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八章 你们都要死!
    “我们是走了,不过突然想起来有东西忘在你的包里了,所以就回来取一下。”

    阿提卡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道。

    “你们什么东西忘拿了?”

    杨小龙好奇的询问道。

    “我的一样东西,当时我怕丢就放在你包里了,结果忘了告诉你了。”

    阿提卡继续瞎编道。

    听到阿提卡这话,杨小龙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不对啊,你如果回来拿东西直接跟我要不就行了,你见了我跑什么跑?还有,你为什么要遮住自己的脸?”

    杨小龙不解的问道。

    他虽然中了情花蛊,但是情花蛊只是会改变人的情感,让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并不会影响人的智商,所以杨小龙很快便发现了阿提卡这话之中的漏洞。

    “这是因为,因为……”

    阿提卡吞吞吐吐,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圆谎。

    “阿提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看到阿提卡这个样子,杨小龙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没有啊,我什么都没瞒你啊。”

    阿提卡连忙辩解道。

    “不对,你肯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杨小龙肯定的说道,片刻之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问道,“长兴大哥呢?他在什么地方?”

    “苏先生他已经走了。”

    阿提卡继续欺骗着杨小龙,为苏长兴争取着时间。

    “你骗我!”

    杨小龙笃定的说道,从阿提卡那躲闪的眼神他就看出来阿提卡没有说实话。

    而在杨小龙质问阿提卡的时候,苏长兴经过一番激烈的内心的挣扎,终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他拿出锋利的匕首,在阿沁的胸口上划开一道十字形的血口。

    就在他划开血口子的那一刹,杨小龙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心头顿时一痛。

    “阿沁!”

    杨小龙脸色骤变,大喝一声,疯了一样向着阿沁的家冲去。

    阿提卡知道肯定是苏长兴动手了,赶紧追了上去。

    不过短短两分钟,杨小龙就冲回阿沁家,冲到了阿沁的房间。

    看到房间内拿着匕首,站在阿沁身边的苏长兴,杨小龙身上顿时爆发出滔天杀意。

    “你找死!”

    杨小龙咆哮一声,就准备怒杀苏长兴。

    因为受制于情花蛊,在杨小龙心里,阿沁乃是他需要用生命去守护的爱人,不管是谁,如果敢伤害阿沁,都得死!

    “小龙,你给我站住,你敢再靠近我一步,我立刻杀了阿沁!”

    苏长兴将匕首抵在阿沁的心脏上,威胁杨小龙道。

    他知道自己不是杨小龙的对手,只能如此威胁杨小龙,要不然一旦让杨小龙冲过来,他们所做的努力便将功亏一篑,甚至连他都会被失去怒发冲冠的杨小龙杀死。

    “苏长兴,放开阿沁,我让你走,要不然,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杨小龙杀机凛然的说道。

    连续两天跟阿沁水乳相融,情花蛊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强,阿沁在杨小龙心底的位置也越来越重要。

    哪怕他曾跟苏长兴一起在十万大山出生入死,但是此时此刻见到苏长兴伤害阿沁,杨小龙还是控制不住想要杀死苏长兴的念头。

    “小龙,你只要站在那里别动,我就不会伤害阿沁,你要是敢过来一步,我立刻杀了她!”

    苏长兴再次威胁道,随后朝着门口看去。

    就在这时,阿提卡终于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阿提卡,快点把小龙绑起来!”

    苏长兴立即喝道。

    “明白。”

    阿提卡回了一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身子走到杨小龙身边。

    “小龙,不要反抗,要不然阿沁就会死!”

    苏长兴适时的说道。

    看到苏长兴掌控着阿沁的生死,杨小龙只能妥协。

    阿提卡立即用绳子将杨小龙五花大绑,捆了个结结实实。

    “好了,快动手!”

    阿提卡立即道。

    “抱歉!”

    苏长兴道了一声歉,将匕首刺入阿沁的心脏。

    “不要!”

    杨小龙怒声咆哮着,瞬间目眦尽裂!

    他疯狂的挣扎着,但是因为阿提卡用绳子在杨小龙身上捆了好几圈,他根本无法挣脱开这些绳子。

    鲜血顺着匕首涌了出来,苏长兴赶紧用布片沾染上阿沁的心头血,然后递给了阿提卡。

    阿提卡将浸染了阿沁鲜血的布片放在杨小龙的面前,感受到阿沁生命垂为,跟阿沁心意相连的情花蛊立即从杨小龙的身体之中钻了出来,一道绿光闪过,一只仅仅只有米粒大小,看起来似虫非虫,似蚕非蚕的怪异生物落在了染血的布片上。

    而这便是传说中的情花蛊!

    见状,阿提卡不敢有任何犹豫,立即拿出一条月经带按在了情花蛊身上。

    可是情花蛊却没有任何反应。

    阿提卡赶紧扔掉第一条月经带,真准备用第二条月经带按住情花蛊,可是情花蛊却一个闪烁飞到了阿沁的身上,显然它已经判断出刚才自己落下去的地方不是阿沁的心脏。

    “阿提卡,快点!”

    苏长兴按住阿沁的胸口,大声催促道。

    他能够感受到阿沁的生命正在快速流逝着,如果还不赶紧进行治疗,这朵苗族的美丽花朵就要提前凋零。

    苏长兴知道他的机会不多了,从十几条月经带里面跳出一条他认为最有可能是处女经血的月经带,猛然按在情花蛊身上。

    在被这月经带按住之后,情花蛊顿时发出一声声刺耳的怪异叫声,它身上那层荧光也飞速黯淡下来。

    听到这声音,阿提卡知道他赌对了,根本不敢松手,生怕自己松手情花蛊会就此逃走。

    “啊!”

    杨小龙口中再次发出一声如同野兽般的咆哮,捆住他的那些绳子竟然被他硬生生的全部绷断!

    挣脱出来的杨小龙双眼赤红,身上弥漫着滔天杀意,仿佛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死神一般。

    “你们都要死!”

    冰冷的声音响起,杨小龙一个箭步冲出,阿提卡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就被杨小龙掐住了脖子。

    就在杨小龙准备扭断阿提卡的脖子,为阿沁报仇的时候,正在怪叫的情花蛊突然没了声息,杨小龙眼中嗜血的疯狂也开始迅速退去。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