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发誓
    眼看自己这番话起了作用,林钧泽再次趁热打铁道:“三爷,其实我早就跟您说了,黄维龙狼子野心,一直想取代您在咱们宁北的地位。他先是指挥杨小龙打伤马胜,今天又带杨小龙来耀武扬威,这些不过是他动手前的试探而已,您今天如果不给黄维龙的点颜色瞧瞧,黄维龙必然会变本加厉,到时候您恐怕……”

    林钧泽话没有说完,但是言外之意已经相当明显。

    此言一出,等于给这件事下了盖棺定论,不管黄维龙如何解释,都无法摆脱他别有用心的嫌疑。

    毕竟黄维龙带着杨小龙一起进场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了,这已经足以证明杨小龙跟黄维龙之间关系密切,如果不然,黄维龙岂会把杨小龙带到这种场合?

    一时间,不少人都对黄维龙生出一股戒备之意。

    “阿龙啊阿龙,我可是把你当成亲兄弟,想当初你刚刚成立龙虎会的时候没人没地盘,是我一直在背后支持你。你跟其他帮派发生冲突,也是我从中斡旋,如果没有我马金彪,你们龙虎会只怕早就被灭了。我不指望你能够对我感恩戴德,可是你却如此忘恩负义,你说你怎么对得起天地良心!”

    黄维龙痛心疾首的怒斥着黄维龙,说着还动手抹了一把眼角,差一点就老泪纵横。

    看着在那里狂飙演技的马金彪,杨小龙心中再一次叹服。

    他真心觉得奥斯卡欠马金彪一座小金人,马金彪的表演可以说惟妙惟肖,没有一丝破绽,哪怕是最专业的演员都要甘拜下风。

    原本大家还觉得是马金彪担心黄维龙威胁到自己的地位,想要铲除黄维龙。

    如果是这样的话,整个宁北地下世界必然会人人自危,担心成为马金彪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会联合黄维龙一起抗衡马金彪还有林钧泽。

    但是现在看来,分明是黄维龙觊觎马金彪的地位,想要取而代之!

    在场诸人都清楚,马金彪有些日薄西山,马帮的势力也不复往昔,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马帮依然有着强横的力量,黄维龙想要篡权夺位,单靠他们自己的势力几乎不可能做到!

    而他们,很有可能全都在黄维龙的算计之下,如果听信了黄维龙的话,说不定就成黄维龙追逐权利的牺牲品。

    在场没有一个人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要赶紧跟黄维龙划清界限,以免被黄维龙利用。

    众人窃窃私语,几乎都在对黄维龙这种忘恩负义的行为评头论足,有些附庸于马金彪或者林钧泽的势力首领更是开始明目张胆的对他进行冷嘲热讽。

    此时,黄维龙已然被孤立,即便有些跟他私交不错的人也不敢站出来替他说话,只能选择明哲保身。

    听到马金彪竟然把以前的陈年旧事拿出来说事,黄维龙心中也是一凛。

    老狐狸不愧是老狐狸,论挑拨人心的手段,他也自愧不如。

    也许在社会上,忘恩负义还算不上什么,顶多会被人鄙视唾骂,但是在江湖上,忘恩负义最令人憎恨,如果他黄维龙坐实了忘恩负义的名头,很有可能会沦为众矢之的,被整个黑道除名!

    如果是普通人,这个时候只怕已经被马金彪这一招弄得乱了方寸,但黄维龙可是跟马金彪打了十年交道,他如果没点手段,早就变成一堆白骨,哪还有机会在这跟马金彪打擂台。

    看到那些附庸马金彪的人对他们指指点点,晋虎瞬间怒了。

    他脾气火爆,最受不得人当面讥讽谩骂,更何况这些还是子虚乌有的污蔑。

    一步迈出,晋虎就准备跟让这些讥讽他们的人闭上嘴巴,但就在这时,黄维龙突然拽住了他。

    “大哥,你干什么?”

    晋虎转身看向黄维龙问道。

    “冷静点,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

    黄维龙拍了拍晋虎的肩膀道,并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大哥,这些龟孙子嘴太贱了,不教训教训他们我心里的起根本无法平息!”

    晋虎怒不可遏的说道。

    “虎哥,让黄大哥去解决吧,他肯定有办法,实在不行咱们再用武力解决。”

    杨小龙插话道,他脸上也带着一丝丝阴冷。

    今天他们算是被马金彪他们算计了,深入虎穴,现在又被重重包围,以他们的实力,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直接爆发武力冲突,否则他们很难离开这里。

    黄维龙给了杨小龙一个欣赏的眼神,然

    后说道:“小龙,管好阿虎,其他的交给我。”

    眼下马金彪已经往他们身上泼了一盆脏水,他们绝对不能先动手,否则就会坐实马金彪所说的‘忘恩负义’,那样只会正中马金彪的奸计。

    “三爷,我黄维龙做事一向问心无愧,您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过我,我一直铭记于心,为了报答您的恩情,这些年我也带领龙虎会的兄弟帮您做了不少事情,这些难道您都忘记了不成?”

    “除此之外,在我黄维龙的心中,您一直都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尊敬您,崇拜您,曾经更是将您当成我的偶像。”

    “虽然我们龙虎会逐渐壮大,但在我心中,您一直都是我的老大哥,您有什么事只需要一句话,我黄维龙什么时候皱过眉头?不说别的,前年为了帮您灭掉大圈帮,我们龙虎会折损了十几名兄弟,这些我可曾向您有过一丝抱怨?”

    “我黄维龙从出来混的第一天就明白,江湖上混日子,讲究一个恩义,滴水之恩尚需涌泉相报,您对我的大恩,我怎么不报?您如果觉得我这些年有什么对不起您的,您尽管说出来,让在座的英雄豪杰们评一评,如果他们觉得我有错,我甘愿自裁于此!”

    黄维龙说完,把枪掏了出来,子弹上膛,嘭的一声摔在了桌子上。

    马金彪已经将他至于不仁不义的边缘,既然如此,他就将计就计,先为自己辩解一番,再把这件事重新甩给马金彪。

    他倒要看看马金彪能不能拿出实锤要他的命!

    看到这一幕,众人顿时愣住了,马金彪眼睛也是一眯。

    如果此时黄维龙给他来硬的,他就可以以自保的名义趁机除掉黄维龙,即便黄维龙向他道歉认错,他也可以趁机让黄维龙颜面扫地,让他在宁北黑道再无立足之地,可是没想到黄维龙竟然反将一军,把话语权甩给了他。

    虽然这个时候黄维龙看似处于弱势,但是反而更加容易博取同情,而他的话也更加容易获取他人的信任。

    如果马金彪还想刚开始一样随便找个由头处置黄维龙,绝对会引起在场绝大多数人的反弹,把这些人推到黄维龙那一边去,那样的话,他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阿龙,你确实帮我做了不少事,这些我都没有忘记,正因为如此,在手底下人发生摩擦的时候,我都会第一时间批评他们,并对他们进行严格约束,我已经向你示弱了,就是不想把矛盾扩大,可是你为什么要让杨小龙去暗杀我儿,难道是想让我马某人绝后不成?”

    马金彪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三言两语就把话题重新拉扯到了杨小龙身上。

    “马金彪,我是我,黄大哥是黄大哥,你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黄大哥从来没有派我去杀过你儿子,你儿子之所以落到现在这个地步,纯属咎由自取。是他暗算我在先,我才被动还击,我只恨当时没有下手再重一点,直接送他上西天。”

    “你也不用找编其他理由了,你如果有胆就把你儿子叫出来跟我对质,看看谁说的是事实,谁又是在不停的编造谎言!”

    杨小龙实在忍受不了马金彪的虚伪面孔了,直接站出来揭露这一事实。

    他不怕对质,只要对质,真相立即就会。

    “三爷,小龙他说的对,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派遣小龙杀的马胜吗?既然如此,你把马胜叫出来跟小龙当面对质,让咱们宁北的英雄豪杰们看看事实到底是怎么样!”

    黄维龙冷笑一声,再将一军。

    “马胜现在还处于昏迷之中,如何能够跟你们对质,你们俩不过就是看中这一点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林钧泽满是讥讽的说道,成功帮马胜的不能出席找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那好,你现在说说我是如何派小龙去杀马胜的,只要你能拿出证据证明这件事跟我有关,我照样自裁于此,如果你拿不出,你可敢以死谢罪!”

    黄维龙暴喝一声,恐怖的气势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

    黄维龙问心无愧,他自然敢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但林钧泽可不敢,这些不过是他们故意诬陷黄维龙,如何能够拿得出证据。

    林钧泽也没想到黄维龙竟然如此有魄力,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阿龙,你真的没有让杨小龙去杀我儿吗?”

    马金彪突然询问道,脸上带着浓浓的疑惑。

    “如果这件事跟我有任何一丝关系,我黄维龙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

    黄维龙正气凛然的喝道,甚至当众发起了毒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