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五章 何敏的态度(一更)
    听到沈傲雪的话,骆文斌脸色骤然一变。

    “小雪,你说什么?杨小龙他回来了?”

    骆文斌上前一步,沉声喝问道。

    前天马胜他们就已经放弃搜索了,因为在他们看来,杨小龙十有**已经死在木樨山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久都都没有音讯。

    甚至骆文斌也认可了他们这一猜测,可是没想到一个被他们认为必死之人竟然活着回来了!

    骆文斌心中也不禁涌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没错,他确实回来了!怎么着?知道害怕了?”沈傲雪冷笑一声看着骆文斌道,反正已经说漏嘴了,她也没有必要再做隐瞒,“骆文斌,我奉劝你一句,最好赶紧去投案自首,否则你的下场只怕会很惨。”

    “小雪,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骆文斌很快便掩饰住内心的慌乱,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

    “哼,你有本事就继续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沈傲雪冷哼一声,已经没有兴趣再跟骆文斌继续废话。

    “妈,从今以后您可千万不要再让骆文斌这个混蛋进咱们家门了,您这叫引狼入室知道不?他根本就没安好心。”

    “小雪,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人家文斌一个挺正直阳光的男孩子,怎么可能做那些违法犯罪的事儿?”何敏皱着眉,呵斥道。

    骆文斌在她跟沈靖忠面前一直都是一个温文尔雅、文质彬彬的阳光暖男形象,所以何敏根本就不相信沈傲雪这些话。

    在她看来,这肯定是因为沈傲雪不喜欢骆文斌,故意编造的这些东西抹烟他,毕竟这种事沈傲雪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她才不会再上当。

    “正直阳光?就他?我的亲妈,这混蛋是给您灌了什么**汤啊,让您这么夸他?您知不知道这家伙内心是有多么烟暗龌龊,就他做的卑鄙肮脏事,只怕罄竹难书!”

    沈傲雪那叫一个无语,简直不敢相信这些话竟然是从她妈妈的嘴里说出来。

    “小雪,你对文斌有过深入了解吗?你知道文斌最近都在做什么吗?”何敏眉头紧皱,反问道。

    “我当然知道,这家伙除了过他那花天酒地、骄奢淫逸的日子,还能做些什么!”沈傲雪满是不屑的说道,“不对,应该说他最近一直都在迫害小龙,他这个混蛋差点把小龙害死!”

    “胡说,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何敏厉声打断了沈傲雪,在她看来,沈傲雪对骆文斌的偏见太深了,必须得到纠正。

    这也怪他们当父母的没有当好,以前太宠溺沈傲雪了,如若不然,也不可能让沈傲雪变得这么任性叛逆,胡作非为,以至于都可以到公然污蔑他人的地步。

    “我就不说以前了,这几天,文斌除了给咱们宁北孤儿院捐款五十万用于重新装修孤儿院,还带着我们去敬老院做了两天义工,帮敬老院的老人打扫卫生,跟他们聊天,逗他们开心。”

    “除此之外文斌还在昨晚花费很大的精力组织了一起慈善拍卖活动,拍卖筹到的两百多万善款全部捐给了贫困山区的儿童,用于资助他们上学以及改善家庭生活。你说说,像文斌这么有善良、有爱心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你说的那么不堪入目?你就算编造谎言也要编一个靠谱点的吧?”

    虽然以前沈傲雪他们家跟骆文斌他们家当过邻居,不过那都是五六年之前的事了,所以再次见到骆文斌之前,何敏对骆文斌的为人还是有些担心的,她也怕自己的女儿遇人不淑,毁了一辈子的幸福。

    可是再次跟骆文斌接触之后她发现,骆文斌身上并非那种只知道声色犬马的世家子弟,性格也不嚣张跋扈,相反,这个孩子善良有爱心,也很会照顾人。

    这几天,骆文斌做的很多事她都是看在眼里的,事实摆在眼前,而沈傲雪却是空口说白话,孰是孰非,她作为一个过来人,自然看得明白。

    听闻何敏这番话,沈傲雪算是明白了骆文斌是如何成功改变她妈的立场了。

    她妈就是一个特别有爱心的人,平时也经常会做些义工,所以最欣赏那些懂得回馈社会,有善心的年轻人了。

    骆文斌故意投其所好,不赢得她妈的好感才怪。

    此时,沈傲雪心中颇为后悔,她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负气离家出走,绝对不会给骆文斌可乘之机,以至于现在连她妈都跑到了骆文斌的阵营里面。

    “妈,就算他真的做了这些事,也是在作秀,是故意做给你们看的,你可不要被他做的这些伪装蒙蔽,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沈傲雪再次劝说自己母亲道。

    她已经彻底看透了骆文斌虚伪的嘴脸,自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妈妈何敏被骆文斌欺骗。

    “就算他真的是作秀又怎么了?他的付出我看得一清二楚,我宁愿全华夏的人都像他这样作秀,那样这个社会就会变得更加温暖有爱!”

    此时的何敏就好像被传销洗脑了一样,根本就听不进去沈傲雪的劝说。

    或者在她看来,沈傲雪这些劝说不过就是蓄意抹烟骆文斌罢了,完全没有任何可信度。

    “小雪,我知道你对我有误解,我也知道我喜欢你让杨小龙对我产生了敌对情绪,经常对你说一些我的坏话。不如这样,你帮我约一下杨小龙,明天中午十一点我会在景怡大酒店十六层设宴款待他,我跟他好好沟通一下。”

    骆文斌脸上仍然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完全没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你不要胡说八道,小龙才不会在我面前说你的坏话!”沈傲雪喝道。

    骆文斌淡笑一声,没有再去看沈傲雪,而是将目光转向那一名私人医生。

    “瞿医生,何阿姨身体没事儿吧?”骆文斌问道。

    “没什么大碍,稍微受了点风寒,多休息休息就好了。”私人医生回道。

    “何阿姨,瞿医生说的您也听到了,您多休息,注意别累着了,我跟瞿医生就先回去了。对了,您也别再责怪小雪,日久见人心,我相信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打消小雪对我的误解。”

    骆文斌跟何敏说完,然后又跟沈傲雪打了一个招呼,便带着那一名私人医生离开了沈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