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三章 黑魔斑病
    仡濮哈莫的皮肤表面一片接着一片的脓疮,很多地方已经开始溃烂,不断向外淌着灰白色的脓水,看起来恶心至极。

    看到仡濮哈莫身体的症状,阿提卡跟苏长兴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差点将刚刚吃过的早饭吐出来。

    刚才进屋的时候杨小龙就闻到了一股怪味,他本来还以为是屋内某种东西坏了,但是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仡濮哈莫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阿沁姑娘,你父亲现在是不是特别怕寒?”

    杨小龙立即向着阿沁询问道。

    听到阿提卡的翻译,阿沁脸上顿时流露出一抹激动之色。

    “没错,我父亲自从得了这个病之后特别怕寒,就算是大夏天穿着厚衣服才行,要不然他根本就睡不着。”

    阿沁连忙回道。

    在她看来,杨小龙仅仅通过观察便可判断出她父亲的隐藏症状,足以表明杨小龙医术的高超,她父亲这次很有可能有救了。

    “你父亲这病持续都长时间了?”

    杨小龙再次问道。

    “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刚开始的时候只是皮肤表面长出了一些黑色的斑点,可是那些黑丝斑点会慢慢变大,当长到指甲盖大小的时候就会崩开,从里面流出脓水。”

    “古塔丽婆婆虽然也懂医术,可是她根本就查不出我父亲这到底是什么病,只能给我开出一些草药延缓我爸病情的加剧。”

    “刚开始的时候那些草药确实管用,黑斑消散了不少,但才用了半个月这些草药的效用就大大减弱,直到现在草药基本上已经起不到多少延缓作用了。”

    说到这里,阿沁止不住泪眼朦胧。

    亲眼看到自己的至亲承受病魔的折磨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痛苦与内疚外人根本就无法体会。

    阿沁曾经有一段时间天天以泪洗面,但是为了照顾自己的父亲,她只能强壮坚强,默默的将泪水吞咽进肚子里。

    本来老妪古塔丽已经劝她放弃了,毕竟这种病根本就没有治愈的希望,与其备受煎熬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

    但阿沁没有接受古塔丽等人的劝说,已然不断从各处搜寻草药延缓自己父亲的病症,以期待奇迹的发生。

    所以此时此刻,杨小龙已经成了她唯一的希望,如果杨小龙都无能为力,无法救活她的父亲,那她也将彻底失去活下去的勇气。

    “杨神医,求求你一定要救活我的父亲啊!”

    阿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再次跪了下来。

    杨小龙赶紧将阿沁拉起来,然后说道:“你把古塔丽婆婆给你开的药方拿给我看看。”

    古塔丽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立即拿过来一张纸,递给了杨小龙。

    看了一下这张纸,杨小龙顿时有些无语。

    这上面全都是苗文,对他来说几乎跟天书无异,他根本就看不懂,杨小龙赶紧将这张纸递给了阿提卡,让他帮自己翻译。

    “这个药方上面一共有五种草药,分别是蛇涎草,狼毒花,苦水根,天南星以及白芨。”

    阿提卡说道。

    “果然如此!”

    听完阿提卡所言,杨小龙脸色顿时一变。

    他刚才就已经有了猜测,看完这个药方之后更加确定自己没有猜错。

    “阿沁姑娘,你父亲得的应该是一种叫做黑魔斑的疑难杂症,这种病最忌讳用蛇涎草跟狼毒花!”

    “虽然表面上看,用了药之后,你父亲的病情得到了缓解,但实际上黑魔斑的病毒只是被压制在了身体内部,这样一来,黑魔斑毒素病毒就会慢慢的积累,一旦到达临界点,黑魔斑毒素机会彻底爆发,杀死体内正常细胞,让人体组织坏死腐烂,进一步破坏人体免疫系统!最终患者就会像一句腐烂的尸体一样在痛苦煎熬之中死去!”

    杨小龙在看到那些脓疮的时候脑子里就冒出了黑魔斑三个字,但是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确诊。

    因为根据《千金要方》的记载,有一种叫做腐血病的怪病跟黑魔斑极其相似,一个不好就有可能将这两种病弄混。

    中医讲究对症下药,一旦弄错病,这药方自然也就开错了。

    如果是其他的病,开错药方最多也就是无法治好病,但是这黑魔斑可不一样,如果因为不小心用成了治疗腐血病的药方,那反而会加剧病毒的扩散,加速患者走向死亡。

    听到杨小龙这话,阿沁立即抓住杨小龙的双手,无比焦急的说道:“杨神医,你既然知道我父亲得的是什么病,你一定又办法救活我父亲吧?”

    “有!”

    杨小龙斩钉截铁的回道。

    也许对别人来说,黑魔斑这种病相当棘手,但是对于研究过《千金要方》的杨小龙来说,他恰好知道克制黑魔斑的方法!

    只要杨小龙出手,绝对可以药到病除!

    “阿沁姑娘,你们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干净的床铺,我需要给你父亲换一件房间进行治疗。”

    杨小龙立即说道。

    “有!有!”

    阿沁连连回道,随后带着杨小龙他们去了旁边的一间房。

    这房间比仡濮哈莫住的房间干净了太多,而且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杨小龙从屋内的装饰一眼就判断出,这应该是阿沁的闺房。

    “这是我的房间,你就在这给我父亲治病就行。”

    阿沁连忙说道。

    “阿沁姑娘,你现在立即去帮我准备好酒,热水,干净的毛巾以及骨节草,墨菊,苦水根,天南星以及白芨,等一会儿我需要用。”

    杨小龙快速说道。

    他说的这几种草药都是比较常见的草药,杨小龙相信阿沁应该可以搜集的到。

    阿提卡给阿沁翻译完之后,阿沁立即记在纸上跑了出去。

    杨小龙跟苏长兴一起将仡濮哈莫脱光衣服,然后将仡濮哈莫抬进了阿沁的房间。

    随后,杨小龙让苏长兴返回将自己的背包拿了过来,他则开始用米酒给仡濮哈莫擦拭身体。

    按照《千金要方》所说,压制黑魔斑的毒性理应用高粱酿造的白酒效果才是最佳,但是红山寨的苗族人只喝米酒,根本就没有白酒,他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米酒替仡濮哈莫擦拭身体。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