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 不争气儿子
    “红毛,你也别跟我说那么多废话,你要是想报复我的话,我随时恭候,不过后果自负,我这可从来都是管杀不管埋。”

    杨小龙神色冰冷,一丝杀意从他的眼底一闪即逝。

    感受到杨小龙身上的杀机,红毛打了一个寒颤,心中油然而生一股寒意。

    “大哥,我……我……”

    红毛结结巴巴,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

    看着红毛那副怂样,杨小龙脸上顿时多出一丝鄙夷。

    “这么怂还学人家混社会,真是不知死活。”

    红毛将杨小龙的嘲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却不敢反驳一句。

    “行了,不跟你说废话了,我就问你,以后还敢不敢来张大爷家闹事了?”

    杨小龙揪住红毛的衣领,毫不客气的问道。

    “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红毛连声回道。

    他行走江湖多年,之所以能活到现在,就是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刚见到杨小龙的时候,红毛没把杨小龙当一回事,但是经过刚才的交手,他立即明白,自己看走眼了,这个表面上平淡无奇的毛头小子绝对属于那种最不能招惹的人。

    他不知道杨小龙怎么跟张老头扯上了关系,但只要杨小龙还在这里,他就不敢再来张老头家放肆。

    “算你聪明。”杨小龙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继续道,“那份债务是不是已经算还过了?”

    “这个……这个,我……”

    红毛吞吞吐吐,一脸为难。

    “你可要想好了再回答我,答错了,可是要受惩罚的。”

    杨小龙冷冷的威胁道。

    “大哥,这要是欠我的钱,我肯定就不要了,可这是张立业欠公司的钱,我要是不追回来的话,我们老板非得把我剁了不成。大哥,我向您保证,我绝对不会再来骚扰这位大爷,我只向张立业讨要这笔钱行不?”

    红毛声音艰涩的跟杨小龙商量道。

    他如果放弃向张立业追讨这笔债务,那他就得自掏腰包,他只是一个小混混,要是有五十万早就去吃香的喝辣的了,哪还会大晚上的跑来追债。

    “那个张立业为什么要借你们钱?”杨小龙皱眉问道。

    他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如果这红毛来追债事出有因的话,他倒也可以饶红毛一次。

    “张立业那小子爱赌,可他又不务正业,每次没钱了就去我们公司借高利贷,一来二去就欠了我们公司五十万。”

    “我们老板就开始让我去追债,说如果他不还债就砍他一只手,这消息也不知道怎么被那小子提前知道了,他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我找了他两天也没找到,没办法,只能来找他爹要债了。”红毛苦着脸道。

    “又是一个赌鬼!”

    杨小龙皱眉自语道。

    王权背叛他就是因为还不起巨额赌债,现在这个张立业也因为赌被人家追的东躲西藏,杨小龙估计很有可能因为这个张建民太好赌了,张大爷才不肯认这个儿子。

    “大哥,我也就是混口饭吃,求您给我留条活路吧。”

    看到自己的解释起了作用,红毛连忙趁热打铁,装出一副凄惨的样子。

    “滚吧,你可以去找张立业要债,但是不能再来骚扰张大爷,否则我打断你的腿!”

    杨小龙挥了挥手,好像赶苍蝇似的说道。

    “多谢大哥,多谢大哥。”

    红毛一脸感恩戴德的样子,对着杨小龙鞠了几个躬之后,立即跑出了张家院子。

    眼看老大都跑了,他的几名小弟哪还敢再继续待下去,连滚带爬跟了上去。

    “龙哥,就这么放他们走了?我看那个红毛绝对不是省油的灯,他很有可能还会找人报复咱们,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张大爷。”陆飞提醒杨小龙道。

    “我当然知道了那红毛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不放他又能怎么样,咱们总不能在这弄死他们吧?别忘了晓熙还有张大爷老两口都在呢。”

    杨小龙淡淡的回道。

    他又不傻,自然不会被红毛一个下三滥蒙蔽,之所以没下狠手也是因为顾及家里的张大爷夫妻俩,这里要是见了血,老两口肯定会被吓到。

    “陆飞,你现在出去偷偷跟着那几个家伙,看看他们有没有找人报复咱们,如果有,我绝对送他们一份大礼。”

    杨小龙眼中寒光一闪道。

    “知道了。”

    陆飞明白杨小龙的意思,应了一声,立即跟了出去,不一会儿就追上了红毛他们。

    红毛四人并未离开,而是聚在张大爷家前面的一道胡同里面抽着烟,

    “昌哥,咱们就这么回去吗?那怎么跟老板交差啊?”小乐苦着脸问道。

    “交个屁差啊,没看到老子差点没那个小子打死?”

     

    红毛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弟,然后狠狠吸了一口烟。

    吐出烟雾之后,红毛脸上也流露出阴狠之色。

    “妈的,老子要了这么多年的债,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这个面子,老子一定要找回来!”

    红毛咬牙切齿的说着,脸上满是愤怒。

    “昌哥,你想怎么办?”

    小乐再次问道。

    “我现在回去找老板要人,小乐你在这盯着,别让那个混蛋小子溜了,等会儿我一定要让那个混蛋跪在我脚下喝我的尿!。”

    红毛阴狠的说道。

    “大哥,能不能多给我留一个人,我一个人不敢在这。”小乐小声的要求道。

    “你他妈的真是个废物!”红毛骂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杨小龙那家伙太可怕,就算是他都心生恐惧,更不用说自己这帮小弟了,“阿水,你留下来陪着小乐,大山,你跟我回去。”

    尽管阿水不情愿,但又不敢反抗,只能跟小乐一起留下。

    陆飞跟红毛他们虽然有些距离,但是因为红毛他们说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掩饰,被拐角处的陆飞听了个清清楚楚。

    看了一眼那已经开始向这边走,准备盯梢的两人,陆飞转身返回张大爷家。

    此时,杨小龙已经进屋,正在跟张大爷攀谈。

    “那些人全都走了?”

    张大爷扒着窗户,看着空荡荡的院子,难以置信的问道。

    他本来以为杨小龙会跟那些人发生冲突的,可是他也没听到什么打斗声,杨小龙竟然就回来了告诉他红毛等人全都走了。

    “张大爷,您放心吧,那帮人已经被我劝走了,他们应该不会再来骚扰您了。”杨小龙安慰张大爷道。

    “那就好,那就好。”

    张大爷重复着这一句话,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

    “对了张大爷,不知道您跟您儿子之间是不是……”

    杨小龙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等待着张大爷的回答。

    “你都看出来了?”

    张大爷抬头看向杨小龙,神色顿时变得黯然下来。

    “差不多。”

    杨小龙点点头道,毕竟这事儿已经很明显了,以他的智商如果再看不出来这些那就不用再继续混了。

    “唉,兴许我上辈子造了孽,老天爷这辈子故意惩罚我,让我有了这么一个孽子!”

    随着张大爷的开口,杨小龙这才得知,张立业跟张大爷确实是亲生父子,只是已经断绝父子关系。

    据张大爷说,他是老来得子,四十九才有了儿子张立业,他对张立业自然是宠溺有加,但也正是因为他的溺爱害了张立业,让张立业逐渐成为一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无赖。

    为此,张大爷不知道跟张立业吵过多少次,可张立业就是死性不改,年近而立,仍然每天跟着一班狐朋狗友混日子。

    尤其是当张立业沉迷于赌博之后,父子关系更是急剧恶化。

    为了赌博,张立业偷偷把他们家值钱的东西都卖了,甚至到后来还在张大爷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辛辛苦苦一辈子攒钱在市中心买的一栋单元房都给抵押出去换来赌资继续赌博。

    败家子终归是败家子,最终,张立业把用房子抵押换来的一百多万全部输了个干净,要不是他们还有这处老宅子,张大爷这个时候只怕都要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睡大马路,睡桥洞了。

    本来张大爷以为倾家荡产之后,他的儿子能够幡然醒悟,重新做人,可是这家伙却变本加厉,仍然不知悔改,不断逼着自己要钱。

    伤透了心的张大爷再也不对自己这个儿子抱有任何希望,一怒之下,跟张立业断绝了父子关系。

    而张立业知道自己的老父亲已经被自己压榨干,忘恩负义的他竟然还真的再也没有回来看过二老,从断绝父子关系到现在,一年半的时间,连过年都没有出现在两位老人面前一次。

    张大爷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老百姓,他没交过社保,自然也没有养老金领。

    街道居委会看他可怜,想给他办个低保户的,但是张大爷有着自己的尊严与骨气,他不愿意让人当成乞丐一样的对待,所以重操旧业,继续干起自己卖麻辣烫的老本行。

    虽然卖麻辣烫不可能发家致富,但是解决他跟老伴的衣食住行还是绰绰有余,最主要的是他是自力更生,这些钱他花的心安理得,不怕被人说三道四。

    “这家伙真是……太没良心了!”

    姜晓熙本来是想骂畜生的,但是一想到张立业终归是张大爷的儿子,话到嘴边她又改了口。

    她跟张大爷认识也有小半年了,可是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张大爷有儿女,还暗自以为张大爷夫妻两人是孤寡老人,但是直到今天才发现,这对善良的老夫妻竟然有着如此悲惨的遭遇。

    她只恨自己没有早点察觉到,要不然就可以帮张大爷教训教训他那个不成器的混蛋儿子了,说不定还能让对方改邪归正,不再这么坑害两位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