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不是男人
    电话能够拨通,但是一连打了数个都无人接听。

    “这个该死的段静,怎么不接我电话。”

    小美心急如焚,但也无可内何,只能给对方发过去短信,盯着屏幕耐心的等待起来。

    十几分钟后,小美的手机屏幕终于亮了。

    小美赶紧按下接听。

    “喂,小美,你发什么神经啊,怎么给人家打了那么多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道发嗲的声音。

    “段静,你个死丫头死哪去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小美怒气冲冲的质问道。

    “人家刚才办正事儿呢,哪有功夫接你接你电话啊。”段静幽幽的回了一句,然后继续道,“赶紧说吧,找我到底干什么,没啥重要的事儿我可要挂了,我正忙着呢。”

    “别挂,我有很重要的事问你,你现在回宿舍一趟,我在宿舍等你。”小美连忙道。

    “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啊,我现在正招呼客人呢,没法回去。”

    段静撩了一下额前的发丝,瞥了一眼床上昏昏欲睡的男人道。

    “段静,你还是不是好姐妹?你要是不回来,从今以后咱们绝交!”

    小美语调突然变得严厉起来。

    听出小美不是在开玩笑,段静拿起手机,向着卫生间走去。

    “小美,到底出什么事了?”段静神色凝重的问道。

    “你先回来,回来我再跟你说。有人敲门,我先挂了。”

    小美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挂断电话,然后走到房门口开始,将房门打开。

    不等她反应过来,一道人影已经挤进房间,并直接将房门从里面锁上。

    “胡大哥,你…你怎么来了?”

    看清楚眼前之人的后,小美心中不觉得生出一丝畏惧。

    她刚刚在杨小龙面前出卖了胡建民,以她对胡建民的了解,此人找她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怎么,我不能来吗?”

    胡建民冷着脸回了小美一句,然后在房间内来回扫了起来,似乎在看有没有其他人在。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小美连忙解释了一句,强颜欢笑道,“胡大哥,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水。”

    “不用了,我不渴。”

    胡建民语气还是那么冰冷,似乎跟小美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那你吃水果吗,我刚买了点苹果,我给你拿过来。”小美说着,就准备离开,此时的胡建民让她有些害怕。

    “站住!”

    胡建民突然大喝一声,小美心头一跳,赶紧站在原地。

    “胡大哥,你……你有什么吩咐?”

    小美战战兢兢的问道,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丝惶恐。

    她不过就是金豪一名最普通的侍者而已,自然不敢得罪保安队长胡建民。

    “小美,你现在胆子很大啊,竟然敢出卖老子,你信不信老子弄死你!”胡建民眼睛一眯,寒气逼人的喝道。

    虽说保安队长并不是什么权势滔天的大人物,可也算是有头衔有职称的中层领导,自从担任保安队长之后,谁见了他胡建民不恭恭敬敬和的喊一声胡队长?

    可是今天,他不仅被杨小龙像狗一样吆喝,还被逼着跪下道歉,颜面尽失,尊严尽毁!

    这份耻辱将如同烙印一样镌刻在他的身上,他一辈子都无法洗刷干净。

    胡建民想过去找杨小龙报仇雪耻,但是犹豫再三之后他还是放弃了。

    杨小龙给他的感觉实在太可怕了,仿佛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一样,他根本没有胆量招惹。

    但是胡建民心中积郁着无边的愤怒,无处发泄之下,他只能来找小美。

    在他看来,如果不是小美出卖他,杨小龙又怎么敢那样对他。

    杨小龙他惹不起,但小美不过是一个谁都可以上的贱货,他可不怕!

    “胡大哥,我知道错了,但是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我如果不说实话,那杨哥他肯定不会放过我。”小美一脸苦涩的解释道。

    当时那种情况下她除了明哲保身根本别无选择,如果不说实话,指不定杨小龙会如何对付她。

    “你个贱人不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非得把老子也拉下水你才高兴?”胡建民怒斥道,身上的气息越发阴冷。

    听到胡建民这般无耻的话,小美心中也有些发寒,可是她又不敢反驳什么。

    “贱货,如果不是为了你,老子能惹上那个王八蛋吗,你倒好,为了自保,出卖老子,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贱!”

    胡建民越骂心里越生气,对着小美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房间内,小美脸上瞬间多出一道红印。

    “胡建民,你个王八蛋,你也就只敢打我一个女人,有种你去打杨小龙啊,你个怂货,在杨小龙面前的时候跟个孙子似得,你他妈的就不是男人!”

    被胡建民打了一巴掌的小美也怒了,对着胡建民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听到小美骂自己的话,胡建民顿时恼羞成怒,尤其那句怂货,不是男人,更是深深刺激了他的自尊。

    他确实不敢拿杨小龙怎么样,但不说出来也就罢了,现在被小美当面戳穿,就好像伤疤被人揭开一样,胡建民瞬间陷入暴怒之中。

    “贱人,你他妈的还有脸指责老子,老子打死你!”

    胡建民好像失控了的野兽一样,对着小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小美不过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平时连重活都没有干活,如何能是胡建民的对手,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便将双手抱头缩成了一团。

    “怂货,有种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你是老娘生的!”

    在胡建民的暴打之下,小美也被激起了逆反心理,嘴里都被打出了血,但是嘴上仍然不肯说半句软化。

    “老子成全你!”

    胡建民神色阴冷,抓其小美的头发对着她又是一阵毒打,下手越来越狠,完全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不一会儿,小美就被打的满脸是血,披头散发,看起来凄惨无比,跟之前风骚妖媚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看到小美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的胡建民这才住手。

    把小美打一顿没什么,但不能闹出人命,否则他也跑不了。

    “贱人,以后给老子老实点,再敢对老子不敬,老子剥了你的皮!”

    胡建民一脸不屑的警告完小美之后,转身离开房间,临走之前还向小美吐了一口吐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