁的后背,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伤还没好,身体太过虚弱,阿沁心中再次生出一股疲惫感,不知不觉间竟在古塔丽婆婆怀中睡着了。

    满眼慈爱的看了一眼阿沁,古塔丽婆婆将阿沁抱起,送回了她的卧室。

    多亏这一幕没有被杨小龙他们看见,要不然他们必然会惊掉下巴。

    要知道古塔丽婆婆看起来起码有七八十岁,连走路都变得相当困难,但是在抱起阿沁的时候却显得那么游刃有余,这几乎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杨小龙他们离开苗寨之后趁着夜色走了将近十里地,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安营扎寨。

    “早知道咱们应该在苗寨里面多呆一晚,这大晚上的赶路完全就是找罪受啊。”苏长兴忍不住嘀咕道。

    “行了长兴大哥,你就别抱怨了,咱们能够平安离开红山寨就已经不错了,别说人家现在根本就不待见咱们,就算人家留咱们在寨子里面住,你能睡得安心?”杨小龙笑了笑道。

    “说的倒也是。”

    苏长兴点了点头,对杨小龙这话倒是颇为认可。

    因为阿沁的事他们已经跟仡濮达洪闹僵,双方差点拼个你死我活,他还真不敢再继续在红山寨待下去。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