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又是赵传奇
    杨小龙从未想到过,袭击自己的竟然是杨臣刚的儿子杨立业!

    这小子今年不过才十五岁,可是竟然敢拿着刀子偷袭杨小龙,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眼看已经被杨小龙认出,杨立业也不再遮掩,捡起掉在地上的水果刀,怒吼一声再次向杨小龙冲去。

    “杨立业,你是不是疯了!”

    杨小龙一脸的疑惑,他真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

    杨立业一米五多,穿上鞋的话仅仅一米六,但是在一米八左右的杨小龙面前还是显得那么矮小,再加上他力量本就不大,又不擅长打架,这攻击对杨小龙没有任何威慑力,几乎瞬间便被杨小龙制服。

    “喝!”

    杨立业大喝一声,想要从杨小龙手中挣脱,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

    “行了,别费劲了,我要是能让你小子跑了我一头撞死在旁边的电线杆上。”

    杨小龙将杨立业两只手反锁,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他。

    “杨立业,你小子到底搞什么鬼?”

    杨小龙问道。

    “杨小龙,成王败寇,今天落到你手里我认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杨立业一脸仇恨的看着杨小龙,说的斩钉截铁,颇有几分江湖豪侠的气势。

    “呵呵,你小子是不是小说看多了?还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尊你个头啊。”听了杨立业的话杨小龙顿时忍俊不禁。

    他比杨立业大好几岁,两人不是同一年龄段的,所以来往并不多,但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还沾亲带故,所以他对这小子也不陌生。

    这小子,学习成绩不是太好,贪玩,偶尔还逃课,但是很少打架,更不用提拿刀伤人了,如果不是今天亲眼所见,他绝对不相信杨立业有这个胆儿。

    “杨立业,跟哥说说,你这是想干吗?真想弄死我?”杨小龙一脸玩味的看着杨立业道。

    “杨小龙,你害死了我爸,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今天不弄死我,我一定会杀了你为我爸报仇的!”

    杨立业对杨小龙怒目而视,看那样子还真把他当成仇人了。

    听了杨立业这话,杨小龙算是回过味来了,感情这小子是将自己当成杀父仇人了,但关键是他爸杨臣刚的死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这个烟锅杨小龙可不背。

    “立业,谁跟你说你爸是我害死的?真不知道你小子是缺心眼还是智障啊,全村人都知道你爸他是被毒蛇咬死的,你凭什么冤枉我?”

    杨小龙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杨立业解释清楚,要不然如果这个小子一直把自己视为仇人的话,说不定还真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

    “你放屁,你的医术那么好,如果你当时在山上救我爸的话,我爸他怎么可能会死?”杨立业怒声质问道。

    “你才是放屁,我当时找到你爸的时候你爸已经不行了,别说我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不可能让你爸起死回生啊!”

    杨小龙能够理解杨立业的心情,他也是从杨立业这个年纪走过来的,十五六岁,正值青春叛逆期,固执的很,他必须跟杨立业慢慢解释,要不然这小子绝对听不进去自己的话。

    “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你可以去问赵麻子,他最清楚这些事了。”

    “哼,你肯定跟赵麻子串通好了,你就是要故意害死我爸!”杨立业固执己见道,那仇恨的目光很不得将杨小龙碎尸万段似的。

    “你真是猪啊。”杨小龙有些无语,他真不知道这小子脑袋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立业,你说我是故意害死你爸的,那行,你跟我说说,我为什么要害死你爸,害人总得需要理由吧?”

    “你……你……”

    杨立业想了半天,可是还真发现,杨小龙根本没有理由害他爸。

    “别你了,你个屁啊,还是让我好好给你小子上一课吧。”杨小龙骂了一句,然后继续道,“首先我跟你爸我们俩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私人恩怨,我不可能为了仇恨害你爸,其次,不是我看不起人,就你们家那条件,跟我们家简直差了一个世纪,我根本不可能嫉妒你们家,更不会因此动手。你说我故意害死你爸,真是可笑之极。”

    杨小龙跟杨臣刚之间根本不存在恩怨纠纷,他完全没有作案动机。

    杨立业还想争辩几句,可是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话去反驳杨小龙。

    看杨立业眼神之中出现的挣扎,杨小龙知道自己说的话起作用了。

    “立业,我反正问心无愧,如果你要是真的认为我害死了你爸,你想要给他报仇,那你就动手吧。”

    杨小龙说完,松开了对杨立业的束缚,并且将水果刀捡起来,递给了杨立业。

    “动手吧,朝这捅,这里是心脏,可以做到一击毙命。”杨小龙教导道。

    拿着刀,看着面前刚才被自己视为杀父仇人的杨小龙,杨立业反而犹豫起来。

    他虽然还未成年,但是并不是是非不分,通过刚才的思考,他几乎已经确定杨小龙不是害死他爸的凶手。

    这样一来,他自然就不能再找杨小龙报仇了。

    “动手啊!是男人就赶紧动手!”

    杨小龙催促道。

    虽然这样做有些冒险,但是杨小龙相信,杨立业不可能会真的捅自己。

    扑通!

    杨立业突然跪在了杨小龙的面前,手里的水果刀也掉在了地上。

    “小龙哥,对不起,我错了!”

    杨立业一边道歉一边哭起来。

    泪水哗哗的流着,此时的杨立业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助与悲伤。

    杨小龙轻叹一声,蹲下了身子。

    “立业,别哭了,大老爷们还哭,让别人看见了还不笑话你啊。”杨小龙轻声安慰杨立业道。

    杨立业不断用手抹着眼泪,可是泪水根本止不住,不停的从眼眶里面流出来。

    “立业,不哭了,你爸是没了,但是你小龙哥还在,以后有啥事儿跟哥说,哥帮你出头。”杨小龙拍着杨立业的肩膀道。

    杨立业被杨小龙这话感动的热泪盈眶,哭得稀里哗啦的。

    想起自己刚才那么对杨小龙,但是杨小龙反而以德报怨,杨立业心中也不禁生出浓浓的愧疚。

    杨立业又哭了几分钟,这才缓缓止住泪水。

    “行了,坚强点,拿出男子汉应该有的气概,别让你爸到了那边还为你操心。”杨小龙再次劝道。

    “哥,对不起,对不起。”杨立业再次道歉道。

    “行了,哥又没怪你,你也别自责了,等会回家睡一觉,把今天晚上的不愉快全都给忘了。”杨小龙根本不在意的说道。

    年轻人一时冲动情有可原,如果这事儿发生在他身上,说不定他也会这么做。

    “立业,你先回家睡觉吧,哥还有点事儿得进城一趟。”杨小龙道。

    “哥,我……”杨立业看着杨小龙道,面露犹豫之色。

    “怎么了?”杨小龙问道。

    “其实……其实让我找你报仇是赵传奇的主意,要不是他一直在跟我说是你害死了我爸,我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杨立业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道出了实情。

    “赵传奇?妈的,又是这个老东西啊!”

    一听杨立业这话,杨小龙瞬间火冒三丈。

    他刚才还想着杨立业是看小说看多了,才学人家替父报仇,现在才明白,原来这是有人在背后蛊惑啊。

    别说杨立业只是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年轻人,就算他是成年人,如果有人不断在他的身边跟他说杨小龙是害死他爸的仇人,时间一久,假的也会变成真的。

    “赵老狗,你这心可真够毒的啊!”

    杨小龙轻声呢喃,丝丝杀机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

    看着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的杨小龙,杨立业顿时不寒而栗。

    “哥,我错了,我不该听赵传奇的挑拨,更不该想要害你。”

    杨立业神色愧疚的道歉道。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蠢,轻信赵传奇的话,多亏杨小龙反应敏捷才没有酿成大祸,否则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再面对杨小龙。

    “这不怨你,哥不会怪你。”杨小龙收敛杀意,淡淡的回道,“立业,你现在回家,什么都不要说,直接去睡觉就行。”

    “哥,我想去揍那个赵传奇一顿,这种小人最可恶了。”杨立业道。

    “别,你可千万别动手,赵传奇交给你哥就行了,我一定不会让这个老东西好过的。”杨小龙说道。

    “我听你的。”

    杨立业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相信杨小龙一定会让赵传奇付出代价的。

    随后杨小龙将杨立业送回了家,他则开车去了宁北市。

    到了市里之后,杨小龙先去商场将梁雪薇交代给自己的东西买好,然后才将赤鳞鱼送到豪莱酒店。

    因为杨小龙提前打了电话,所以唐明澜还在酒店没有回家。

    唐明澜要了十斤的赤鳞鱼,将鱼收下之后,杨小龙跟唐明澜聊了一会,两人也谈到了唐宇阳,从唐明澜那里杨小龙得知唐宇阳对自己的怨恨已经削减了不少,但是仍然尚未释怀。

    杨小龙能够理解唐宇阳,他准备等将赵传奇这个老东西解决之后,然后再去找唐宇阳当面聊一聊,他不希望两人就此恩断义绝。

    将剩下的赤鳞鱼送到华雅酒店之后杨小龙就回了村。

    到家之后,他将车停在院子里,拿起给梁雪薇买的东西就朝着临时办公点而去,在路过村口的时候杨小龙不经意的一瞥,居然发现了一道火光。

    杨小龙知道,那应该是烟头散发出的光亮,他心中顿时生出一丝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