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八章 我来通知
    “你别着急嘛,我现在连你什么时候丢的东西都不知道,我去哪给你找啊。”唐宇阳有些无奈的说道,“你先跟我讲讲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丢的,说不定还真能帮你把东西找回来。”

    “时间是九天前吧,当时小雪让我去医院做检查……”

    接下来,杨小龙将丢失玉佩的时间跟唐宇阳说了一遍,沈傲雪做了细节补充。

    唐宇阳略一沉吟,开启了名侦探柯南的推理模式。

    “一般而言,小偷为了避免暴露,刚刚得手都不会着急销赃。现在都过去九天了,那小偷肯定会觉得风头已经过了,然后该找买家出手你的玉佩了。”

    “玉佩这是贵重物品,一般人肯定不会去一名小偷手里买,这样说来的话,各个典当行还有珠宝店倒是很有可能会是小偷选择销赃的目标。这么贵重的东西在各个珠宝店也也绝对是抢手货,我倒是可以假扮成顾客去各个珠宝店还有典当行帮你打听打听,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杨小龙倒是颇为赞同唐宇阳这番推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在这些地方把他丢掉的东西找回来。

    “宇阳,你有没有想过,那小偷万一跑到外地销赃了怎么办?”唐明澜忍不住提醒道。

    “对,也有你说的这种可能,不过我觉得他在咱们这里销赃的可能性更高一点。刚才陆飞不是说了,这个叫郑…郑晓东的不是咱们这的惯偷吗,我估计他很有可能有自己的秘密渠道销赃,如果去外地的话,他一个人说不定还会被别人坑,甚至有可能反倒被别人黑吃黑。”

    “反正我现在先在咱们宁北进行调查吧,如果真查不到,我再去别的地方打听打听。”

    唐宇阳并没有做出承诺,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能不能帮杨小龙找回玉佩,现在要是夸下海口,以后做不到那不是要被打脸了。

    “唐少,珠宝店还有典当行那就交给您了,我去调查郑晓东的下落。”陆飞说道。

    唐宇阳现在可是大唐集团的董事长,如果以顾客身份购买价值几千万的翡翠也算是情理之中,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陆飞主要还是熟悉道上的一些事,所以让他通过道上的一些关系去调查郑晓东的下落最为合适。

    “行。”

    唐宇阳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宇阳,你可得多上点心,要是帮我找到那玉佩,我请你吃大餐。”杨小龙煞有介事的说道。

    “多大的餐?”

    唐宇阳戏虐一笑道。

    “绝对超出你想象的大。”

    杨小龙一脸郑重道。

    “那我可得好好努力,等着杨老板的大餐了,哈哈哈哈……”

    在杨小龙等人聊天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宁北副局长聂绍荣已经带着一队人到了市委,将其他人留在外面之后,聂绍荣一个人进了沈靖忠的办公室。

    “老聂,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沈靖忠给聂绍荣倒了一杯茶问道。

    他跟聂绍荣也算是老同事了,所以并没有摆官架子。

    “市长,这次来主要是向你了解一件凶杀案的相关信息。”聂绍荣神情严肃的说道。

    “凶杀案?”沈靖忠顿时一愣,“我怎么就跟凶杀案扯上关系了?”

    “市长,骆文斌您认识吧?”聂绍荣问道。

    骆文斌最近一段时间跟沈家来往密切并不是一件秘密,所以警方很快便查到了这条信息。

    因为案件涉及本市市长,已经属于敏感案件,经过研讨之后,这才由聂绍荣这个副局长亲自带队过来向沈靖忠了解相关信息。

    “认识啊,怎么了?”沈靖忠不明所以的回道,不过下一瞬,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猛地一变,“不会是文斌杀人了吧?”

    “不是。”

    聂绍荣摇了摇头道。

    听到这句话,沈靖忠顿时松了一口气。

    “我就说嘛,文斌挺不错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杀人。”

    骆文斌在沈靖忠面前伪装一直都很好,所以直到现在沈靖忠都不知道骆文斌本性如何,反而在为骆文斌担忧。

    看到沈靖忠脸上的表情,聂绍荣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市长,骆文斌没有杀人,他被人杀了。”

    “什么!”

    听闻此言,沈靖忠瞬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浓浓的震惊。

    “老聂,你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你说谁被杀了?”

    沈靖忠大声问道,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骆文斌被杀了,法医经过尸检确定死亡尸检应该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一点之间。”聂绍荣神色沉重的说道。

    沈靖忠毕竟是市长,片刻的功夫便已经恢复镇定。

    “你说的骆文斌是哪个骆文斌?”沈靖忠神情严肃的问道。

    “就是您认识的那个骆文斌,这是他的照片。”

    聂绍荣说着,将准备好的照片拿出来递给了骆文斌。

    看到照片,沈靖忠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瞬间破灭。

    华夏都很多同名同姓的人,有别人叫骆文斌并不奇怪,但如果这个人的样貌跟名字都是骆文斌,那足以证明警方没有弄错。

    沈靖忠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心痛,紧接着则是浓浓的愤怒。

    “查出凶手是谁了吗?”

    沈靖忠很欣赏骆文斌,甚至还想过让骆文斌成为自己的乘龙快婿,可是他没想到,这不过两天不见,两人惊人已经天人永隔。

    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暂时还没查出凶手是谁,不过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杨小龙有重大作案嫌疑。”聂绍荣回道,“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向市长您打听一些消息,看能不能找到破案线索。”

    “杨小龙?又是他!”

    听到这个名字,沈靖忠脸上顿时闪过一道凶光。

    他专门让自己的秘书调查过杨小龙的背景,他自然知道杨小龙有杀人的前科。

    所以在听到聂绍荣这些话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杨小龙是杀人凶手!

    骆文斌追求沈傲雪的事沈靖忠早就知道,骆文斌也向他说过杨小龙屡次从中作梗,阻挠他对沈傲雪的追求。

    在沈靖忠看来,杨小龙很有可能是因为竞争不过骆文斌,这才痛下杀手!

    “市长,您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还请你能够如实相告。”

    聂绍荣立即来了精神,凭借他的职业敏感,已经从沈靖忠这句话之中觉察出不少信息。

    “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

    接下来,沈靖忠从自己联系沈家为自己女儿相亲开始,直到前天他跟骆文斌见面商谈成立公益基金为止这中间所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聂绍荣,并且包括骆文斌曾将向他说过的对杨小龙的抱怨。

    “这么说骆文斌跟杨小龙两人是情敌?”聂绍荣沉声问道。

    “应该是这样。”沈靖忠回道。

    “多谢沈市长您的配合,我现在需要回去对杨小龙做进一步的审讯,就不打扰您了。”

    对聂绍荣来说情敌这个线索相当重要,这很有可能就是杨小龙的杀人动机,他必须对杨小龙重新进行审讯。

    “等一下。”

    聂绍荣刚刚起身便被沈靖忠叫住。

    “市长您还有什么事?”

    “这件事通知文斌的父母没有?”

    沈靖忠问道。

    “还没有,我准备等会儿回去就通知他们。”

    “这件事交给我吧,我跟文斌的父母也算是故交,让我通知他们吧。”沈靖忠表情沉重的说道。

    骆文斌是他请来的,可是现在骆文斌却遇害死亡,沈靖忠也颇为自责,在他看来,如果自己能够多关注一下骆文斌,骆文斌也不至于会发生不幸。

    “行,那就麻烦市长您了,我先告辞了。”

    聂绍荣没有久留,告辞离开,并直接带着警员再次去了医院。

    沈靖忠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一根接着一根抽着香烟,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半个小时之后,他拿起了手机,拨打了骆文斌的父亲骆秉燊的电话,但是接连两通电话都没有打通。

    略一沉吟,沈靖忠再次拨打了骆文斌母亲崔秀妍的电话。

    五秒钟之后,电话通了。

    “喂,老沈啊,你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崔秀妍笑着问道。

    “那个,我刚才给秉燊打电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接通。”沈靖忠立即回道。

    “哦,他可能是在开会吧,最近公司接了一个大项目,他这几天经常开会,一般秉燊开会不喜欢接电话。”崔秀妍回道,“怎么了,你找秉燊有事啊?”

    “没有,不对,有,文斌他,他……”

    沈靖忠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作为宁北市市长,沈靖忠的口才毋庸置疑,随便一个话题他都可以滔滔不绝出口成章,可是此时此刻,他的嘴好像被胶粘住了一样,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听到沈靖忠提自己的儿子,崔秀妍也来了兴趣。

    “老沈,是不是文斌又给你找麻烦了,他要是再糊弄你直接动手打他,你是长辈,就当替我们教训儿子了。”

    崔秀妍脸上仍然带着笑意,她并没有觉察出沈靖忠这话里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