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二章 陆飞打探到的消息
    等这些人离开之后,房间内终于清静下来。

    陆飞将房间门关上,然后走了过来。

    “龙哥,您不要跟这些小人物一般见识了,不值得。”陆飞劝慰杨小龙道。

    “放心吧,我其实根本就没生气。”杨小龙淡笑一声道。

    他很深谙一句老话: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所以在胡建民面前的时候他才会表现的那么凶狠。

    他如果不够狠,胡建民只会以为他好欺负,说不定还会找更多的帮手对付杨小龙。

    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地盘,如果事情闹大,他很有可能会吃亏,杨小龙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好了,先不谈他们了,让你打听的事儿打听的怎么样了?”杨小龙岔开话题道。

    “已经打听清楚了,马帮跟金豪没有任何关系,马胜之所以躲在这里,可能也是因为看中金豪的安全性,毕竟不论是谁都不能在金豪抓人,这乃是不成文的规矩。咱们如果要抓马胜,只能在外面动手,金豪背景太强,咱们还惹不起。”陆飞神色凝重的说道。

    “惹不起……唉,归根结底还是咱们太弱了,要不然咱们只需要一句话,金豪还不得乖乖把人给咱交出来?”

    杨小龙叹了一口气道,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无奈。

    金豪背景神秘而强大,人家一家分店每年创造的利润恐怕都要在大唐集团之上,所以它绝对不只是一家夜总会那么简单。

    杨小龙不怕事,但绝对不会主动惹事,他明白,陆飞说的一点都没错,暂时他真的惹不起金豪,否则他很有可能会像那些曾经在金豪闹事的人那样人间蒸发。

    “根据我打听到的消息,马胜身边应该有五六名马仔保护他的安全,除此之外,他跟岐山县的一个叫新罗帮的帮派来往密切,那新罗帮帮主好像是马三的一个老朋友,叫周洪金。”

    “大概每隔两天马胜就会去新罗帮一次,主要是去那边吸食毒品,每次会在新罗帮呆上两三个小时,一般晚上之前就会返回金豪。”

    “虽然他经常出去,但这个家伙行动很谨慎,每次外出时间都不一样,而且出去之后都会先在周围绕一会儿,一旦发现有异常情况就会立即返回金豪,所以咱们如果想抓这个家伙的话,还需要制定一个周密计划才行。”

    得知这一信息之后,杨小龙眉头一皱,陷入沉思之中。

    金豪夜总会虽然有地下赌场,也有公关小姐,但是它却严禁毒品。

    他们从来不会销售任何毒品,也不允许任何人在金豪内部销售,甚至如果有人敢在金豪内部吸毒,轻则被直接驱逐,重则他们会直接报警抓人。

    有传言说金豪老板自己的亲人就是被毒品害死的,所以痛恨毒品,也有人说金豪老板曾经就是制毒贩毒的,后来金盆洗手才成立了金豪夜总会,他深知毒品的可怕,所以才会禁止毒品进入金豪。

    也有人说金豪老板是担心被警方调查,所以才不允许自己的地盘有毒品出现。

    反正众说纷纭,至于哪一个传言是真的,谁也不知道。

    曾经有富二代自作聪明,私自携毒进入金豪,想要在金豪客房内吸毒。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事儿就被金豪的人知道了,他们先是当众把那富二代暴打一顿,然后直接将对方送到了警察局。

    自打这件事之后,不论是谁,只要来金豪进行消费,都会严格遵守金豪这一规定。

    杨小龙知道,如果自己想要抓马胜的话,只怕只能趁着马胜离开金豪的这段时间动手。

    “陆飞,你跟我说说那个新罗帮,这个帮派实力怎么样?”杨小龙开口问道。

    “新罗帮人数并不多,整个帮派估计也就只有五六十人,但是因为新罗帮主要生意是贩毒,所以他们帮派内有不少人都是亡命徒,一般帮派很少敢招惹新罗帮。”

    “尤其是帮主周洪金,更是心狠手辣,手上沾染过不少人命。据说年轻的时候经常去缅甸那边贩毒,不过后来失手被警察抓了,在监狱里面蹲了二十多年,去年才刚刚放出来。出来没多久就重操旧业,并且很快网罗了一批为了钱不要命的亡命之徒,成立了现在的新罗帮。”

    陆飞再次说道,提起周洪金的时候,他脸上明显都多出一丝凝重。

    “这个周洪金又是贩毒又是杀人,这罪名足够枪毙了吧,他怎么还能出来?”杨小龙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个我不太清楚,但听说似乎跟马三爷有关,好像是马三爷找人替周洪金顶个缸,这才让他被判了个死缓,后来死缓改为无期,无期又变成了二十多年的有期徒刑。”陆飞略一沉吟道。

    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很多事实真相都已经掩埋在历史长河之中,别说陆飞了,就算很多当年的人都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道上的人说,本来马三爷好像是想要让周洪金加入马帮的,但是被周洪金拒绝了,不过即便如此,周洪金成立新罗帮的时候马三爷还是明里暗里帮了他不少忙,新罗帮能短短几个月在岐山县站稳脚跟,其中很重要一个原因便是因为有马三爷背后的支持。”

    “听说周洪金对马三爷也相当感激,他几乎把马胜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所以咱们如果动马胜的话必须不能让周洪金知道,否则周洪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听到这里,杨小龙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本来以为抓马胜轻而易举,但是现在看来,是他想简单了。

    马三爷对周洪金有救命之恩,又帮他组建新罗帮,这份恩情绝对重如泰山。

    杨小龙相信,只要马三爷一句话,周洪金肯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如果敢动马胜,以周洪金的行事作风,必然会杀了他。

    “陆飞,周洪金贩毒的事儿警方知道吗?”杨小龙再次问道。

    “应该知道吧,这我也不太清楚。”陆飞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你再去查一下,看看新罗帮贩毒的事警方是否知道,还有就是警方内部队新罗帮是什么态度。”杨小龙叮嘱道。

    “龙哥,您打听这些有什么用?难道您是想让警方帮咱们对付新罗帮?”陆飞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不用警方帮咱们,我只是想借刀杀人而已。”杨小龙眼神之中寒光一闪道。

    在华夏,贩毒可是重罪,很多毒贩被抓就直接是死刑,正因为如此,毒贩几乎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敢跟警方真刀实枪的干。

    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被抓就是一个死,还不如搏一把,兴许能求得一线生机。

    如果警方不知道新罗帮贩毒的消息,杨小龙就把这事捅给警方,如果警方知道,他就想办法协助警方铲除新罗帮。

    到时候有警方出面,他就只需要对付马胜就行了,这样一来他也可以轻松不少。

    听完杨小龙的计划之后,陆飞心中顿时佩服的五体投地。

    “还是龙哥您的计划高明,跟您一比,我简直就是长了一个猪脑子!”陆飞拍着马屁道。

    他只是想着怎么避开新罗帮,以免被新罗帮打击报复,但杨小龙却来个釜底抽薪,直接干掉新罗帮,这个想法既大胆又高明,他想都不敢想。

    “不仅是新罗帮,如果可以的话,让警察把马帮也给端了,这样咱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对付马胜。”杨小龙霸气侧漏道。

    他这次来,没有让任何叫任何人,就是担心消息泄露被马帮获悉。杨小龙不怕马胜,但是对马帮,即便是他也要忌惮三分。

    马帮帮主马金彪乃是马胜的爹,杨小龙现在要对付马胜,这消息如果让马金彪知道了,人家还能饶得了杨小龙?不可能的事!

    所以他这次行动才会如此隐秘,两人到岐山县也没有告诉任何人。

    “龙哥,如果说让警方打掉新罗帮还有一定的可能,但如果想灭掉马帮,这可就不容易了,马帮在宁北几十年,如果有那么好灭只怕早就除名了。”陆飞苦笑一声道。

    他以前所在的大圈帮就是被马帮灭掉的,他最清楚马帮的强大。

    “事在人为,没有试过怎么知道能不能成功,你说对吧?”杨小龙笑了笑道。

    这些只是他的设想,能不能成功他也不知道,但是杨小龙会尽力一试。

    成功固然好,失败也无所谓,杨小龙会再想其他的计划。

    “嗯,那我先去了。”

    陆飞明白杨小龙的意思,没有在浪费时间,跟杨小龙告辞离开了金豪。

    杨小龙没有着急睡觉,而是一个人暗暗酝酿起心中的计划。

    此时,小美已经返回了金豪员工宿舍。

    关上门之后,她将身子紧紧的靠在门上,足足过去了两三分钟,确定并没有人跟着自己之后她那颗忐忑的心这才稍微安定下来。

    深吸一口气,小美走到桌子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喝干。

    坐在椅子上休息了几分钟,小美突然想起来自己还要帮杨小龙打探马胜的消息,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自己一名同事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