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你罪该万死!
    为了不引人怀疑,杨小龙他们在新罗饭庄打烊之前便提前结账离开。

    不过他并未返回金豪酒店,而是在新罗饭庄附近的车内又监视了一会儿。

    从十一点开始,陆陆续续有轿车停在新罗饭庄前面的停车场,根据陆飞的辨认,这些人全部都是新罗帮的成员。

    杨小龙很想进去偷听一下他们到底要商议什么,但是新罗帮戒备太过森严,他如果冒然行动的话很容易惊动对方,略作权衡之后杨小龙只能无奈放弃。

    杨小龙不知道会议内容,不过这些人直到凌晨一点半才逐渐散去。

    离开的人里面并不包括马胜,显然马胜是在新罗饭庄住下了。

    “龙哥,你跟飞哥先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兄弟俩就行。”陈炎向着杨小龙。

    “行,那就辛苦你们了。”杨小龙倒是没有拒绝。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人都也没啥用。

    “陈炎,大淼,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陆飞跟陈氏兄弟说了一声,然后开车跟杨小龙先回了金豪夜总会。

    此时已是深夜,杨小龙两人也没有再熬夜,各自躺在各自的床上睡去。

    大概凌晨四点左右,陆飞迷迷糊糊的听到自己手机铃声响了,看到来电提醒显示的人命,他好像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清醒。

    “龙哥!龙哥!”

    陆飞鞋都不穿从床上跳了下去,立即朝着杨小龙床边跑去。

    “怎么了?”

    杨小龙睁开眼,打了个哈欠问道。

    “王权,王权他给我打电话了!”

    陆飞指着自己的手机,好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一般激动。

    “你说什么?谁给你打的电话?”

    闻言,杨小龙心中也是一惊。

    “王权,是王权!”

    陆飞再次重复道。

    “真的假的?”

    杨小龙难以置信的问道。

    王权自从背叛他之后便销声匿迹,手机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陆飞曾经试着给王权打过几十次电话,但从来就没有打通过,他很难相信大半夜的这个叛徒会给陆飞打电话。

    “是真的,这就是王权的号码!”陆飞笃定的说道。

    他一直保留着王权的手机号码没有删除,不是因为念旧,而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再联系上王权,当面问问这个混蛋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可是谁能想到,时隔大半个月,王权竟然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要不是他能够感觉到疼痛,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接,看看这个王八蛋想干什么。”杨小龙催促道。

    “是,是。”

    陆飞回过神来,敢接按下了接听键,并把扬声器打开,这样两人都可以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

    “喂,是飞哥吗,我是小权!”

    电话刚接通那头便传来一道熟悉的生意,陆飞瞬间判断出,这就是王权!

    “小权,你个王八蛋,你还有脸给我打电话!”陆飞愤怒的吼道。

    他将王权当成亲兄弟,可是王权却吃里扒外,出卖了他跟杨小龙,要不是两人命大,只怕早就去阎王殿报道了。

    “飞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求你救救我,有人要杀我,我快要死了!”

    王权立即回道,声音之中充满了焦虑与恐慌,即便没有看到人,杨小龙都能够想象到此时王权的表情。

    “有人要杀你?哼,你活该,你早点死了算了!”

    陆飞冷哼一声,绝情的说道。

    “飞哥,求求你再救我一次吧,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再救我一次吧。”

    王权苦苦哀求道,甚至不惜打起了感情牌。

    听到这话,陆飞瞬间怒发冲冠。

    “你他妈的还有脸跟我提兄弟?你要是把老子当兄弟,你就不会出卖我跟龙哥。你就是一个可耻的叛徒,你罪该万死!”

    多亏此时王权没有在陆飞跟前,要不然陆飞绝对会活剐了他。

    这个世间最难以接受的便是自己亲近之人的背叛,尤其当这个人还是你视为生死与共的兄弟的时候,那种滋味,简直就是心如刀绞。

    在得知王权背叛的消息之后,陆飞曾经数个夜晚夜不能寐,他恨王权,更恨自己。

    他恨自己当初怎么瞎了眼把王权当成兄弟,恨自己为什么在杨小龙想要赶走王权的时候替他求情,如果不是他念及兄弟之情,王权根本就没有机会出卖他们。

    时隔大半个月,王权竟然主动联系他,而且是向他求救,他真的无法理解王权怎么如此厚颜无耻,还有脸求他,怎么还敢求他?

    王权难道不知道自己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碎尸万段吗?

    “飞哥,我知道我该死,但我也有苦衷啊,求求你再原谅我一次,我保证以后唯你马首是瞻,上刀山下火海报答你的恩情!”王权再次哀求道。

    如果不是实在走投无路,王权绝对不会联系陆飞。

    他跟了陆飞很长时间,相当清楚陆飞的脾气,但是现在,除了陆飞,他实在想不到谁还能救得了他!

    “你踏马还有苦衷,苦你麻痹!”

    陆飞破口大骂,心中的怒火好像火山一样瞬间爆发。

    “你不用白日做梦了,老子明确告诉你,老子绝对不会救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还有,你最好给老子躲好了,这辈子再敢让老子见到你,老子活剥了你!”

    陆飞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愤怒,可是今天,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陆飞最早结实王权的时候,王权只是一个落魄的小混混,谁都可以欺凌他,如果不是有陆飞的庇护,王权只怕早就被人活活打死了。

    后来王权跟了陆飞,被陆飞当成亲兄弟一样照顾。

    在陆飞的观念里,自己可以受欺负,可以被侮辱,但谁要是敢动他兄弟,他就跟谁拼命!

    为了兄弟,他可以两肋插刀,可是最终换来的却是被兄弟插了两刀,这种痛苦,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

    对陆飞来说,这种为了利益出卖兄弟的人,简直猪狗不如,他心中对王权只有无尽的仇恨,再没有一丝兄弟情。

    王权不配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