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四章 开始治疗
    将仡濮哈莫的身体擦拭了好几遍之后,仡濮哈莫身体表面已经干净了很多,多亏杨小龙提前喂仡濮哈莫喝了不少酒,已经用酒精麻痹他的感知,要不然仡濮哈莫只怕得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

    擦拭完毕之后,苏长兴已经将杨小龙的背包拿来。

    杨小龙立即从背包里面拿出银针,然后开始给仡濮哈莫进行针灸排毒。

    为了避免苏长兴他们也感染到黑魔斑病毒,杨小龙让苏长兴两人站在房间外面等待起自己,自己有什么需要再招呼他们就是。

    随着一根根银针被杨小龙准确无误的插入仡濮哈莫的体内,仡濮哈莫身体溃烂的地方开始涌出一丝丝黑色脓血。

    这些脓血恶臭扑鼻,极其难闻,哪怕杨小龙秉承着医者父母心的心态,依旧有些受不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给自己做了一个简易的防毒面具,有着防毒面具的过滤,杨小龙这才坚持下来。

    针灸的过程并不复杂,但难就难在杨小龙需要连续不间断的给仡濮哈莫进行最少十个小时的排毒!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仡濮哈莫体内病毒不重复积累,才能让毒素有效的减少。

    对于一般的针灸师来说,连续做两三个消失的针灸已经极其耗费精力体力,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这么长时间的治疗过程。

    在杨小龙针灸的第二个小时阿沁回来了,他找到了骨节草,苦水根,天南星以及白芨,但是却没能找到墨菊。

    一听这话,杨小龙这才回想起墨菊乃是北方特产的一种草药,在南方似乎很少见。

    杨小龙这个药方乃是用来治疗仡濮哈莫的,墨菊乃是起中和作用的一味草药,如果没有墨菊的话,那其他药物的药效将大大降低。

    可是阿沁已经说了,她找遍了整个苗寨都没有人有墨菊,即便是苗医古塔丽那里都没有。

    杨小龙一阵冥思苦想,最终只能用一种跟墨菊效用相近的草药灰棘草来大体墨菊。

    虽说使用灰棘草同样不能完全将其他几位草药的作用发挥到最大,但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

    杨小龙告诉了阿沁煎煮草药的方式方法以及注意事项,将草药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好之后,开始让阿沁煎药而他则继续给仡濮哈莫进行针灸排毒。

    时间一晃,已经过去了一个上午,阿沁已经把草药煎好。

    她知道杨小龙辛苦了一上午,想要做一顿丰盛的饭菜犒劳一下杨小龙,但是等饭做好了之后才知道杨小龙的针灸已经到了关键时候,根本就不能停下来。

    苏长兴跟阿提卡先吃了饭,然后给杨小龙留了一份。

    杨小龙不让阿沁进入房间,阿沁只能焦急的在外面耐心等待,可是眼看天都快要黑了杨小龙竟然还没走出来,阿沁也不禁有些担心房间内的情况。

    看到阿沁准备进入房间内,阿提卡赶紧阻止了她。

    他们不懂医术,帮不上杨小龙什么忙,但是绝对不能给杨小龙惹麻烦。

    听到阿提卡的劝说之后,阿沁只能按耐住心中的焦急,苦苦等待起来。

    下午五点半,房间的门终于开了。

    杨小龙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一脸疲惫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连续十个小时进行针灸排毒,饶是杨小龙身体素质极好也有些吃不消。

    “杨神医,我父亲他怎么样了?”

    阿沁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我刚刚给他做了排毒,暂时已经稳定了他的病情,我让你们烧的热水烧了没有?”杨小龙回道。

    “烧了,已经烧了好几水壶了。”

    苏长兴连忙道。

    “找一个大木盆,我等会儿要给阿沁的父亲弄药浴。”

    杨小龙再次道。

    “好。”

    苏长兴他们赶紧招来木盆,按照杨小龙的指挥倒上热水。

    杨小龙试了试手感,确定已经是人体适宜温度之后将仡濮哈莫抬进了木盆之中,并将刚才阿沁煎好的药汤在洗澡水里面倒进去一大半。

    仡濮哈莫这病想要好,需要内服加外用,而外用就是直接进行药浴,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仡濮哈莫尽快摆脱病魔的折磨。

    让仡濮哈莫泡进木盘之后,杨小龙让苏长兴帮忙看着,自己赶紧吃了点东西。

    累了一天,他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唤了。

    “杨神医,这些都是给你留的,你尽管吃,如果不够的话我再给你做。”

    阿沁一脸感激的看着杨小龙说道。

    虽然自己的父亲还没有好,但是阿沁能够看得出来,经过杨小龙一天的治疗之后,他父亲的身体已经有些一些细微的变化,那眼神比以前更加有光泽。

    阿沁相信,杨小龙一定能够治好自己的父亲。

    杨小龙倒是一点不客气,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将一桌子饭菜全部席卷一空。

    打了个饱嗝之后,杨小龙又喝了两杯甘甜浓香的米酒,这才开始返回给仡濮哈莫洗澡搓背。

    杨小龙刚刚动手,仡濮哈莫口中突然发出一声闷哼之声。

    杨小龙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忘了用银针截断仡濮哈莫的中枢传导神经。

    他赶紧拿来银针,消了毒之后,插进仡濮哈莫的身体之中。

    这样一来仡濮哈莫几乎就跟一个木头人一样,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任何疼痛。

    不过杨小龙知道,用银针截断中枢神经是相当危险的,他必须在十分钟之内拔出银针,要不然仡濮哈莫就算治好病也会变成终身瘫痪。

    快速给仡濮哈莫洗了澡之后,杨小龙将银针拔出,然后将仡濮哈莫身体表面的那些伤口上敷上骨节草制作的药膏,将他的身体用布条包扎好之后,又喂他喝了药汤,这才将他重新放回阿沁的闺房之中。

    “阿沁姑娘,明天我再给你父亲最后做一次针灸,然后你只要按照我给你的药方每天一天三顿给他喂药,坚持一个月的时间,你父亲应该就可以完全康复。”

    杨小龙叮嘱阿沁说道。

    仡濮哈莫得这病时间太长,病毒已经扩散到他全身各处,基本上已经到了晚期,所以想要彻底康复,必须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才行。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