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九章 我会好好活着
    李秋月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双眼无神的瘫坐在黄维龙棺材旁边,一句话也不说。

    看到李秋月这个样子,杨小龙也是一阵心疼。

    虽然他以前没有跟李秋月见过面,但是他在黄维龙临终之前可是承诺过好找照顾他的妻儿,自然就不会食言。

    “嫂子,你起来吧,地上凉,久坐对身体不好。而且你看念安已经有些瞌睡了,不如咱们先把念安送回去让他先睡吧。”

    杨小龙有心安慰李秋月,可是话到嘴边,很多已经准备好的说辞却又说不出来。

    虽说死去的人不是他的至亲,但是他完全可以理解李秋月此时的心情。

    李秋月没有去搭理搭理杨小龙,将儿子抱了起来。

    “阿龙,你这个杀千刀的,你不是说过会让我们娘俩过上好日子吗,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啊!你不是很厉害吗,那你倒是睁开眼看看我们啊!”

    “呜呜……你这个混蛋,你说话不算话,你一个人走的倒是洒脱,你让我们孤儿寡母以后可怎么活啊……”

    李秋月望着棺材内的黄维龙再次痛哭起来,哭得肝肠寸断,悲痛欲绝。

    本来黄念安已经有些困了,但是在李秋月的哭喊之下,再次大哭起来。

    “嫂子,别吓着念安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李闯插话道。

    “嫂子,请你节哀。”

    晋虎强忍着泪水劝道。

    “嫂子,请你节哀。”

    邱晨接着道。

    黄维龙是他们的大哥,大家一起出生入死多年,黄维龙死了,他们此时心中都异常悲痛,每个人都承受着剜心之痛,但是大家很清楚,不论他们如何悲伤,都不可能让黄维龙死而复生。

    逝者已矣,生当如斯,他们只有好好的活着,才是对亡者最好的慰藉。

    “阿龙,你为什么要那么绝情,你把我跟念安都带走吧……”

    李秋月仰天悲叹道。

    因为悲伤过度,李秋月眼前突然一黑,直挺挺的向后栽去。

    说时迟那时快,杨小龙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将李秋月揽在怀中,而黄念安则被他另外一只手抓住。

    “嫂子!”

    晋虎等人心中一惊,赶紧围了上来。

    “小龙,嫂子她没事儿吧?”

    晋虎连忙问道。

    “没事,只是悲伤过度而已,休息一晚应该就好了。”

    杨小龙给李秋月把了把脉之后说道。

    听到李秋月没事,晋虎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黄念安已经失去了父亲,如果再失去母亲,那他就真的要成孤儿了。

    “虎哥,去把车开过来,咱们把嫂子送回酒店吧。”

    杨小龙吩咐道。

    晋虎点点头,立即把车开了过来,然后他们将李秋月还有黄念安母子两人送回了酒店。

    将两人安顿好之后,杨小龙担心李秋月一时想不开寻短见,就在客厅将就了一晚。

    为了防止别人说闲话,他把晋虎,李闯两人都叫了过来。

    杨小龙精力旺盛,再加上心中有事,所以一晚上都没有睡,但即便如此,他第二天早上依旧精神抖擞,看不出一点疲态。

    吱呀!

    卧室门突然打开,便见利李秋月从房间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听到声响,杨小龙立即站了起来。

    “嫂子,你醒了。”

    杨小龙连忙跟李秋月打招呼。

    “嗯。”

    李秋月稍显木然的点了点头,相比较于昨天的万念俱灰,今天的李秋月基本上已经恢复了正常。

    “阿龙什么时候出殡?”

    李秋月轻声问道。

    “八点整。”

    杨小龙回道。

    “哦,我知道了。”

    李秋月回了一句,然后开始梳洗打扮。

    看到李秋月都醒了,杨小龙赶紧将打盹的晋虎两人叫醒。

    三个人在另外一间客房洗了洗脸,然后就赶紧回到李秋月的套房。

    李秋月只是简单的画了一个淡妆,然后给黄念安换了一身衣服,拉着他的手,下了楼。

    杨小龙等人寸步不离,将李秋月再次护送到了殡仪馆。

    杨小龙没有参加过其他人的葬礼,所以对需要做什么都不了解,不过他他们联系的有专业的殡葬公司,人家从出殡到火化再到安葬提供一条龙服务,杨小龙他们只需要按照司仪的指挥做即可。

    虽然杨小龙他们没有强制宁北地下势力参加今天黄维龙的葬礼,但是告别仪式上,整个宁北的地下势力首领悉数到场,没有一个缺席的。

    虽然来参加葬礼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任何人敢随意喧哗,所以整个告别仪式仍然十分的肃穆。

    告别仪式结束之后,黄维龙的尸体被送往火化炉进行火化,他们则在休息室中等待起来。

    整个火化过程持续了大概八十分钟,由李秋月领取了黄维龙的骨灰,最终将黄维龙葬在了宁北最豪华的墓地之中。

    在这个过程之中,李秋月没有再流一滴眼泪,但是她那一双眼眸之中可以明显的看到压抑的悲痛与哀伤。

    杨小龙知道李秋月是在故作坚强,不过他并未揭穿李秋月,而是一直默默的守候在她跟黄念安的身边,只要他们有需要,杨小龙都可以立即提供帮助。

    “嫂子,这是我给你炖的鸡汤,你喝点吧。”

    杨小龙端来一碗自己刚刚炖的老母鸡汤递给了李秋月。

    黄维龙的死让李秋月心力交瘁,身体明显有些虚弱,如果不好好补一补,很容易病倒。

    最重要的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李秋月已经米水未进,再这样下去,只怕身体真的会被拖垮。

    “你自己喝吧,我现在没胃口,我什么都不想吃。”

    李秋月摆了摆手道。

    “嫂子,我知道你还在想黄大哥,但是黄大哥已经死了,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坚强的活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黄大哥。”

    杨小龙沉声说道。

    他其实不想这么说的,但是他必须把话挑明才行,否则李秋月一直把这些憋在心里早晚有一天会逼疯自己。

    “你放心吧,我已经看开了,哪怕是为了念安,我也会好好活着。”

    李秋月强颜欢笑道,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比哭还要难看,让人不禁心生怜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