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 黄维龙的电话
    到了酒店,杨小龙为了避免被沈傲雪追着不放,谁也没说,悄悄回了自己的客房。

    因为担心阿丽无法摆平卫雄,杨小龙便给阿丽打了一个电话,得知一切已经顺利解决之后,杨小龙这才放心。

    此时阿丽已经到达夜总会,不方面跟杨小龙久聊,很快便挂了电话。

    杨小龙接连征战两场,也有些困倦,便小小的睡了一个午觉。

    不过才刚睡半个小时,杨小龙便被自己的电话铃声吵醒。

    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晋虎给自己打的,杨小龙便按了接听。

    昨天晋虎喝了个酩酊大醉,就在刚才刚刚起床,一问杨小龙昨天晚上竟然就走了,晋虎先是把于成峰臭骂了一顿,这就赶紧给杨小龙打来电话。

    得知杨小龙平安无事,并且已经到了酒店,这才松了一口气。

    “杨兄弟,今天晚上要是没事儿的话咱哥俩再喝一顿,昨天晚上我是没休息好才输的,今天我一定赢你!”晋虎再次向杨小龙约战道。

    “虎哥,我咋不知道这酒量还跟休没休息有关系啊?要不然这样,我让你睡十天,到时候想必虎哥应该能轻轻松喝趴我。”

    杨小龙笑了笑,故意揶揄晋虎道。

    虽然他跟晋虎昨天才刚刚认识,但因为性格相近,两人一晚上的时间就成了好兄弟,开个玩笑什么的完全不算什么。

    听到杨小龙这话,晋虎顿时老脸一红。

    “咳咳,小龙我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昨天是真没休息好,所以才喝了那么一点就犯困了,今天晚上我正常发挥,就算赢不了你我也最起码跟你打个平手。”晋虎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他已经听李闯说了,昨天晚上他喝醉之后杨小龙又跟李闯干了好几瓶烈酒,就这竟然还开着车回了酒店,这份酒量,李闯是甘拜下风了,但晋虎自恃酒量不俗,他一定要再跟杨小龙拼个胜负。

    “虎哥,最近咱们不是还有好多事要做吗,要我说就算了,等咱们解决掉马帮还有黑虎帮,到时候你想喝多少兄弟陪你。”

    杨小龙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

    喝酒误事,如果昨天没喝酒,杨小龙也不至于把车撞上护栏,所以近期他已经不准备再喝酒,更不会再喝醉。

    听到杨小龙这话,晋虎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黄维龙跟他说过的话。

    如今他们龙虎会跟马帮还有黑虎帮的关系越加紧张,时刻都有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所以他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戒备。

    昨天晚上因为是特殊情况,所以黄维龙特批让晋虎陪杨小龙不醉不归,为此,黄维龙甚至专门从别的地方抽调一些龙虎会的精锐来保护晋虎他们的安全。

    晋虎也明白如今形势多变,确实不是把酒言欢的好时机。

    “小龙,你说的对,是我没考虑周全。”晋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咱们说好,等灭了马帮还有黑虎帮那一群杂碎,咱们兄弟可要一醉方休!”

    “行,我等着那一天。”

    杨小龙笑着回道,他其实还是挺喜欢晋虎这种豪爽的性格,要不然也不会跟对方称兄道弟。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晋虎那边便接到了黄维龙的电话,晋虎只能先挂了电话。

    被晋虎吵醒之后,杨小龙也没了睡意,先给陆飞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陆飞的恢复情况。

    陆

    飞享受着最顶尖的医疗待遇,恢复速度很快,这几天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再有个十天半月应该就能出院。

    本来杨小龙是想让陆飞转到宁北市市区的医院,毕竟这里的医疗条件更好,不过转念一想,宁北已然步入多事之秋。

    他一方面要面对楚灿这一阴险的敌人,另外一方面还要跟马帮黑虎帮斗智斗勇,让陆飞回来反而会增加陆飞的危险,便放弃了这一打算。

    叮嘱陆飞安心养伤之后,杨小龙便挂断电话,再次给姜晓熙拨了电话,询问起案件的进展情况。

    “我已经调查了骆文斌死亡前后几天楚灿的行踪,他确实跟骆文斌有过接触,甚至还曾经跟骆文斌一起吃过饭。而且在骆文斌死亡的当天夜里,有人看到他离开家,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我一直没有查到。”

    这些都是机密信息,按理说姜晓熙不应该向外透露的,但是考虑到杨小龙被骆文斌陷害成了凶手,而且他还是自己的朋友,姜晓熙这才将这些情况告诉杨小龙。

    “你们直接把他抓到警察局审问不就行了,他要是不招就严刑拷打,我就不信他一个富二代嘴能有多严实!”杨小龙冷冷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以为办案是过家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实质证据证明楚灿谋杀了骆文斌,贸然动手不仅会打草惊蛇,还会给我们警方造成负面影响,至于你说的严刑拷打,更是无稽之谈!”

    姜晓熙无语的回道。

    他们警方办案讲究的是真凭实据,没有证据,他们不可能无缘无故抓人。

    “王权死之前可是亲口告诉我是楚灿雇杀手杀了骆文斌,这不能当证据?要不然我出庭当证人。”杨小龙说道。

    “王权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你不会不明白吧?所以,他说的任何话都不能当证据。如果你能保留王权跟你的电话录音倒是可以当证据,但现在,你甚至有杀死王权的嫌疑,以你的身份替王权说话,根本就没有可信度,而且法官也不可能采纳的。”

    姜晓熙耐心的跟杨小龙解释道。

    她其实也有些遗憾的,如果杨小龙机灵点,早点保存自己跟王权的电话录音,说不定他们警方还可以以此为突破口侦破此案,但是现在,只能从头开始。

    “行了,先这样吧。”

    杨小龙这才回想起自己本来就是杀害骆文斌的嫌疑人,而且王权死的时候就他在现场,他也是嫌疑犯之一,现在说的话恐怕除了姜晓熙等几个少数人之外,根本就没人相信。

    如果他去当证人指证楚灿,说不定还会被楚灿反咬一口。

    “小龙,你放心吧,我会时刻跟进这个案子的,你不要轻举妄动,楚家在宁北势力很大,你千万不要跟他们直接爆发冲突。”

    姜晓熙好心的提醒杨小龙道。

    “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杨小龙淡淡的回了一句。

    他其实想说的是楚灿既然敢陷害自己,足以说明两人已经之间已经没有了缓和的余地,就算他什么都不做,楚灿都不可能放过自己。

    但是他知道姜晓熙是一片好意,所以便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继续聊了几分钟,姜晓熙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便挂了电话。

    杨小龙在酒店客房内休息了一会儿,将近五点的时候,他正准备出去透透气,自己的手机再次响了

    杨小龙拿起手机一看,惊讶的发现电话竟然是黄维龙打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