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剁你一根手指
    田福贤抓起地上的斧头便朝杨小龙冲了过去。

    然而杨小龙淡定自若,似乎根本没有觉察到这一切似得。

    “去死吧!”

    田福贤狞笑一声,抡起斧头朝着杨小龙脖子砍去。

    这要是砍中了,必然血溅三尺!

    “啊!”

    黄小娥被这一幕吓得失声尖叫起来。

    她刚才只是以为田福贤是吓唬杨小龙,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动手杀人。

    她虽然一向胆大泼辣,可也从来没有想过杀人,她根本没那个胆子。

    田福贤显然已经下定了必杀的决心,这一斧子砍下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一秒犹豫。

    杨小龙眸中寒光一闪,也被田福贤的狠辣激怒。

    在斧子即将砍中杨小龙的刹那,杨小龙身子如同闪电一般,以毫厘之差躲闪过去,随后身子一扭,便出现在田福贤的身边。

    杨小龙抬起拳头,对着田福贤的胸口就是一拳,紧接着抓住他的胳膊,猛然一扭,竟是直接将之扭断!

    咔嚓脆响与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因为剧痛,田福贤的那张脸都变得扭曲起来。

    杨小龙脚步一挪,再次出现在田福贤的身后,猛然一脚踹在田福贤的背上,将之狠狠的踩在脚下。

    “啊,疼死老子了!”

    田福贤口中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可是杨小龙脸上却看不到任何一丝怜悯。

    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就你这垃圾还想杀我灭口?真是笑话。”

    杨小龙一脸轻蔑,嘲讽着田福贤。

    “杨小龙,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要灭你满门!。”

    田福贤凶狠的威胁杨小龙道。

    只是他却不知道,杨小龙最讨厌被人威胁了,更何况还是一个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奸夫。

    杨小龙蹲下身子捡起来斧头,看了看斧头的锋利程度,然后将田福贤的右手拉了出来,踩在脚下。

    “你自己选,剁那根手指?”

    杨小龙目光淡然的开口道。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不要乱来,否则我弄死你!”田福贤色厉内荏道,他的脸上已经流露出慌乱之色。

    “我最后问一遍,剁哪根手指?你要是不选老子就帮你选了。”杨小龙眯着眼,一脸不耐的催促道。

    “杨小龙,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田福贤,整个石门镇都没有人敢动我!你要是敢动老子,老子那帮兄弟一定会把你剁成肉馅喂狗!”田福贤嘶吼道。

    “田福贤?抱歉,老子真不认识。”

    杨小龙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然后拿过来一根木头垫在了田福贤的手指下面。

    “别乱动,要不然砍偏了可不要怪我。”

    杨小龙按住田福贤的手掌,将他的小拇指跟其他手指分离开。

    “杨小龙,你敢动我你就死定了,到时候……啊!”

    田福贤继续威胁着杨小龙。

    他拼命挣扎,奈何一切都是徒劳,杨小龙的斧头还是落了下来。

    斧头相当锋利,砍落下来的瞬间便将田福贤的小拇指砍掉在地。

    鲜血溅射出来,血腥的画面令人惨不忍睹。

    但是杨小龙却心如止水,面色波澜不惊,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便是他对田福贤威胁自己家人的惩罚!

    如果不是杨小龙另有计划,惩罚绝对不是只一根指头这么简单。

    俗话说的好,十指连心,手指被扎到都会疼的不得了,更何况是被硬生生的砍掉,那种疼痛,简直令人痛不欲生。

    田福贤抱着自己的手腕不断的鬼哭狼嚎,蜷缩成一团的身子在地上来回打滚。

    杨小龙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将斧头扔在了地上。

    “别愣着了,过来给你的奸夫包扎一下。”杨小龙朝着黄小娥喊道。

    黄小娥已经吓傻了,身子僵硬,根本挪不开步子。

    在她的预想之中,这个时候杨小龙应该惨死在田福贤的斧头之下才对,可是眨眼之间,局面逆转,田福贤反而被打倒在地,甚至还被杨小龙剁掉一根手指头!

    听着那一声声的惨叫,黄小娥被吓得面如黄土,胆战心寒。

    她真怕杨小龙也给自己来一斧子。

    “没听到我刚才说的?快点!”

    杨小龙一脸不耐的喝道。

    黄小娥身子一颤,赶紧走到田福贤身边。

    看着痛不欲生的田福贤,黄小娥顿时手足无措,她以前从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直接从田福贤上衣撕下来一块布条给他包一下就行。”杨小龙提醒道。

    “贤哥,你起来一下。”黄小娥颤声道。

    田福贤咬紧牙关,从地上坐了起来。

    黄小娥从田福贤的短袖上撕下来一块布条,然后手忙脚乱的帮他包扎起来。

    虽然包的不怎么样,但是好在暂时止住了流血。

    田福贤满脸仇恨的看了一眼杨小龙,又看了看被杨小龙扔在地上的斧子,目光之中满是怨毒。

    “想报复我是吧?”

    杨小龙目光如炬,田福贤那点小心思瞬间被他拆穿。

    田福贤死死地攥紧拳头,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杨小龙冷笑一声,将斧头捡了起来,然后走到田福贤身边,将斧头递给了他。

    “动手之前先考虑好后果,因为我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

    杨小龙语气平淡,但是言外之意已经相当明显。

    如果田福贤敢再对他出手,他绝对会送田福贤上路。

    杨小龙坐到旁边,故意背对着田福贤。

    他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掏出烟,拿了一根噙在嘴里,点着,从容不迫的吞云吐雾起来。

    烟头的火星忽明忽暗,在烟夜之中格外显眼。

    田福贤将斧子捡起来,握在手里。

    他的心中杀意涌动,他真想将杨小龙碎尸万段以泻心头之恨。

    可是杨小龙的那份淡定却让他从心底深处萌生出一股恐惧。

    一般而来,在这种情况下,杨小龙应该是趁机杀了自己永绝后患的,可是他却将凶器交到自己手中,给自己动手的机会,这人不是有精神病就是有绝对的自信自己杀不了他。

    而田福贤知道,杨小龙则是属于后者。

    刚才他没有受任何伤,甚至抢占先机的情况下都没能杀了杨小龙,现在被剁掉一根指头,心里已经生出恐惧,他更加不可能有任何获胜的机会。

    田福贤内心痛苦的挣扎着,即使有再多的不甘,他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一点一点的将斧子放在了地上。

    他怕了。

    他不敢动手。

    他知道,一旦失败,自己必死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