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二章 我知道真凶!
    听到陆飞这番话,王权心中也不禁生出一股绝望。

    人永远都是只有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此时王权就有这古感觉。

    他好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出卖杨小龙他们,后悔自己为什么如此的没有阳光,为了区区利益背叛兄弟,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大错已经铸成,再无任何挽回的余地。

    他很清楚,如果想要赢得陆飞的原谅,只有以死谢罪!

    但是。

    他不想死。

    他贪生怕死!

    他还想继续苟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世界还有太多他迷恋的东西。

    如果不然他早就自杀了,哪还会厚颜无耻的给陆飞打电话向他求救。

    “飞哥,求求你再救我一次吧,只要你能救我,我的命就是你的了,到时候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

    王权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再次哀求起来。

    “你去死吧!”

    陆飞骂了一声,直接把手机扔到墙上。

    咔嚓一声,手机四分五裂,摔了个七零八落。

    “妈的,这畜生!”

    陆飞继续骂着,对着旁边的床铺就是一脚,发泄着心中的怒气。

    “陆飞,你怎么不问问王权为什么向你求救啊。”

    杨小龙忍不住问道。

    刚才他其实是想插话的,可是陆飞完全就像是一个暴怒的狮子一样,连一句话都插不上,再后来,陆飞更是直接把自己的手机摔成了零件。

    “这还用问,肯定是这个王八蛋又去赌输了钱,借了高利贷还不上了,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陆飞气冲冲的说道,当然他这气并不是针对杨小龙。

    王权好赌,但是他的牌技特别烂,几乎十赌九输,有两次更是为了翻盘借了高利贷,结果换不上钱被人家追债的人威胁要砍他胳膊,如果不是陆飞最后出面替他摆明了这些,王权只怕早就被人砍成人彘了。

    陆飞曾多次劝说王权,让王权戒赌,王权嘴上也都答应的挺好,但是可惜死性不改,没过多长时间就会去再去赌一把,为这事,陆飞甚至还动手打过王权,后来王权才收敛了一些。

    在陆飞看来,这次十有**王权又是借了高利贷去赌博还不上被人追债,他被人砍死都是活该,自己可不会再去管这白眼狼的死活。

    “陆飞,你要不然再给王权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可以,先把他救了再说。”杨小龙劝道。

    “龙哥,你脑子没问题吧,这种人死不足惜,咱们干什么还要救他?”陆飞皱眉反问道,他几乎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杨小龙嘴里说出来的。

    “你误会了,我救王权不是因为念旧情,而是为了我自己。”杨小龙摆了摆手,然后继续解释道,“王权当初出卖咱们,导致我被马胜绑架,他是知情者之一,如果咱们把王权找出来,让他公开指证骆文斌证明我的明白,这样骆家人才不会一直把我当成凶手。”

    骆文斌不是杨小龙杀的,但是最后杨小龙却被骆家人当成了凶手,他真是无辜的很,可是不论他如何解释,骆家人都不相信他,这倒是让杨小龙苦恼的很。

    骆家毕竟是燕京的豪门望族,杨小龙并不想招惹这样的敌人,那样只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就算他不怕,他也要为自己的家人朋友考虑考虑。

    “就算让王权作证,他也只能证明是骆文斌绑架你在先,也没办法证明是你没有杀骆文斌啊?”陆飞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傻啊,只要咱们把王权控制在咱们手里,那王权说什么样的话,还不是得听从咱们的命令?咱们直接让他指证说骆文斌跟马胜因为利益纠纷最终反目成仇,马胜一怒之下杀了骆文斌不就完了。”

    “只要王权指证完马胜,咱们就做了他,让这件事死无对证,我就不信马胜他能自证清白。”

    说到这里,杨小龙脸上也不禁闪过一旦寒光。

    他对王权的仇恨一点不比陆飞少,甚至又有甚之。

    毕竟当初他们去娄底村见到马胜一方人多势众,他还曾想过保护王权,让王权先走,可是没想到王权直接从后面给了他一闷棍,让他毫无反抗被马胜生擒活捉。

    要不然以他的实力,就算打不过马胜一群人,逃跑还是没有太大问题。

    本来杨小龙对找到王权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但是没想到王权主动联系了陆飞,他不管王权是因为什么原因被人追杀,他只想让王权发挥最后的价值,等利用完王权,他就会亲手送这个叛徒上路!

    也许有些人认为杨小龙这一招太过狠毒,但杨小龙可一点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他不是圣人,他可不懂得什么以德报怨,在他的字典里只有以牙还牙,血债血偿!

    他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对不起王权的,但是王权却差点将他置于死地,这笔债,王权必须用命来还!

    听了杨小龙这番话之后,陆飞也算明白了杨小龙的用意。

    略一沉吟,陆飞点头道:“那我现在就再给王权打了电话。”

    陆飞说着,正准备拿手机联系王权,突然想起来自己手机刚被自己摔成了零件。

    他赶紧将在地上一阵翻找,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卡。

    好在手机卡并未受损。

    “龙哥,我手机卡上存的有王权的手机号,我现在把卡*手机上给他打个电话。”陆飞说道。

    “行。”

    杨小龙点点头,将陆飞的手机卡拿过来,装入自己手机。

    他的手机是双卡双待,放两张卡完全没问题,很快杨小龙便将陆飞的卡装入自己手机,然后将手机重新开机。

    杨小龙在电话簿里面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了王权的手机号,他直接拨了过去。

    此时王权正龟缩在一处桥洞下面,面如死灰,心中满是绝望。

    他刚才又给陆飞打了电话,可是语音提醒陆飞已经关机,他顿时明白,陆飞是真的不管他的死活了。

    看了一眼自己肋骨处还在不断向外渗血的伤口,王权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他准备找一家私人医院先把自己的伤口包扎一下,要不然光流血他就得流死。

    嗡嗡嗡……

    然而就在这时,王权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看了一眼手机,王权心中立即生出一股激动。

    他赶紧接了电话。

    “喂,飞哥,你是不是答应救我了。”王权连忙问道。

    “你先告诉我到底是谁要杀你?是不是放高利贷的?”陆飞冷冷的问道。

    “不是,不是放高利贷的人要杀我,是一名杀手!”王权连忙回道。

    闻言,陆飞眉头顿时一皱。

    竟然跟他猜的不一样。

    “杀手为什么要追杀你?”

    陆飞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看到了杀死骆文斌的真凶,他们要杀我灭口!”

    王权沉声道。

    “你说什么?”

    杨小龙心中一惊,也顾不得上旁听了,连忙问道。

    骆文斌被谁杀的一直都是一个谜团,包括警察在内,谁都不知道真凶是谁,但王权竟然说他看到了杀死骆文斌的真凶,杨小龙第一个反应是不相信,但他有觉得王权没有理由欺骗他。

    “我看到了杀死骆文斌的凶手,我知道是谁杀了骆文斌。”

    王权再次重复道。

    “是谁杀的?”

    杨小龙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本来还想让王权栽赃给马胜的,但如果王权知道真凶,他就不需要这么大费周章了,直接把这个信息告诉警方,警方自然会把凶手绳之以法。

    “是……是……”

    王权吞吞吐吐半天没有说出真凶是谁,显然是有所顾忌。

    “到底是谁!”

    杨小龙厉声问道。

    “我不敢说出他的名字,我如果说了,我必死无疑。”王权一脸为难的说道。

    “你别天真了,你以为你不说出对方的名字对方就会放过你吗?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告诉我谁杀了骆文斌,我保你不死!”杨小龙大喝道。

    杨小龙不在乎到底是谁杀了骆文斌,但关键在于这件事跟他有关,如果不能揪出真凶的话,杨小龙恐怕要一直背着这黑锅。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把凶手找出来,还自己清白。

    听到杨小龙这话,王权顿时心动了。

    “龙哥,你真能保证我的安全?”王权连忙问道。

    他很清楚,追杀自己的人就是那名真凶派来的,目的就是要杀人灭口,如果杨小龙不帮他,他迟早都会要死在对方的手中。

    虽然他不相信杨小龙能斗得过那个人,但有杨小龙的保护总好过他自己跟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

    “我保证你的安全,只要我不死,谁也别想伤到你。”杨小龙郑重承诺道。

    “真的?”

    听闻此言,王权心中顿时一喜。

    “你他妈的别废话了,赶紧告诉老子到底是谁杀了骆文斌!”

    杨小龙暴躁的怒喝道。

    他都已经等半天了,可是王权竟说一大堆废话,要不是王权不在自己面前,他绝对要暴打王权一顿,让这个满嘴废话的狗东西好看!

    王权这一次没有再犹豫,终于说出了真凶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