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八章 扑朔迷离
    “铛铛。”

    走到法拉利跟前之后,杨小龙敲了敲车窗。

    车窗打开,露出了慕容明珠那张好像精雕玉琢般的绝美容颜。

    “明珠,下车吧,咱们里面坐。”

    杨小龙一脸殷勤,好像献媚的仆人一样。

    “角色适应的还挺快的嘛?这么快就变成侍应生了?”慕容明珠故意打趣道。

    杨小龙尴尬的笑了笑,倒是没有回话。

    现在他可是有软肋被慕容明珠捏在手中,自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口无遮拦。

    “把车停好,然后过来找我。”

    慕容明珠打开车门,迈出一条白皙无暇的修长美腿。

    沿着美腿一直向上则是一条黑色的短裙,短裙边缘微微张开一道缝隙,幽深黑暗的短裙里面似乎隐藏着世外桃源,引人无限遐想。

    如果此时杨小龙蹲下身子,有极大的几率欣赏到洞天内的美景,但是他可没那么无耻,做这种下流之事。

    杨小龙目不斜视,从慕容明珠手中接过车钥匙后,进入驾驶室。

    驾驶室内还残留着慕容明珠身上特有的香味,杨小龙吸了两口,这才将车开到了酒店前面的停车场。

    车停好之后,杨小龙立即返回酒店,不过此时酒店大厅内已经看不到慕容明珠的身影。

    “杨总,您是在找慕容小姐是吧?她去1212贵宾厅了。”

    前台小姐立即告诉杨小龙道。

    “谢了。”

    杨小龙道了一声谢,然后乘电梯去了十二楼。

    贵宾厅内,慕容明珠已经开始点餐。

    “好了,就这些吧,有其他需要我再通知你。”

    慕容明珠放下菜单道。

    服务员点了点头,拿着菜单离开了房间。

    这一下,贵宾厅内只剩下杨小龙两人,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房间内倒显得有些沉闷。

    “对了明珠,你最近不是挺忙的吗,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了?”

    杨小龙首先打破沉闷问道。

    “这不是想你了,来看看你吗,顺带把借出去的钱再要回来。”慕容明珠嫣然一笑道。

    听出慕容明珠话语之中戏弄的味道,杨小龙也不禁流露出一丝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很清楚,慕容明珠绝对不是因为想自己才来看他的,也不可能是为了向他要钱,应该还有其他原因,但一时半会儿他也猜不到是什么原因。

    看着杨小龙窘迫的样子,慕容明珠心中偷笑,不过表面之上仍然不动声色。

    “明珠,你是不是来找我还有别的事儿啊?”杨小龙忍不住问道。

    “我要是说没有,你信吗?”

    慕容明珠答非所问道。

    “信,你说的我都信。”杨小龙赶忙附和道。

    他已经放弃了跟慕容明珠争辩的打算,反正自己也争不过慕容明珠,人家一句还钱就能把自己整的哑口无言。

    “给我倒杯茶,我有点口渴了。”

    慕容明珠颐指气使的说道,仿佛高高在上的尊贵公主。

    杨小龙没有任何不满,立即给慕容明珠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明珠小姐请用茶。”

    杨小龙神态恭敬的说道。

    “孺子可教也。”

    慕容明珠夸了杨小龙一句,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胜利笑容。

    一想到以后都能够这样指使杨小龙,慕容明珠心中越发得意。

    茶并不烫,慕容明珠喝了两口之后便将之放在了桌子上,脸色也随之变得郑重起来。

    “小龙,其实我这次来是有正经事跟你谈的。”

    慕容明珠收敛笑容之后道。

    “你说。”

    觉察出慕容明珠的郑重,杨小龙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

    “你知不知道,最近网上散布那些谣言的媒体机构是受到什么人的指挥?”慕容明珠问道。

    “不是骆秉燊吗?”

    杨小龙有些不解的回道。

    骆文斌惨死没多久网络上便传出各种不利于他的负面新闻,杨小龙跟别人没有仇怨,所以这件事只有可能是骆秉燊做的。

    “幕后出钱的人确实是骆秉燊,但是指挥这些媒体机构造谣生事的却另有其人!”慕容明珠沉声道。

    “谁?”

    杨小龙急忙问道,心中也不断猜测着可能的人员名单,但是很快这些人便被一一排除。

    “据我所知,网络上很多媒体都已经撤出了这场舆论纠纷,但是仍然有一部人不断的歪曲事实,惹是生非。这些媒体机构以小新媒体居多,其中最大的一家媒体则是东平传媒,而东平传媒的幕后掌控者却是楚家的楚灿!”

    慕容明珠上次从医院离开回去之后就通过慕容家的关系开始调查网络上那些散布谣言,挑起警民争端的罪魁祸首。

    最终调查结果显示,正是因为有东平传媒撑腰,这些小媒体才会那么的肆无忌惮,不断散布一些对杨小龙不利的负面新闻。

    东平传媒乃是宁北市三大主流媒体之一,如果没有楚灿这个幕幕后掌舵着的暗中授意或者明面授权,东平传媒绝对不敢报道这种罔顾事实的虚假新闻。

    慕容明珠知道楚家势大,不好对付,所以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没有任何耽搁便赶来酒店,想要跟杨小龙当面问清楚。

    “楚灿?你说的是哪个楚灿?”

    杨小龙想了想,一时间还真没回想起楚灿是谁。

    “你忘了你上次去景怡大酒店参加我爷爷的康复寿宴,就是在那你碰到了楚灿,你还帮我教训了他一番呢。”慕容明珠提醒杨小龙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花花公子啊。”

    经慕容明珠这一提醒,杨小龙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关于楚灿的记忆。

    他记得当时自己还在宴会上拆穿楚灿赠送给慕容老爷子的贺礼是两株假人参,让楚家人丢了大面子,场面弄得很不愉快。

    “小龙,你自从上次从酒店离开之后,有没有再见过楚灿?”慕容明珠郑重问道。

    “没有,我要是见过他,我能差点把他忘了?”杨小龙翻了翻白眼道。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杨小龙已经有两个月没见过对方了,记忆都变得有些模糊。

    “那你跟之间有没有什么仇恨?”慕容明珠再次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估计这家伙肯定会对我心生怨恨,毕竟我可是搅黄了他的好事。”杨小龙略一沉吟道。

    在景怡大酒店的时候,杨小龙先是跟慕容明珠合伙落了楚灿的面子,然后又戳穿楚灿的赠礼是假货,搅了人家求婚的好事,即便楚灿心胸宽广,只怕都会心生怨恨,更不用说那家伙还是一个心胸狭隘之辈,对他采取报复太正常不过。

    但让杨小龙奇怪的是,这两个月来他都没见过楚灿,也没有被楚灿报复过。

    “小龙,你以后提防着点楚灿,我怀疑这个家伙跟骆文斌的死有关系。”慕容明珠面色沉重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他杀了骆文斌?然后栽赃陷害给我?”

    杨小龙难以置信的反问道。

    他跟楚灿之间即使有些仇怨,但也没有达到那种需要杀人的地步。

    “这我也不敢确定,但是根据我的调查,骆文斌来了宁北之后就一直居住在景怡大酒店,并且跟楚灿私下有过亲密接触。以我对楚灿的了解,他本身就是一个眦睚必报之人,在你跟前吃了大亏,他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所以我据此推断,即便楚灿不是杀人真凶,他也绝对有脱不开的关系!”

    “不过这些终究我的猜测,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有人故意引导我,想让我去指证楚灿,挑起我们慕容家跟楚家的斗争,所以这个消息暂时保密,你不要告诉其他人,以免打草惊蛇。”

    慕容明珠不是警察,她说的这些话只是根据自己得到的一些信息进行的合理推断与猜测,并没有真凭实据,要不然的话,她直接就把这些事告诉警方了。

    “我明白。”

    杨小龙神色凝重的思索着慕容明珠说的这一番话,表情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慕容明珠的猜测有合理的地方,也有很多他无法理解的地方。

    假设这些都是真的,那楚灿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他这一招简直杀人不见血,如果栽赃陷害成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除掉杨小龙,并且还不会给自己招惹任何麻烦。即便不成功,也能让骆家将他视为仇人,借骆家的刀将他除掉。

    假设慕容明珠的猜测不正确,那就有可能是有另外的黑手想要借助这件事挑拨慕容家跟楚家的关系,案件将更加复杂。

    “你记住,最近一定要小心行事,我会想办法暗中调查楚灿,看看他到底在这件事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有任何消息都会及时通知你。”慕容明珠凝声道。

    事关重大,她也不得不慎之又慎。

    虽说慕容明珠打心眼里反感楚灿,但她绝对不会去冤枉楚灿,所以暂时她还不会将这些猜测告诉警察,以免中了别人的奸计引发两家人的争端。

    “你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你也小心点。”

    本身杨小龙并没有将这件事当回事,在他看来,就算骆秉燊将自己当成杀子仇人,他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也足以确保自身安全。

    但是听完慕容明珠这番话之后杨小龙明白,看似简单的凶杀案似乎变得越发扑朔迷离,其中隐藏着很多自己未曾觉察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