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狼狈为奸
    “其实,我今天是为它来的,我想买了它,借钱杨先生您可以随便提。”

    野田凉介略一沉吟,指了指杨小龙的脖子。

    杨小龙低头,朝着自己脖子看了一眼,瞬间明白了野田凉介的意思。

    “你是想买我的这块玉佩?”

    杨小龙皱眉问道。

    “对。”

    野田凉介点点头,坦诚回道。

    “你觉得我会卖你吗?”

    杨小龙冷笑一声反问道,语气更是多出一丝冷意。

    这玉佩对他来说意义非凡,他不可能卖给任何人,更不用说这个人还是个日本人。

    “杨先生,您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我保证给您一个满意的价格。”

    野田凉介脸上仍然带着微笑,似乎笃定杨小龙会将玉佩卖给自己一样。

    “说说看,你能出多少钱?”

    杨小龙嘴角划过一抹弧度,满是玩味的看着野田凉介。

    “只要杨先生愿意把玉佩卖给我,我可以给杨先生五千万。”野田凉介说道。

    “五千万?啧啧,你们日本人还真是出手够豪气的啊。”杨小龙故作惊讶的调侃道。

    “实不相瞒,其实我已经根鼎盛典当行的荣老板商量好要买下这块玉佩了,甚至连订金都付过了,如果不是您突然出现将玉佩拿走,现在它已经是我的了。”野田凉介再次说道。

    听闻此言,杨小龙顿时回想起来,他前几天跟唐宇阳一起造访鼎盛典当行的时候,曾经在典当行门口跟一名男子擦肩而过,现在想来,那名男子应该就是野田凉介。

    他就说怎么有点眼熟这个家伙,原来荣禄所说的买家就是这个日本人。

    “我不管你跟荣禄怎么谈得,这玉佩是我的,我不会卖给任何人,所以请回吧。”杨小龙直接拒绝,并下达了逐客令。

    听到杨小龙拒绝自己,野田凉介脸上也流露出一丝意外。

    “杨先生,您难道不再好好考虑考虑?”野田凉介询问道。

    “没有什么可考虑的,我说过不卖就是不卖。”杨小龙有些不耐的说道。

    “杨先生,您要是觉得价格低的话,我还可以加价,或者您提一个您觉得满意的价钱,价钱方面咱们好商量。”野田凉介不死心的说道。

    “你听不懂人话还是怎么的?我最后再说一遍,这玉佩我不卖,别说五千万了,就算五亿我也不卖!”杨小龙掷地有声的说道。

    对别人来说,这是一块稀世美玉,价值连城,但对杨小龙来说它代表的是自己的身世,根本无法用金钱衡量。

    所以不管对方出多少钱,他都不会变卖玉佩。

    “杨先生,你真的……”

    “滚!”

    听到野田凉介还要继续劝说自己,杨小龙直接爆了粗口。

    一个小日本竟然还想打自己玉佩的主意,真是不知死活。

    要不是担心影响豪莱酒店的声誉,杨小龙早就动手把野田凉介赶出去了。

    听到杨小龙呵斥自己滚,以及感受到那股令人心悸的气息,野田凉介那张脸也多处一丝阴沉。

    他从见到这块玉佩的第一眼就已经确定,这绝对是一件难得的瑰宝,哪怕花再大的价钱都要将之买下。

    所以荣禄提出五千万价码的时候他几乎没有犹豫,直接答应,并且付了一千万的订金。

    野田凉介本以为这块玉佩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可是没想到竟然变生肘腋,在即将提货的前一天被杨小龙夺走,他这才亲自找到杨小龙,想要买下这块玉佩,可是没想到杨小龙拒绝的如此果断,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杨先生,我知道君子不夺人所爱,但是我是真的喜欢这块玉佩,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您改变主意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野田凉介知道这里是杨小龙的地盘,没有硬来,放下名片之后他便告辞离开。

    杨小龙拿起名片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印着东阳国际物流公司总经理的头衔。

    杨小龙根本没有多想,直接将名片扔进了垃圾桶内,然后上楼去找唐明澜。

    野田凉介离开豪莱酒店之后,外面一辆商务奔驰立即过来将他接走。

    奔驰一路疾驰,开了半个小时之后,在一处不起眼的私人会所前面听了下来。

    亮明身份之后,会所保安立即放野田凉介进入会所内。

    野田凉介轻车熟路,进入会所之后左拐右拐,不一会儿便在一间包厢前面停了下来。

    野田凉介轻轻一推,门便开了。

    包厢装饰的古色古香,淡雅质朴,在中间放着一张枣红色的八仙桌,桌子上放着一整套茶具,一名老者正在沏着一户茶水,整个房间内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茶香。

    出人意料的是,这名老者正是被警方带走的鼎盛典当行老板荣禄!

    听到有人进来,荣禄也没有转过身,依然在专心侍弄着自己跟前的茶具。

    “荣老板,你真是好雅兴啊,都这个时候了还坐得住。”

    野田凉介走了进来,随意坐在了一张椅子上面。

    “看野田君的样子,似乎出师不利啊。”荣禄笑了笑,然后端起一杯茶水,递给了野田凉介,“野田君,不如先喝一杯茶静静心?”

    虽然刚才荣禄没有转身,但是他已经从野田凉介的沉重的脚步声之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野田凉介接过茶,一口饮下。

    “荣老板,我刚才按照你的意思去找了杨小龙,但是这个家伙竟然一点不给我面子,他直接拒绝了我,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野田凉介神色阴翳的说道。

    “野田君,先不要着急,多品几杯茶再说。”荣禄一脸轻松自在表情,仿佛一个局外人一样,又给野田凉介递来一杯茶。

    “得不到那块玉佩,我哪有心思喝茶啊!”野田凉介心烦意燥的说道。

    他本以为自己亲自出马可以手到擒来,轻轻松松从杨小龙手中买下玉佩,可是没想到却以失败而告终,甚至还被杨小龙驱逐出来,可谓颜面尽失。

    “野田君,这买东西就像品茶一样,得慢慢来,轻轻松松就能喝到的茶水,怎么可能是好茶?买东西也是一样,费劲艰险买到的,才是真正的宝贝。”荣禄安慰野田凉介道。

    “你也是个华夏通,应该听说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咱们慢慢来,那块玉佩迟早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听完荣禄这番话之后,野田凉介这才稍稍安定下来,又端起两杯茶水饮下。

    “荣老板,你跟我说这个杨小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农民,但为什么我感觉他一点都不像农民,他身上那股气息反而更像是王宫贵胄?我给他五千万,他竟然还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野田凉介皱眉质问道。

    他没有时间调查杨小龙,关于杨小龙的信息全都是从荣禄那得到的,但是通过今天的接触他发现,杨小龙跟荣禄描述的严重不符。

    “野田君,你不会是以为我骗了你吧?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完全可以自己去查,他杨小龙祖上三代都是农民,不过到他这一代略微有点起色,这小子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跟大唐集团的董事长唐宇阳勾搭上了,赚了点小钱,现在也开了家公司。”

    “我跟你说,他就是一个典型的暴发户,实际上本质还是小农民一个。不过这小子在他们那穷山沟里嚣张惯了,现在在外面也狂得很,但只要你够狠,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小子,他绝对立刻成怂包。他拒绝你并不是他不爱钱,而是欲擒故纵,想要把玉佩卖个高价罢了,你可别被这小子的外表给骗了。”

    荣禄向野田凉介解释道。

    是他告诉的野田凉介玉佩被杨小龙夺走了,也是他让野田凉介去找的杨小龙,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然后坐山观虎斗。

    他不知道杨小龙跟市长沈靖忠之间的真正关系,但是既然双方能够一起出去吃饭,绝对关系匪浅。

    荣禄老奸巨猾,做了这么多年销赃的勾当却没有栽进沟里,就是因为他足够聪明,知道什么人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例如沈靖忠,就是他绝对不能得罪的人。

    但是荣禄又不甘心被杨小龙白白抢走那块玉佩,这才想出这么一个借刀杀人的毒计。

    他知道野田凉介背景不一般,就算杨小龙有沈靖忠撑腰,野田凉介也不一定会害怕。

    只要他能够成功挑拨起双方的斗争,到时候不管是谁输谁赢,对他来说都不会有任何影响,反正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报复杨小龙泄愤。

    野田凉介也不是傻子,尽管荣禄解释的合情合理,但是他心中还是存在一些疑惑。

    “荣老板,如果杨小龙真是你说的那样,那凭你的实力,怎么可能会被他把玉佩抢走?”野田凉介满是疑问的看着荣禄问道。

    “唉,实话跟你说吧,那玉佩不是杨小龙抢走的,而是我主动还给他的,他跟我们宁北警察局局长有些关系,我只是一个做小本生意的,可得罪不起这种大人物,所以只能破拆免灾了。”

    荣禄轻叹一声,一脸无奈的说道。

    “但你不一样,你可是日本人,就算是我们华夏的法律也管不着你,如果杨小龙不识抬举,不愿意把玉佩卖给你,你完全可以用其他的办法把玉佩弄到手,只要不被抓住证据,谁也奈何不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