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六章 我必须带走
    “没错,就是它!”

    走到玻璃柜跟前,杨小龙只是扫了一眼便确定,这就是自己被小偷偷走的玉佩!

    此时的玉佩被放在玻璃柜里面,柔和的灯光打在玉佩上面,让它更显得璀璨夺目。

    那上面雕琢的玉龙栩栩如生,自带一股灵气,好像随时都会活过来飞上云霄一样。

    “好漂亮的玉佩!”

    走过来的唐宇阳也被这块玉佩惊艳道。

    他也见识过不少珍贵的玉器,但是跟这块玉佩一比,立即相形见绌,几乎完全就不是一个等级。

    “说实话,我干这一行几十年,极品玉石见过不少,但是玉质能跟这块玉石媲美的几乎凤毛麟角。这绝对是最最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里面纯净的好像清水一样不含一丝杂质,这块玉佩品质之完美,当时罕见!”

    “更何况这玉佩的雕工也是如此的精湛,绝对是出自宗师之手。两相结合,那就是无价之宝啊,如果不是我急需用钱,我真想把这玉佩当成传家宝一代代传下去。”

    作为典当行的老板,荣禄眼光何其毒辣,在看到玉佩的第一眼他就便辨认出这是顶级的玻璃种帝王绿,价值连城!

    其实他是很不舍得将这玉佩转手的,但是荣禄相当清楚,这块玉石来历不明,那就是一块烫手山芋,他还是趁早转手的好,要不然留在手中很有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祸端。

    毕竟老祖宗都说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更何况这还是黑货,只有换成钱才能让荣禄更加踏实。

    “荣老板,这是我的玉佩,我要把它赎回去,你开个价吧。”杨小龙看着玉佩道。

    “杨先生,您说这是您的玉佩,那您有什么证据吗?没有证据的话我劝您还是不要说这种话的好。这年头,谁见了这玉佩估计不想据为己有?”荣禄蛮石嘲讽的说道。

    他可不管这玉佩的原主人是不是杨小龙,现在玉佩在他手里,那就是他的!

    杨小龙确实没有证据证明这块玉佩是他的,所以他也懒得跟荣禄争辩。

    “荣老板,你开价吧。”杨小龙再次道。

    “刚才唐总不是说了一个亿买这块玉佩吗,支票给我,这块玉佩你们拿走。”荣禄笑眯眯的说道。

    “给。”

    唐宇阳说着,竟然真的将那张支票递给了荣禄。

    “宇阳,支票不能给他。”

    杨小龙立即阻止道。

    荣禄如果只是跟他要一个合适的价钱的话,杨小龙自然不会介意,但现在这老东西明显是想坐地起价,他自然不能让其如愿以偿。

    “没关系,我有的是钱。”

    唐宇阳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还是将支票递给了荣禄。

    “哈哈,唐总真是有钱人,荣某佩服。”

    荣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嘴里不断夸赞着唐宇阳。

    接过支票之后,荣禄依照惯例检验了起真伪,然而就在此时,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脸色也随之变得阴沉起来。

    “唐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荣禄指着支票签名处质问道。

    “呀,这支票上面的名字什么时候被抹掉了,按照规定,这样的支票银行是不给兑付的啊。荣老板,你说你怎么也不小心一点啊,我这才把支票交给你你就给弄坏了,这可不能怨我啊。”唐宇阳故作惊讶的回道。

    看到唐宇阳睁着眼说瞎话,把责任直接推到自己身上,荣禄气得七窍生烟。

    “你放屁,这支票明明在你递给我之前的时候名字就被涂抹掉了!”荣怒怒道。

    按照银行的规定,支票正面是不能有任何涂抹的,只要有涂抹痕迹,支票便会作废,换言之,他现在这张面额一亿的支票现在就是废纸一张。

    “荣老板,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支票在我手里的时候可是好好的,明明是到你手里之后才作废的,你既然犯了错事就要主动承认,可不能随意推卸责任。”唐宇阳语重心长的教育荣禄道,“好了,支票我给你了,现在你应该把那块玉佩给我们了吧。”

    “你做梦!”

    荣禄立即明白自己被唐宇阳算计了,从唐宇阳现在的态度不难看出,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给自己钱。

    “来人,把这几个家伙给我请出去!”

    荣禄怒道。

    听闻此言,周围几名彪状大汉立即将唐小龙三人团团围住。

    “三位,请吧。”

    其中一人伸手道,看那架势,如果杨小龙三人不配合的话,他们必然会使用暴力。

    “荣禄,这块玉佩是小龙的,识相的话你趁早还回来,否足我现在就报警,到时候你就是负责销赃的共犯,我让你人财两空!”唐宇阳冷冷的喝道。

    他跟荣禄虚以为蛇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让杨小龙鉴别这块玉佩是不是他丢失的那一块,现在既然已经确定,那他也没有必要再跟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浪费口舌。

    “哼,威胁我?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荣禄在宁北纵横这么多年怕过谁!”

    荣禄冷哼一声,脸上流露出浓浓的不屑之色。

    他自然知道唐宇阳的身份,但即便如此,他依然可以不给唐宇阳面子。

    更何况这里是他的地盘,唐宇阳想在他的地盘上威胁他把这个宝物交出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荣禄已经想好,等把唐宇阳几人赶走他就转移这块玉佩,到时候就算警察介入他也不怕。

    “荣老板,我给你十万,把这块玉佩还给我,从今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怎么样?”杨小龙看着荣禄道。

    尽管这玉佩是自己的,但杨小龙并不想用强,他又不是强盗,但给十万已经是他的承受极限,如果荣禄仍然不识好歹的话,那他只能使用一些特殊方式‘拿’回自己的东西了。

    “十万?你打发叫花子呢!”荣禄轻蔑的看了杨小龙一眼,不屑之色越发浓郁,“我告诉你,这玉佩是我花了两千万手来的,你要是真想要,就拿一个亿,没有一个亿,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休想从我这拿走这块玉佩!”

    实际上荣禄收这块玉佩的时候只花了十万,但那时因为郑晓东不懂行情,又被荣禄一阵忽悠,这才迷迷糊糊的就把玉佩卖给了荣禄。

    荣禄拿到玉佩之后使用专业仪器连续鉴定了两个小时,最终确定这就是一块顶级玉石,而且还是一块年代久远的古玉。

    他立即联系了几位老客户,经过一番竞价之后,最终以五千万价格成交。

    现在杨小龙如果要买的话,只要出六千万他就愿意卖,之所以喊出一个亿,就是为了刁难杨小龙。

    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在自己面前猖狂,实在是不知死活!

    “一个亿我出不起,我最多只能给十万,如果荣老板你接受不了的话咱们只能在警察局里见了。”杨小龙叹了一口气道。

    别说他没有一个亿,就算真的有,也不会任由荣禄敲诈。

    “没有钱赶紧消失,别耽误我做正经生意。”荣禄摆了摆手道,他也已经不想再跟杨小龙废话下去。

    “请吧。”

    那一名彪状大汉再次道。

    “我走可以,但是这块玉佩我必修带走,它是我的。”杨小龙指着玻璃柜里面的玉佩道。

    “你说你的就是你的?笑话。”

    荣禄嗤之以鼻道,他根本就没有将杨小龙放在眼中。

    “荣老板,我没有给你开玩笑,这玉我必须带走。”杨小龙郑重其事的说道。

    虽然跟荣禄见面的时间只有短短一二十分钟,但是他也算看清楚了这个家伙的嘴脸,如果今天他空手离开,这老东西必定会将玉佩转移,到时候再想找回玉佩可就不容易了。

    所以不论如何,他今天必须拿走玉佩。

    “行啊,只要你能拿走它,它就是你的了。”

    荣禄面带讥讽的看着杨小龙,没有密码,杨小龙连玻璃柜都打不开,还想拿走玉佩,简直白日做梦。

    “这可是荣老板您说的,我希望您别反悔。”

    杨小龙说完,走到玻璃柜旁边,对着玻璃柜下面的水泥柱狠狠的踹去。

    水泥柱微微晃了晃,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损坏。

    杨小龙估摸了一下水泥柱的强度,然后再次一脚踹去。

    咔嚓!

    水泥柱上发出一声碎裂之声,整个水泥柱都向着旁边倾斜起来。

    如果不是水泥柱里面还有钢筋,只怕刚才水泥柱就被杨小龙踹断了。

    “原来还有钢筋啊,不过这简单。”

    杨小龙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抱着水泥柱左一下又一下来回晃了起来,只要他这样来回晃下去,钢筋迟早会被杨小龙晃断,到时候杨小龙即便没有密码,他还可以把整个玻璃柜莲蓉下面的底座一起搬走。

    荣禄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连忙喝道:“快阻止他!”

    话音刚落,几名彪状大汉立即冲到了杨小龙跟前,便欲对他展开攻击。

    “谁敢动手!”

    陆飞大喝一声,立即挡在了杨小龙跟前。

    唐宇阳虽然不擅长打架,但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退缩,与陆飞并肩而立。

    “妈的,敢抢老子的东西,我看你们是活腻了,不用留情,给我狠狠的打!”

    荣禄怒骂一声,下达了动手的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