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一章 我想喝酒
    “小龙,你带烟没有?”

    晋虎看了杨小龙一眼问道。

    “带了。”

    杨小龙说着,赶紧在兜里摸了起来。

    一阵摸索之后,找到了兜里装的那包烟,只是此时里面的烟已经被他压扁。

    “虎哥,凑合着抽吧。”

    杨小龙从烟盒里面拿出一支烟,递给晋虎说道。

    晋虎倒是没有任何嫌弃,接过烟,叼在了嘴里。

    杨小龙拿出打火机给晋虎点着香烟之后,他自己也点了一支。

    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杨小龙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杨小龙的肚子顿时发出一阵咕噜噜的抗议声。

    杨小龙这才想起来,自己从早上睡觉到现在一直水米未进,要不是他平时吃得多,这个时候早就撑不住了。

    “虎哥,你饿不饿,咱们要不然吃点东西去?”

    杨小龙询问道。

    他主要是自己饿了。

    “我想喝酒。”晋虎吐出烟之后说道,“我想最后再痛痛快快喝一场,喝完之后,我会彻底走出阴霾,变成以前的那个我!”

    “好!”

    杨小龙没有拒绝,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站了起来。

    “走,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晋虎附和一声,接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两人沿着大桥一路向北,在桥头找到了一个买凉菜的路边摊。

    两人都不是那种特别讲究的人,直接就在路边摊找了一处空位坐下。

    路边摊老板看到杨小龙还有晋虎蓬头垢面的样子,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异色。

    “大兄弟,我们这马上就要收摊了,你们要不然去别的地方吃吧?”

    这路边摊老板只是做个小生意赚点钱养家活口,他可不敢招惹杨小龙这样的人。

    在他看来,杨小龙跟晋虎十有**是那种混黑帮的,肯定刚刚干打了架,要不然两人也不会这个样子走出来,尤其是杨小龙脸颊一侧还有一道已经凝固的血道子。

    “老板,你放心吧,我们不是坏人。”

    杨小龙知道路边摊老板的顾忌,所以直接开口解释了一句。

    “大兄弟,我们真的要收摊了,你要不然去别的地方吃吧,真是对不住了。”

    路边摊老板苦笑一声说道。

    其实他刚刚出摊没多久,但是为了不招惹麻烦,他宁愿早点收摊,哪怕他还一单生意都没做。

    “这位大哥,我们真的不是坏人,你尽管放心就是。我们来之所以这副模样是因为我这位兄弟今天心情不好,我们俩打了一架,其实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杨小龙再次解释道。

    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他可没有那精力再去别的地方找餐馆吃饭。

    听到杨小龙这解释,路边摊老板心中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杨小龙两人是跟黑帮打了架,没想到竟然是两人闲着没事了互相斗殴。

    心中暗暗道了一声神经病之后,他这才开口道:“大兄弟,你们两个想吃些什么?”

    “先弄五斤猪头肉,然后再弄五斤凉菜,凉菜里面多放点海白菜还有海带。对了,再给我来两瓶白酒。”杨小龙看了一眼装熟食的那一辆小车之后说道。

    “有没有忌口的?”

    路边摊老板再次问道。

    虽然不知道两个人怎么能够吃得下这么多的东西,但他也没多问,反正他是做生意的,卖得越多挣得越多。

    “虎哥,你有没有忌口?”

    杨小龙看向晋虎问道。

    “没有。”

    晋虎摇了摇头。

    “没忌口,凉菜里面稍微放点辣椒,别放太多就行。”

    杨小龙朝着路边摊老板说道。

    “好嘞。”

    路边摊老板应了一声,立即忙活起来。

    不一会儿,五斤猪头肉跟凉菜就调好端了上来。

    “大兄弟,这是你们的两瓶白酒。”

    路边摊老板说着,又给杨小龙他们拿上来两瓶白酒。

    “老板,你这有杯子没有?”

    晋虎扭头问道。

    “有,你稍等一下,我这就给你拿。”

    “给我拿三个。”

    不等路边摊老板离开,晋虎再次开口道。

    “三个杯子?你们还有朋友要过来?”

    路边摊老板愣了一下问道。

    “不是,你直接拿三个杯子过来就行。”

    晋虎摆了摆手道。

    “那还用加筷子吗?”

    “不用了。”

    “好嘞。”

    确定晋虎的需求之后,路边摊老板赶紧从自己的小车里面拿了三个一次性塑料杯过来。

    “大兄弟,我就在那坐着,你们有什么需要直接喊我就行。”

    路边摊老板跟杨小龙说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晋虎打开第一瓶白酒,将三个杯子全部倒满。

    他端起第一个杯子,然后看向西北方向说道:“大哥,这一杯兄弟敬你,你一路走好!”

    说完这句话之后,晋虎将杯中酒缓缓洒在了地上。

    随后他端起第二杯酒,再次说道:“老古,小川,小智还有其他的兄弟们,这一杯酒我敬你们,你们跟大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之后如果有什么需要,记得托梦给我,我一定满足你们的所有要求。”

    话毕,晋虎将杯中酒再次倒在地上。

    他端起了第三杯酒。

    “大哥,老古,还有诸位已经离开的兄弟,你们走好,咱们下辈子还做兄弟!”

    这一杯酒同样被晋虎倒在了地上。

    敬完三杯酒之后,晋虎再次将其中两个空杯子倒满酒,一杯放在了自己跟前,一杯递给了杨小龙。

    “小龙,咱们一起敬大哥一杯!”

    “好!”

    杨小龙点点头,端起酒杯,跟晋虎一起对着西北方向行了一礼,随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杨小龙跟晋虎一边吃,一边喝了起来。

    “虎哥,来,我敬你一杯,这一杯算是我向叔叔阿姨赔罪,我不应该那样说他们,对不起。”

    杨小龙满含歉意的说着,一口闷了一杯白酒。

    “小龙,其实应该道歉的是我,你如果不是为了唤醒我,肯定不会说那样的话,可我却不知好歹,用砖头砸了你,我有罪。”

    晋虎满是愧疚的说着,借着饮下一杯。

    推杯换盏之间,两人都逐渐喝高了,晋虎也开始向杨小龙讲述一些他不曾透露过的往事。

    直到此时杨小龙才知道,原来晋虎跟黄维龙都是来自大西北的一个贫困村子,黄维龙家里条件还好些,最起码衣食无忧,但是晋虎家里穷的很,经常要面临无米下锅的悲惨局面。

    晋虎家本来就穷困潦倒,但是在他五岁的时候,他爸又因为一次意外事故不幸身亡,这更是让他的家庭雪上加霜。

    为了拉扯晋虎长大成人,也为了赡养两位卧病在床的老人,他妈每天起早贪黑的辛勤劳作,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血汗,但是却从来没有向他抱怨过一句。

    上完初中之后晋虎就辍学了,除了因为学习成绩不好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们家承担不起高中的学费。

    哪怕这笔学费对于很多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可是他们家的家庭条件根本就不允许。

    为了让自己的妈妈少受一点苦,同时也为了给自己的爷爷筹措治病的医药费,晋虎跟着黄维龙一起外出打工。

    黄维龙因为年纪比晋虎要大几岁,在外期间特别照顾晋虎,基本上就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对待。

    后来阴差阳错之下两人步入黑道,更是一起出生入死相互扶持走过了十几个春秋。

    正因为如此,两人感情极其深厚。

    在晋虎心中,黄维龙的地位甚至足以跟他的妈妈媲美,亲眼看到黄维龙死亡,晋虎内心自然承受不了这份打击。

    要不是有杨小龙的开导,晋虎说不定真的会跳河自杀以此求得解脱。

    好在此时他已经明悟过来,已经恢复到了以前的自己。

    一杯又一杯白酒下肚,当第三瓶白酒变成空瓶之后,晋虎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打起了如闷雷一样的呼噜。

    杨小龙酒量虽然不错,但这个时候脑袋也有些晕乎乎的。

    结了账之后,杨小龙搀起已经烂醉如泥的晋虎开始返回诊所。

    当看到杨小龙跟晋虎那副狼狈模样,李闯脸色骤然一变。

    他还以为两人遇到了袭击,赶紧掏出枪,对着门外的街道扫了一圈。

    “小龙,是谁袭击的你们?”

    李闯扫了一圈之后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询问起杨小龙。

    “袭击我们?什么袭击?”

    杨小龙一脸茫然的问道,他还真没明白李闯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袭击你们,你怎么受伤了?”

    李闯指了指杨小龙额头上的血迹问道。

    一听李闯这话,杨小龙顿时恍然大悟。

    “噢,你说这个啊,这个是被虎哥打的。”

    接下来,杨小龙用简洁的语言将两人出去之后发生的事情跟李闯讲了一遍。

    得知是虚惊一场之后,李闯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去。

    他还以为两人是在喝酒的时候被袭击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两人是打了一架之后才去喝的酒。

    “小龙,谢谢你点醒虎哥,要不然以虎哥那个倔驴一样的脾气,恐怕真的会自我了断。”

    李闯感激的说道。

    他跟晋虎认识很多年了,跟晋虎的感情特特别好,眼下他已经失去了黄维龙、古志飞等兄弟,他绝对不希望再失去晋虎。

    “闯哥,你这话可就见外了,咱们都是自家兄弟,还说什么谢不谢的啊。”

    杨小龙笑了笑,满不在乎的说道。

    别说他跟晋虎本来就有点惺惺相惜,就算他跟晋虎萍水相逢,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跳河自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