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六章 逮捕令
    杨小龙倒是不知道自己周弘晖怎么帮忙,他只要知道结果就够了,至于过程,他并不关心。

    当天下午,杨小龙正准备洗个澡,然后出去逛一圈,这边手机就响了。

    一看,还是秦芳打来的。

    “喂,婶子,您先别着急,我现在正在县里想办法呢,我一定尽快把国富叔弄回去。”杨小龙接通电话之后安抚秦芳道。

    “小龙,不好了,有一个叫任洪国的人被从县里边调到咱们村了,说是暂时顶替你叔当村长,那是不是就是说你叔回不来了?”

    电话那头的秦芳心急如焚的问道,隐隐带着一丝哭腔。

    “有人去咱们村顶替我叔?这么快?”

    闻言,杨小龙也是一惊。

    赵国富刚刚被县纪委的抓起来,就算有人顶替他,按理说也应该是村委班子里的人才对,杨小龙没想到竟然是直接从县城里面调派,最主要的是调令还如此的迅速,大大超出了杨小龙的预料。

    “小龙,你说这可咋办啊,县里都有人顶替你叔了,那你叔不就没希望出来了?”

    秦芳心乱如麻,要不是还有一个杨小龙可以依靠,她只怕已经精神崩溃了。

    “婶子,你别乱想,我叔肯定没事儿的,你放心好了,我肯定把他救出来,到时候咱村的村长还是他的。”

    杨小龙语气轻松的安慰着秦芳,但是心中已经生出一股凝重。

    从赵国富被县纪委抓走,到他被禁止探视,再到现在县里直接派人顶替赵国富的职务空缺,这一步步衔接的相当完美,如果说背后没有人策划的话,杨小龙第一个不相信。

    虽然被抓的人是赵国富,但杨小龙却觉得对方的真正目标是自己。

    他已经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小龙,他们来抓我了,小龙,他们来抓我了!”

    就在杨小龙陷入沉思,就要抓住其中的关键一条线的时候,他的沉思突然被秦芳的惊呼声打断。

    “秦芳婶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谁要抓你?”

    杨小龙急忙问道。

    “警察,那个新上任的村长带着警察来抓我了,小龙我该怎么办啊?”

    秦芳无比焦急的喊道。

    透过电话,杨小龙隐约间可以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秦芳婶儿,你在家等着,我现在就回去,还有,不管对方问你什么,你都要说不知道就可以了,记住我说的话没有?”杨小龙连忙提醒秦芳道。

    秦芳是赵国富的家属,这个时候被抓走询问调查也算是情理之中,但秦芳终究只是一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村妇,杨小龙就怕她被对方套路了,万一秦芳说出一些什么不利于赵国富的言论,那赵国富可就更难解救了。

    “好,我知道了,小龙你赶紧回来啊!”

    秦芳连连点头道。

    “婶,我先挂了,我现在就开车回去。”

    杨小龙没有耽误时间,挂断电话之后赶忙出了酒店,刚刚准备开车离开,便见周弘晖开着另外一辆车赶了过来。

    “周总,你那边有详细了吗?”

    杨小龙停下车问道。

    “龙哥,事情比我想象的要麻烦,我找了不少的朋友,可是他们都说这件事无能为力,这件事上面有人插手了。”周弘晖脸色沉重的说道。

    为了得到杨小龙的人情,周弘晖可以说已经尽了全力,能用的办法都用了,能找的人都找了一个遍,但是可惜,事情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插得了手的。

    “上面的人?市纪委的人?”

    杨小龙眉头一皱问道。

    “对,就是市纪委的人,就是因为市纪委的人发了话,所以才禁止一切人员探视你们村的那个村长。”周弘晖沉声道。

    “我知道了,多谢周总的款待,不过我现在得回村里一趟,就不久留了。”

    杨小龙跟周弘晖说了一声,然后立即开车俩开。

    看着绝尘而去的杨小龙,周弘晖心中满是遗憾。

    多么好的一个巴结杨小龙的机会,可惜他却错过了。

    但是他也知道,既然有市纪委的人插手,他确实不能再去碰这件事了,要不然说不定啥时候自己就引火上身了。

    杨小龙开着车向着小王庄走去,在路上,他一边开车一边梳理着事情的经过。

    从有市里的大人物插手不难看出,这件事肯定不是针对赵国富的,对方的真正目标应该是他。

    不说别的,假设赵国富真的能够接触到市里面的大人物,那这些年只怕早就升官了,又怎么可能一直在小王庄当着一个小村长。

    所以,这件事明面上看来是因为赵国富贪污被抓,但实际上想对付的人应该是他杨小龙。

    杨小龙虽然在市里也有一些敌人,但这些人里面并不包括政府官员,而目前他所知道的能够调动县纪委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市长沈靖忠,一个是骆文礼!

    沈靖忠作为宁北市市长,虽然因为女儿的事儿不喜欢杨小龙,但是为人刚正,奉公执法,应该不会公报私仇,所以这么说来只有可能是骆文礼了。

    骆文礼能够让星云县的县长给自己带路,那让县纪委的人抓走赵国富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想到姜晓熙曾经对骆文礼的评价,杨小龙更加确定了这个猜测。

    “这孙子还真阴的,竟然这样算计老子。”

    杨小龙低声自语,脑海中不禁回想起骆文礼昨天离开时曾跟他说过的那番话。

    骆文礼并不是要直接跟杨小龙硬碰硬,而是采取这种以柔克刚的办法跟他斗。

    如果骆文礼派人对付杨小龙或者是找杀手暗算杨小龙,杨小龙都不怕,以他的身手,一般的人根本伤不了他,但如果对方用这种方式的话,那杨小龙就不能再以暴制暴了。

    自古以来都流传着一句话,民不与官斗,如今骆文礼借助官府的力量对付杨小龙,杨小龙只能用相应的办法对抗,绝对不能使用暴力,否则必然会引来难以预料的后果。

    毕竟他只是一名普通市民,个人实力再强大,在国家机器面前也一样渺小的如同尘埃,一旦与国家为敌,只有化为灰灰一个下场。

    明白这一切之后,杨小龙没有再像以前一样鲁莽行事,而是接连打出数个电话,打完电话之后,他心中也稍稍有了一些把握。

    “骆文礼,你想玩我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咱们谁能够笑到最后!”

    杨小龙嘴角牵着冷笑,一踩油门,迅速向着小王庄疾驰而去。

    尚未到小王庄,杨小龙便看到两辆警车停在村口,红蓝警灯交替闪烁着。

    警车前面放着一排路障,路障两边站着数名警察,每一人手里都拿着枪,那场景,就跟电视里面警察抓捕匪徒一模一样。

    到达村口之后,杨小龙将车停了下来,然后从车内走了下来。

    “你是杨小龙吧。”

    其中一名警察看着杨小龙喝问道。

    “我就是。”

    杨小龙坦诚道,再说这根本就没有隐瞒的可能。

    “我们接到举报,说你涉嫌与黑社会性质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那一名警察继续道。

    “说我犯罪,你们有证据吗?”

    杨小龙冷笑一声问道。

    “当然有,这是法院签署的逮捕令,你自己可以看一下。”

    那名警察说着,将一张纸呈递到了杨小龙面前,最上面郝然是‘逮捕令’三个黑色加粗的大字。

    “骆文礼,你果然比你那个没脑子的弟弟强多了,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整倒我,咱们走着瞧!”

    杨小龙朝着路边的一脸黑色汽车冷笑着说道。

    虽然他看不到人,但是他几乎可以肯定,骆文礼肯定就坐在那一辆汽车里面看着自己。

    “哼,这只是开始,我会让你永无翻身的可能!”

    轿车后座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而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骆文礼!

    正如杨小龙猜测的那样,这一切全都是他筹划出来的,对他来说,用武力解决问题乃是最愚蠢的方式,杀人不见血才是他的风格!

    他的弟弟骆文斌惨死在宁北,不管真凶是不是杨小龙,杨小龙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会让杨小龙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这才是最好的报复方式。

    “杨小龙,请跟我们走一趟,如果你敢反抗,我们有权使用武力。”

    那一名拿着逮捕令的警察看着面无表情的警告杨小龙道。

    人家有逮捕令在手,逮捕自己名正言顺,杨小龙如果反抗,人家甚至可以直接击毙自己,杨小龙自然不会那么傻给警察动手的理由。

    “警察同志,能不能稍等一下,我让我家里人帮我把我的车开回家。”

    杨小龙微微一笑,跟警察商量道。

    “不行。”

    警察面容冷酷的直接拒绝。

    “警察同志,作为华夏的守法公民,我自然会积极配合你们的工作,但是也希望警察同志能够维护我们应有的权利。你如果非得带我走,我跟你们走,但是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我的车出现损坏或者遗失,那我将会向法院起诉你,让你赔偿我的相应损失,这里这多警察同志看着呢,他们到时候都有可能为我作证,您可得想好了。”

    杨小龙淡然一笑,不卑不亢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