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再咬一口(三更)
    杨小龙冲出田巧萍他们的房间,冲到了自己的方向内。

    “小金,你给我出来!”

    杨小龙朝着房内大声喊了起来,他知道小金一定能听到自己的声音。

    果不其然,不过几十秒钟的时间,小金蛇便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杨小龙能够明显感觉到,小金在看到他之后立即变得兴奋起来。

    “那条毒蛇出来了,赶紧打死它!”

    然而不等小金蛇爬到杨小龙跟前,门口的村民便拿着棍棒,菜刀从外面冲了进来,看那架势,似乎想将小金碎尸万段一样。

    感觉到这些人身上的敌意,小金身子瞬间盘旋起来,舌头昂扬,张开蛇嘴,不断向外吐着信子,似乎在警告人们不要靠近它一样。

    “大家都先出去,这里交给我就行。”

    杨小龙立即转身挡住了那些义愤填膺的乡亲们。

    “小龙,这可是一条毒蛇,你可得小心一点。”

    “小龙,你让开,直接让我砍死它的了,省的它再跑出去祸害别的乡亲。”

    “弄死它,替二大爷报仇!”

    乡亲们大声呼喊着,要不是因为杨小龙在场,只怕早就一拥而上把小金剁成肉泥了。

    “乡亲们,大家都先安静一下,其实这条蛇是我养的宠物,如果你们对它保持善意的话,它是绝对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为了平息众人的怒火,杨小龙只能说出了实情。

    “你说啥?这是你养的宠物?”

    “小龙,你别搞笑了,毒蛇怎么能当宠物啊?”

    “小龙,你忘了农夫与蛇的故事了,这种畜生太狠毒了,留着就是一个祸患,必须尽早弄死它啊。”

    乡亲们几乎根本就不相信杨小龙此言,即便相信,也都不断劝说杨小龙赶紧杀死小金。

    “乡亲们,你们都安静一下,我会用事实告诉你们我是不是在跟你们开玩笑。”杨小龙说着,走到了小金蛇的跟前。

    在别人眼中小金蛇是令人闻之色变的毒蛇,但是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温顺的宠物,他对小金有着无条件的信任。

    而小金对他似乎也有着一股特殊的亲近,绝对不会伤害他。

    “小龙,你疯了!赶紧回来!”

    看到杨小龙竟然要用手去摸小金蛇,乡亲们瞬间惊呼一片。

    但杨小龙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已然我行我素,将手放在里小金蛇的脑袋前面。

    看到杨小龙,刚刚还情绪躁动的小金蛇立即安静下来,呲溜一下蹿到了杨小龙的手上。

    看着那卧在杨小龙手掌上,好像一个黄金圈一样的小金蛇,全场瞬间变得死寂无声!

    暴虐、阴毒的毒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顺了?

    现场所有的乡亲们目瞪口呆,心中冒气一个个大问号。

    小金的表现已经颠覆了所有人对于毒蛇的认知。

    “大家都让一让,我去救二大爷!”

    杨小龙没有跟大家解释那么多,他将床头柜子里面自己存储的所有中草药全部拿上,立即挤出人群,返回田巧萍他们的房间。

    杨成虎的情况越发岌岌可危,似乎随时都会咽了最后一口气。

    “小金,为了救二大爷,只能牺牲你了。”

    杨小龙满含歉意的看着小金蛇道。

    他曾经向小金承诺过,要带它睡遍蛇族的母蛇的,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他已经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

    如果小金还在山上的话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事,等于是他变相的害了小金。

    但杨小龙没有其他选择,如果小金不死,那死的就是杨成虎了,他就是害死杨成虎的凶手,他将受到一辈子良心的谴责。

    听到杨小龙这话,小金的脑袋先是左右晃了一下,似乎在思考杨小龙这句话的意思。

    嘶嘶。

    小金突然朝着杨小龙吐了吐信子。

    “我要救我二大爷,而你的蛇胆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味药引,所以……”

    一想到自己要亲手杀了通人性的小金,他心中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样,五味杂陈,说不出来的难受。

    听到杨小龙这话,小金突然窜到了杨成虎的身上,从他胸口爬到了他的脖子处。

    不等杨小龙反应过来小金要干什么,它张开嘴,对着杨成虎的颈部动脉就狠狠咬去。

    “我靠,你是不是故意报复我啊!”

    看到小金咬中杨成虎的颈动脉,杨小龙那张脸瞬间烟了下来。

    以小金蛇毒的猛烈来看,此时的杨成虎已经无药可救,除非神仙下凡。

    杨小龙心中那叫一个后悔,早知道就不把小金带进这个屋子了。

    二次中毒,而且中毒部位还是这种大动脉,就算他杀了小金拿到蛇胆,配好解药也没有任何用了。

    “你给我滚过来!”

    杨小龙指着小金,怒喝道。

    小金松开口,眼神无辜的看着杨小龙,好像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冲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我真是看错你了,从今以后……”

    “咳咳,咳咳咳……”

    杨小龙正准备说些恩断义绝之类的话,可是不等他话说完,杨成虎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噗嗤!”

    不等杨小龙回过神来,杨成虎猛然坐了起来,嘴里喷出一口乌烟如墨的血液。

    屋内再度弥漫起一股刺鼻恶臭。

    “小龙?你怎么在这?我这是在哪啊?”

    杨成虎一只手扶着床,眼神有些茫然的看着杨小龙道。

    “二大爷,您别动,我给您检查一下。”

    杨小龙心中立即冒出一个想法,他赶紧冲到杨成虎跟前,给他把起脉来。

    “这……这怎么可能!”

    杨小龙失声惊呼,表情一片惊骇。

    他刚刚回来的时候,杨成虎的脉象微弱,几乎感知不到,但是现在,他的脉象已经完全恢复正常,那有节奏的跳动甚至给杨小龙一种错觉,他不是在给一个已经将近七十岁的老人把脉,而是给一个三十岁的壮汉把脉。

    为了确认自己没有把错脉,杨小龙又将杨成虎另外一只手臂拿过来,重新把了把脉,并且给他做了一个全身检查。

    最终杨小龙确定,刚刚还濒临死亡的杨成虎真的已经恢复如初,甚至比以前更加健康。

    如果不是杨成虎腿上那一块被咬的地方还是一片溃烂,杨小龙几乎都要怀疑他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