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九章 崔秀妍昏迷
    “秀妍,文斌他,他出事了,在我说出来之前,你一定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犹豫再三,沈靖忠最终还是鼓足勇气,说出了真相。

    纸包不住火,这种事根本隐瞒不住。

    “文斌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听到沈靖忠这突然变得低沉的语气,崔秀妍心中咯噔一下,顿时生出一股不妙的预感。

    “他昨天晚上遇害了。”

    沈靖忠声音沉重的说道。

    一想到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被人残忍剥夺生命,即便是他心中也生出一股难以遏制的滔天愤怒。

    可愤怒于事无补,逝者不可能起死回生,当务之急是将真凶绳之以法,以告慰亡者的在天之灵!

    听到沈靖忠这句话,崔秀妍顿时一愣,她觉得自己应该听错了。

    “老沈,你刚才说什么?文斌他怎么了?”

    崔秀妍再次问道。

    “文斌遇害了!”

    沈靖忠再次道。

    听闻这一惊天噩耗,崔秀妍脸色大变,瞬间惨白如纸。

    她身子一个踉跄,差一点栽倒在地。

    “老…老沈……你说的遇……遇害是什么意思?”

    崔秀妍声音颤抖的问道,语气之中已经多出一丝哭腔。

    她自然明白沈靖忠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她心中不断安慰着自己,沈靖忠说的遇害肯定不是她理解的那个遇害,她的儿子不可能出事!

    “文斌他……死了,被人残忍杀害。”

    沈靖忠略一沉吟,用最通俗的语言向崔秀妍做了解释。

    “不可能!这不可能!”

    崔秀妍失声尖叫,悚然变色。

    “文斌他在宁北,他还活的好好的,他不可能出事!你骗我,你肯定是在骗我!”

    情绪失控的崔秀妍大声尖叫着,状若癫狂。

    “秀妍,我没骗你,文斌他真的不在了,请你一定要节哀。”

    沈靖忠本来准备了很多劝慰的话语,但是这个时候却一阵语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他也是为人父母的,完全可以理解崔秀妍此时的心情,假设是他失去了沈傲雪,他只怕会发疯。

    “不,你一定是在骗我,一定是这样的!文斌,文……”

    骆秉燊的死对她来说就犹如晴天霹雳,一瞬间,崔秀妍感觉浑身力量仿佛被抽空一样。

    她心脏骤然一阵绞痛,随即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哐当!

    手机掉在了地上,电话尚未挂断,沈靖忠自然听到了这边的动静。

    “秀妍,秀妍你怎么了?秀妍!”

    沈靖忠对着手机大声呼喊着崔秀妍的名字,但是却始终没有任何应答。

    他知道,肯定是出事了。

    沈靖忠挂断电话,赶紧拨打了骆秉燊的电话,但是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骆家,一名正在打扫卫生的女佣听到房间内崔秀妍的尖叫声,担心崔秀妍出现意外,小心翼翼的走上了楼。

    “夫人?”

    女佣敲了敲门,但是房间内没有任何回应。

    “夫人?您是不是不舒服啊?”

    女佣再次问道。

    可是房间内仍然死寂一片,听不到任何声音。

    这女佣心中好奇,便试着拧了一下门把手。

    门开了。

    看到躺倒在地一动不动的的崔秀妍,女佣口中也发出一声超高分贝尖叫。

    “不好了,夫人出事了!”

    女佣朝着楼下尖叫着,听闻此言,管家涂盛立即冲了上来。

    “涂管家,夫人她,她……”

    女佣一脸惊恐的指着躺倒在地的崔秀妍,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涂盛顺着女佣所指的方向望去,一眼便看到了崔秀妍。

    “夫人!”

    涂盛冲到崔秀妍身旁,先用手谈了一下崔秀妍的鼻息,立即朝着女佣大喝道:“还愣着干嘛,赶紧叫救护车啊!”

    “是,是。”

    女佣手足无措的向着楼下跑去,立即拨打了急救电话。

    “夫人,夫人,您醒醒,我是涂盛啊。”

    涂盛不停的呼唤着崔秀妍,可是崔秀妍却完全没有一丝反应。

    如果不是因为她还有呼吸,涂盛都要以为崔秀妍已经死亡了。

    “不行,不能等了!”

    涂盛不知道崔秀妍的情况,生怕耽误了最佳抢救时间,抱起崔秀妍就下了楼。

    将崔秀妍放到车上之后,他立即开车将崔秀妍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

    在抢救的时候,涂盛拨打了骆秉燊的手机号,没有打通,接着他拨打了公司电话。

    “喂,我要找骆总,我是涂总的管家涂盛!”涂盛焦急的说道。

    “哦,好的,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帮您转接骆总办公室。”接线员一听是骆秉燊的管家,立即将电话转接到骆秉燊的办公室。

    不过接电话的却是骆秉燊的秘书齐艳红。

    得到崔秀妍出事之后,齐艳红也不敢怠慢,立即跑到了会议室,连门都没来得及敲便冲了进去。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骆秉燊怒喝道。

    他正在跟公司内部高管商讨公司商业机密,自然不能让其他人进来。

    “骆总,不好了,您夫人在家昏倒了,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抢救。”齐艳红立即说道。

    “你说什么?”

    听闻此言,骆秉燊脸色骤变。

    “涂管家刚才打电话说您夫人昏倒了,正在医院抢救。”

    齐艳红再次道。

    确定这不是玩笑之后,骆秉燊立即将自己静音的手机拿了出来,一看上面有着十几个未接来电,有沈靖忠的,还有涂盛的。

    他没有去管沈靖忠,先给涂盛打了一个电话,确定医院位置之后,立即中断会议,开车向着医院赶去。

    当他到医院的时候,崔秀妍刚好经过抢救醒了过来,看到骆秉燊,她瞬间泣不成声,那悲恸的哭声几欲令人肝肠寸断。

    骆秉燊安慰着崔秀妍,正准备询问崔秀妍她怎么会晕倒,下一秒,崔秀妍一句话让他也差点昏倒过去。

    他原以为崔秀妍是因为过度劳累,万万没想到是自己的儿子被人杀害了!

    骆秉燊同样无法接受这个消息,他立即给沈靖忠打过去电话。

    得到沈靖忠的肯定回答之后,骆秉燊也抱着头大声嚎叫起来。

    这个时候骆秉燊也顾不上什么生意了,买了最早一班的航班飞到了宁北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