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三十三章 苏家家风
    药膏里面有薄荷以及天南星的成份,所以在涂抹之后,苏长兴跟阿提卡被咬过的地方都感觉到一阵清凉的麻痹感。

    虽说没能瞬间解除这些毒素,但伤口被麻痹之后,最起码那种痛不欲生的痛楚已经感觉不到。

    阿提卡看了一眼松松垮垮好像被泡胀的海参一样的子孙根,心中只能默默流泪。

    早知道黑玄蚁蚁毒这么猛烈,他一定会买一件不锈钢内裤把自己的兄弟好好保护起来。

    “小龙,我这儿被咬以后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吧?”

    犹豫了半天之后,阿提卡还是问出了心中最关心的问题。

    “放心吧,黑玄蚁蚁毒虽然比普通的蚁毒强烈一些,但只要你不对蚁毒过敏,不会要人命,而且这蚁毒也不会对生殖系统造成什么损害,等过几天蚁毒被中和,你那应该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杨小龙安慰阿提卡道。

    “我这种状态还得持续好几天?”

    阿提卡一脸苦涩的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有我给你配置的药膏在,应该两三天就可以恢复正常了吧。”

    杨小龙回道。

    “能不能一天之内就让我恢复正常啊,这样实在太难受了。”

    阿提卡央求杨小龙道。

    “抱歉,我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种程度。”

    杨小龙自然想让阿提卡尽快恢复,但是黑玄蚁蚁毒可比普通的蚂蚁蚁毒强烈太多,他也是爱莫能助。

    一想到自己还要忍受两三天这般屈辱的折磨,阿提卡当真欲哭无泪。

    “阿提卡,坚持住,别忘了你是男人!”

    苏长兴满是同情的拍了拍阿提卡的肩膀,鼓励道。

    “男人个屁啊,我感觉我现在跟个太监差不多。”

    阿提卡一脸苦笑的说道。

    他的小兄弟虽然膨胀了一大圈,可是他却完全没有任何感觉,阿提卡甚至觉得现在就算有一名脱光光的性感美女站在他的面前他都有心无力。

    “别这么说自己,你绝对是我苏长兴最佩服的爷们!”

    苏长兴说着,对着阿提卡竖起了大拇指。

    他这话倒不是在恭维阿提卡,而是真的心生敬佩。

    他可是亲身感受过黑玄蚁的厉害,身体其他部位被咬他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而阿提卡被咬的可是一个男人最脆弱的部位,他能够从溶洞里面坚持到现在,绝对是真男人,不服不行!

    “好了,你们两个都辛苦了,咱们先回营地休息,等明天咱们再离开十万大山。”

    他们现在已经成功捕捉到大量的黑玄蚁,此行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杨小龙自然不用再着急赶时间。

    苏长兴跟阿提卡对此自然没任何意见,他们两个人现在都顶着一个猪头,且不说模样吓人,隐隐还带着一股挑动神经的疼痛,他们现在只想赶紧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回到营地之后,杨小龙将盛放黑玄蚁的盒子交给苏长兴,然后立即返回自己的帐篷,查看七色堇的状态。

    此时七色堇仍然保持着盛开的样子,并没有凋谢的态势,杨小龙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好玉佩暂缓了七色堇的凋零,要不然他最终只能得到几片干枯的花瓣。

    将七色堇重新放在背包最底层之后,杨小龙拿起一瓶山茶花的蜂蜜走到盛放黑玄蚁的盒子,然后将瓶盖打开,将山茶花倒在了盒子底端。

    黑玄蚁最喜欢山茶花蜂蜜,但是此时并没有任何一只黑玄蚁靠近蜂蜜,而是围城一团,将蚁后保护在中央位置,似乎生怕蚁后受到伤害一样。

    确定黑玄蚁不再暴死之后,杨小龙将盒盖重新盖上。

    他很清楚,黑玄蚁刚刚被他们抓起来,现在正处于惊慌之中,根本没心思进食,不过等它们恢复平静之后就会食用那些蜂蜜。

    杨小龙让苏长兴两人先休息,他承包了今天中午的午饭。

    离开营地之后,杨小龙先去东边的湖泊抓了几条鱼,然后又花费两个小时捕捉到两只野兔,将鱼还有野兔清洗赶紧之后,杨小龙满载而归。

    杨小龙的厨艺其实也还算不错,但是跟苏长兴一比,自然差了不少,于是他便将烤肉的重任交给了苏长兴。

    跟前几天的辛苦奔波不同的是,今天的杨小龙他们过得相当安逸闲适,吃饱喝足之后三个人就坐在一起闲聊起来,困了就睡,饿了就吃,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

    因为下午睡了一个多小时,所以晚上三个人都不怎么困,就围着篝火继续谈天说地起来。

    “长兴大哥,我有个问题憋在心里挺长时间了,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杨小龙突然岔开话题说道。

    “什么问题你随便问就是,只要能回答你的我一定回答。”

    苏长兴一脸坦诚的说道。

    经过这几天的患难与共,苏长兴已经把杨小龙当成了自己的兄弟,只要能说的,他都不会再向杨小龙做隐瞒。

    “你们家在部队不是挺有影响力的吗,咱们现在又有gps做定位,为什么不直接让部队派一架直升飞机来接咱们?”杨小龙不禁问道。

    来的时候他们需要一路搜寻黑玄蚁的踪迹,自然不需要用直升机送,但是现在已经成功抓到黑玄蚁,如果能坐直升机回去的话又省时间又方便,他觉得这么简单的问题苏长兴不应该想不到。

    “以我们家的影响力,别说调派一架直升机了,就算调派一个直升机编队都没什么难的,可是你不知道我爷爷那个脾气,刚直的很,他从来不允许我们苏家人公器私用,而且我爸同样遗传我爷爷的脾气,更加不可能动用部队的东西来干私事,所以调派直升机的事儿你就别想了。”

    苏长兴叹了一口气道。

    他们苏家乃是军人世家,从苏镇北那一代起就严于律己、刚正不阿,从不做任何损公肥私的事情。

    对于苏家人来说,公是公私是私,公私绝对不能混淆,这乃是铁律!

    他们这次来十万大山抓捕黑玄蚁是为了给苏红鸾治病,而这便属于私事,他们自然不能动用军方的直升机来帮他们苏家做事。桃运小农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