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日本人!
    将要说的话全部告知杨小龙之后,慕容明珠这才跟杨小龙用餐吃饭。

    吃过饭,慕容明珠没有久留,告辞离开,杨小龙则回到自己的房间。

    夜已深,寒风微凉。

    杨小龙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闪烁的霓虹灯,心中思绪万千。

    其实他的愿望挺简单的,赚赚钱,泡泡妞,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辈子就够了。

    但是简单总是相对的,反过来说,在这个充满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世界,单纯简单的生活何尝不是一种另类奢侈?

    正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要与人为善,但往往事与愿违,总有人因为各种原因会主动与他为敌,甚至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杨小龙不是圣人,做不到宽以待人,更做不到以德报怨。

    所以在他看来,对待敌人,就应该心狠手辣。

    只有你够狠、够强,才能让你的敌人感到恐惧,才能让自己更好的活下去!

    而只有活下去,才是实现愿望的基础,否则,所有的一切不过只是虚妄。

    就拿骆文斌来说,杨小龙对骆文斌可谓是一忍再忍,然而骆文斌不仅没有感激杨小龙,反而变本加厉,设下鸿门宴,明目张胆的想要杀他。

    如果杨小龙当时能够狠一些,直接秘密解决掉骆文斌,恐怕根本就没有接下来的这一堆麻烦事。

    但是可惜,后悔也已经晚了,有人已经先杨小龙一步杀死了骆文斌,更是将这个罪名栽赃嫁祸到他的头上,对方手段之狠辣,用心之险恶,比杨小龙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他挺痛恨这幕后之人,但杨小龙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狠’这上面,完败给对方。

    “难道这些真的是楚灿所为?”

    杨小龙心中自忖道。

    他跟楚灿只有过那一次接触,当时楚灿给他的感觉跟绝大对数纨绔富二代一样,狂妄嚣张、高傲自大、目中无人,并不像是个特别有心计城府的人。

    如果说楚灿的形象是装出来的,杨小龙第一个不相信,可如果对方不是装的,以对方表现出来的心性来说,几乎没有可能布置下这等近乎完美的阴谋诡计。

    可如果不是楚灿的话,杨小龙又实在想不出来整个宁北市又有谁会这么大费周章的算计他,欲将他置之死地。

    杨小龙思量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这个问题,他也没有继续再钻牛角尖,索性不再多想。

    看了一眼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凌晨一点。

    杨小龙打了一个哈欠,冲了个澡之后,回卧室睡去。

    翌日清晨,杨小龙起了个大早,外出晨练了一会儿之后,杨小龙返回客房先洗了澡,然后才下楼去吃早餐。

    吃过早餐,杨小龙正打算去驾校练车,经过前台的时候,前台小妹叫住了他。

    “杨总,这位先生说他有事找您。”前台小妹指了指自己跟前一名男子道。

    杨小龙停下脚步,看向那一名男子。

    此人约摸三十五六岁的年纪,个子不算高,顶多也就一米六五的样子。五官还算端正,带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留着两撇八字胡,梳个大背头,身上西装革履,皮鞋擦得油黄锃亮,一看就是经常混迹社会之人。

    “杨先生您好。”

    这名中年男子倒还算挺礼貌的,主动跟杨小龙打了招呼,而且看他的样子,应该认识杨小龙。

    “请问您是?”

    杨小龙带着疑问走向了这名中年男子,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野田凉介,这是我的名片。”

    中年男子说着,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杨小龙。

    听到此人的自我介绍,杨小龙脸上也流露出一丝错愕。

    “你是日本人?”

    杨小龙皱眉问道,并没有去接野田凉介递来的名片。

    “对,我是日本人,不过我在华夏呆了已经将近十年了,华夏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很喜欢跟华夏人做朋友,我也希望能够跟杨小龙先生成为朋友。”野田凉介笑着说道。

    听到野田凉介这番解释,杨小龙这才明白为何这个日本人竟然会操着一口流利的华夏语,要不是对方主动告知,他还真不一定能猜到对方的身份。

    毕竟野田凉介的华夏语在咬文嚼字方面可是比很多南方人的华夏语都要标准。

    “说吧,你找我做什么?”

    杨小龙直接问道,语气之中不自觉的多出一丝漠然。

    很多华夏人因为从小灌输的民族主义教育以及之后社会潜移默化的影响才排斥讨厌日本人,但是杨小龙却有些不一样。

    他的爷爷当年就是抗战老兵,亲身经历了那一段暗无天日的时代。小时候没事儿的时候,杨小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围着爷爷听他的抗战故事。

    他的爷爷以一个亲历者的角度为他描述了当年那一段经历,完全都是真实的故事,没有任何夸大成分,而真相比历史记载的其实还要更加黑暗可怕。

    正因为如此,杨小龙对‘小鬼子’有着近乎融入骨血的痛恨,小小年纪他就对‘日本鬼子’有了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

    后来爷爷因病去世,杨小龙开始跟随老孙头学医,老孙头是一个心态平和的人,待人接物都特别友善,受到老孙头的影响,杨小龙对日本鬼子的仇恨这才逐渐淡化。

    如今爷爷去世也将近十年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杨小龙也逐渐明白,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是那么的凶残狠毒,但即便如此,他对日本人仍然没什么好感,更不用说最近这段时间日本人屡屡挑衅华夏,妄图霸占华夏的领土。

    听出杨小龙语气之中的冷漠,野田凉介脸上也多出一丝尴尬。

    “杨先生,我今天来找您,其实是有很重要的事跟您商量,在这里谈有些不合适,不知道您看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野田凉介商量道。

    “跟我来吧。”

    杨小龙不知道野田凉介找自己的真正目的,但他还是带着野田凉介上了楼,找了一处无人包厢进入其中。

    “说吧,你找我做什么?”

    杨小龙跳过寒暄,直奔主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