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八章 有良知的记者
    ,!

    “梦蝶,你安心你的学业就行,你放心吧,警方已经在调查了,用不了多久就能还我清白,等这边的事情结束我就去燕京看你。”杨小龙语气轻松的说道,他并不想让赵梦蝶担忧。

    “那就好,但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如果有人要对你不利,你一定记住报警。”赵梦蝶再次提醒道。

    “行,我知道了。”

    如果是以前的话,杨小龙有事肯定第一时间找警察叔叔帮忙,但现在他可不会那么做。

    倒不是说他信不过警察,主要是有些事情让警方插手的话反而会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倒不如自己亲自出手,一劳永逸!

    “梦蝶,我这边有朋友过来了,我先不跟你聊了。”

    “好。”

    赵梦蝶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主动挂了电话。

    “周记者,这边。”

    杨小龙朝着不远处刚刚停好车,准备进医院的周承志挥了挥手。

    周承志抬头一看,也看到了杨小龙,立即走了过来。

    “周记者,您来的够快的啊。”

    杨小龙半个小时前才联系的周承志,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也不算快,主要是我们报社距离医院近,就在高斓大厦旁边。”周承志笑了笑道。

    “哦,这样啊。”杨小龙知道高斓大厦,距离第一人民医院也就一二十分钟的路程。

    “对了周记者,您吃饭没有,您要是不嫌弃的话,跟我们一块吃点?”杨小龙再次问道。

    本来杨小龙是想找一家好点的饭店吃点好的补补身体的,不过考虑到记者们马上就会过来,就在医院旁边的路边摊吃了起来。

    “行。”

    周承志也没客气,坐了下来。

    “老板,有没有炒面,给我来一份炒面吧。”周承志道。

    他们做记者的本来吃饭时间都不固定,很多时候都是晚上加班的时候定份外卖应付一下,倒是很少能向今天这样坐下来好好吃饭的机会。

    “好勒,我这就给您做。”

    老板回了一句,立即开始给周承志做炒面。

    “周记者,这是我兄弟陆飞,这位是市警察局的刑警郑煜同志。”

    周承志坐下来之后,杨小龙为他介绍了一下座位上的另外两人。

    陆飞还有郑煜两人立即跟周承志打了招呼。

    “周记者,刚才我给你们报社打电话的时候,听客服称呼你周副主编,看样子,您是高升了啊,恭喜恭喜!”杨小龙笑着道。

    他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周承志的时候周承志就是一名报社记者,倒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荣升副主编。

    “什么高升啊,也就是换了个头衔罢了,其实还是一个为了生活奋斗的无产阶级而已。”

    周承志谦虚的回道,不过从他那脸上的笑意不难看出他内心应该还是挺高兴的。

    “周记者果然跟我们这些粗人不一样,说话用词都这么有深度,不愧是满腹经纶的精英记者。”杨小龙伸出大拇指称赞道。

    上次周承志就帮过杨小龙,所以他对周承志印象颇好,说几句好话自然不算什么。

    “杨先生您就别夸我了,我这点本事说出去都丢人。”周承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周记者您太谦虚了,谦虚过度可是要遭雷劈的。”杨小龙开着玩笑道。

    “额,我这真没谦虚。”

    周承志知道杨小龙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自然不会生气。

    “杨先生,咱们还是说正事吧,骆文斌的案子跟您有没有关系?”

    周承志恢复严肃的表情问道。

    他来这主要的目的就是采访杨小龙,揭露事实真相,要不然都已经是下班点了,他才不会跑到这里。

    “您觉得跟我有关系吗?”杨小龙反问道。

    “无风无气浪,所以我觉得肯定有关系,但绝对不会是直接关系,更不会像网络上疯传的那样。”周承志正色道。

    他是职业记者,从业经验相当丰富,只需要大致浏览一下便可以判断出一篇新闻的真实性。

    在杨小龙给他打电话之前他就看过网络上传播的那些新闻了,他可以断定,那些新闻就九成以上都是虚假新闻,是有人胡编乱造的,而且编撰者很多也应该不是职业记者,要不然不可能写出那种漏洞百出,毫无根据的文章。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有幕后推手故意传播的这些新闻吧?”

    周承志这话虽然是用询问语气,但是从他的神色不难看出,他可以肯定这个判断。

    “一语中的,周记者果然厉害!”

    杨小龙再次称赞了周承志一句,他还真是挺佩服周承志的,竟然只是通过几篇报道就猜到了这么多信息,这都比得上警察了。

    “实话跟您说吧,骆文斌在被人杀死的那一天中午刚跟我打过架,还被我打断了一条腿,可是谁知道当天晚上就被人杀了,而那个许恒海死的就更加蹊跷了,他昨天晚上刚跟我见了面,然后就又被人给杀了,我现在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杨小龙苦笑一声,将这些事实都告诉了周承志。

    “杨先生,冒昧的问一句,这两人真的不是您杀的吗?”周承志神色凝重的问道。

    人命关天,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在弄清楚事实真相之前,即便周承志也不敢胡乱报道,要不然一个不好,他的职业生涯就毁了。

    “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件事真的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杨小龙郑重的回道。

    “我知道周记者你也可能怀疑我,但是有一点我希望您能够明白,现在即便是警方都没有找到确凿证据说这两起凶杀案是我做的,要不然您以为警方会让我这么安逸的在这吃路边摊吗?”

    在杨小龙说完这句话之后,郑煜接着说道:“周记者,我们警方确实没有查到杨小龙杀人的直接证据,他现在只是我们的嫌疑人之一,我在这也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为了避免他出现意外,至于网络上传言说我们局长被杨小龙收买,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网络上很多人痛斥警察不作为,说警察局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局长竟然带头搞**玩特权。

    看到这些荒谬的言论,郑煜也相当气愤,可是他势单力薄,根本无法改变舆论导向,要不然他早就把这些扭曲事实,散布谣言的家伙全都抓起来了。

    听完两人所言之后,周承志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大致判断。

    暂且不说杨小龙是不是真的杀人凶手,最起码现在妄下结论还为时尚早。更不用说网络上很多人是故意歪曲事实真相,散布谣言激化警民关系,单凭这一点,作为一名有良知的媒体人,他就不能袖手旁观!

    周承志很清楚,在纸媒的时代,新闻还算可观,但是随着社会的进步,网络的发展,网络媒体已经越来越发达。

    但是因为相关制度的不健全,网络这个虚拟的世界缺乏监管,聚集着三教九流各种人物,很多人为了博眼球,吸引关注可以说不择手段。

    尤其是一些外媒,最喜欢引导舆论导向,恶意制造社会矛盾,周承志不才,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他绝对不允许这些居心叵测之人在网络上兴风作浪!

    “杨先生,您知道是谁最先引导舆论导向的吗?”周承志看着杨小龙问道。

    “是骆秉燊,骆文斌的父亲。”杨小龙回道。

    “他曾经去警察局闹过,还辱骂过警察局的戴局长,戴局长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可是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恩将仇报,故意污蔑戴局长,你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警察局问问,这件事警察局很多人都是亲眼所见。”

    “原来如此。”周承志点了点头,如果是被害人的父亲的话,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但是却不符合法理,“对了,你有没有什么其他仇人?你觉得这件会是谁故意陷害你?”

    听到周承志这个问题,杨小龙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一阵苦笑。

    “这我还真不知道,我要是想知道早就把他揪出来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被动。”

    如果说仇人的话,杨小龙还真有,但一时半会他也不能确定到底是谁竟然会用如此阴狠的手段陷害他。

    “好吧,那这件事先不提,咱们先谈谈你跟骆文斌是因何结怨,又是为什么要打架的吧。”周承志再次道。

    他必须对事件有一个全面系统的了解,这样写出来的新闻才有理有据,才能做到真实公正。

    “帅哥,你的炒面。”

    就在这时,老板已经把炒面给周承志断了上来。

    “周记者,你要不然先吃饭,等吃完饭咱们回医院谈,正好我还约了不少记者。”杨小龙说道。

    “行。”

    如果能独家报道这起新闻的话,对周承志的好处不言而喻,但是他也知道,单凭宁北财经一家还不足以扭转整个网路舆论,必须要有更多有良知的媒体人参与进来才行。

    周承志一阵狼吞虎咽,用最快的速度消灭了一份炒面,然后跟着杨小龙返回了病房。

    他们刚刚坐下,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房门便被推开,便见慕容明珠带着一大群记者涌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