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绝望的两家人
    杨小龙没有再去动这两个人,而是迅速爬上山坡,将那两棵蛇涎草挖出,跑回赵麻子跟前。

    杨小龙先挤压了赵麻子伤口的毒液,然后将蛇涎草放在嘴里,咀嚼出草汁之后吐出,团成团子之后,敷在了赵麻子的伤口处。

    “啊,有毒蛇,好多毒蛇!”

    杨小龙正准背赵麻子下山,蛇谷入口处突然传来一声声惊呼。

    看到入口处的光亮,杨小龙知道肯定是刚才跟自己一起过来的村民。

    “大家都不要过来,赶紧退出去!”

    杨小龙朝着村民们喊道。

    这些毒蛇不会伤害自己,但是对其他人可是一点都不客气,赵友群以及杨臣刚就是血淋淋的教训,他不希望这种惨剧再次发生。

    听到杨小龙的声音,一名村民连忙问道:“小龙,你那边有什么发现没有?”

    这几个村民刚才已经将外围搜索了一遍,但是一无所获,所以他们才想着到这边帮帮杨小龙,谁知道居然碰到不少毒蛇,这可把大家吓得不轻。

    要不是杨小龙还在这边,他们早就跑了。

    “我已经发现赵麻子他们了,你们在外面等我,我一会儿就过来。”杨小龙回道。

    说完之后,杨小龙用衣服将赵麻子身上被毒蛇咬住的部位用衣服绑上,然后将他背出了蛇谷。

    说来也奇怪,那些毒蛇感受到杨小龙的气息之后迅速退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烟暗之中。

    “二楞,你找个人把赵麻子先背下山,其他人在这等一下,我去把赵友群还有杨臣刚弄出来。”杨小龙将赵麻子放在一块大石头上道。

    看着那双眸紧闭,脸色发烟的赵麻子,杨二楞等人脸色顿时一变。

    “小龙,赵麻子这是怎么了?”杨二楞问道。

    “他被毒蛇咬了,你赶紧将他送下山直接送到我家就行。”杨小龙解释道。

    “小龙,赵麻子不会死了吧?”杨二楞有些害怕的问道。

    “放心,我已经用蛇涎草给他解毒了,情况基本稳定,等会儿我回去再给他弄点其他解毒药应该就能将毒素彻底化解了。”杨小龙说道。

    赵麻子中的是蝮蛇的蛇毒,好在被发现的及时,如果杨小龙他们今天晚上没有找到他的话,他肯定必死无疑。

    “小龙,赵友群还有刚子叔呢?他们俩有事儿没?”同村的杨磊问道。

    “他们俩已经不行了,等一会儿我去把他们的尸体背过来,咱们一起送下山。”

    杨小龙并没有对这些人做隐瞒。

    “啥?刚子叔他们都死了?”

    闻言,杨磊失声惊呼,其他人脸上也流露出骇然之色。

    刚才村长赵国富组织他们上山搜寻的时候还有人觉得有些大惊小怪,毕竟赵麻子、赵友群还有杨臣刚都老大不小了,加上对青龙山也算比较熟悉,所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才不过几个小时不见,竟然一伤两亡,这实在太吓人了。

    “事情已经这样了,说再多都没用,你们还是赶紧行动吧。”杨小龙朝着杨二楞说道。

    杨二楞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直接背起了赵麻子。

    “磊子,我背着赵麻子,你给我打灯。”杨二楞道。

    “好。”杨磊赶紧打着电灯,跟杨二楞一起护送赵麻子下山。

    “你们在这等着我。”杨小龙跟余下的村民说了一声,便准备再进蛇谷。

    “小龙,要不要我们给你一起去啊。”一名村民连忙道。

    “你一个人进去太危险了,这附近有好多毒蛇。”另外一名村民也是一脸担心。

    “放心,我身上带的有驱蛇的草药,毒蛇不会袭击我的。”杨小龙随便编造了一个谎言,然后进了蛇谷深处。

    “根海,你说小龙会不会有事儿啊?”

    “应该不会吧,小龙他不是说他身上有驱蛇的草药,毒蛇不会伤害他吗。”

    “也是,小龙他本来就是中医,比咱们要懂得多,应该会平安无事的。”

    余下的几名村民讨论着杨小龙的安危,并且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杨小龙进了蛇谷之后一路畅通无阻,很快便到了赵友群还有杨臣刚的尸体处。

    两人尸体已经变凉,肢体也变得僵硬,杨小龙将两人摞在一起,然后扛在肩上,准备将一次性将两人的尸体运送出去。

    赵友群轻一点,但是也有一百三四十斤,杨臣刚比较重,几乎将近一百九十斤,两人加起来可是超过三百斤了。

    这要是放在常人身上,早就把人压趴了,但杨小龙扛在肩上依然脸不红气不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在几个月前,杨小龙虽然力气也不小,但是最多也就能扛个一百多斤,二百斤基本上就是极限,三百斤绝对能把他压垮。

    可是自从经历那一次匪夷所思的奇遇,吞吃了那一颗鸡蛋大小的圆珠子后,他的力量就随之暴涨,连他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极限在什么地方。

    但杨小龙觉得,如果他现在去当举重运动员的话,弄个举重奥运冠军十拿九稳,甚至向田径、拳击、游泳这些项目,他也有夺金的实力。

    只是可惜,杨小龙志不在此,他的目标可是要成为世界最强的男人。

    山路崎岖不平,杨小龙肩上又是两具已经僵硬的尸体,他走起路来特别的不方便。

    好在杨小龙不着急,调整了一下之后不紧不慢的走出了蛇谷。

    见到杨小龙出现,那些已经等得有些着急的几名村民赶紧围了上来。

    杨小龙将赵友群两人的尸体放在地上,长长的吸了一口气。

    看着两人的尸体,几名村民脸色也变得沉痛起来。

    小王庄村子不大,也就一千多号人,所以村子里大多数村民都沾亲带故的,赵友群跟几名赵姓青年有亲戚关系,杨臣刚则跟杨小龙还有另外几名杨姓村民有些血缘关系。

    亲眼看到在白天还互相打招呼的乡亲晚上就变成了两具尸体,恐怕换作谁都不会好过,尤其是这两人的直系亲属,他们知道了这个消息,只怕会哭得死去活来啊。

    “好了,赵铁柱,你们几个抬着赵友群,我们抬着杨臣刚,咱们下山。”杨小龙没有给众人太多悲伤的时间,立即准备下山。

    赵铁柱等几名赵姓村民抬起赵友群,杨小龙扛着杨臣刚,开始下山。

    他们大概刚走出去十几分钟,迎面便有一大片光亮迅速冲了过来。

    人未至声先闻,杨小龙已经听到一连串的哭喊之声。

    不一会儿,这群人就赶到了杨小龙他们跟前。

    不出杨小龙的预料,正是赵友群跟杨臣刚的家人。

    刚才杨二楞他们在下山的时候遇到了这些人,将两人不幸身亡的消息告诉了他们的亲人,听闻这个噩耗,这些人立即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想要确认杨二楞说的是不是事实。

    杨小龙没有再走,将杨臣刚放了下来。

    “刚子啊,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是秀萍啊,你个死混蛋赶紧睁开眼看看我!”

    杨臣刚的老婆史秀萍直接扑了上来,使劲捶打着杨臣刚的胸口,想要唤醒杨臣刚,可是杨臣刚已经死亡多时,自然不会再做出任何回应。

    “爸,你这是咋了,你别吓唬我啊爸,你赶紧醒醒!”

    杨臣刚的儿子杨立业跪在他的身旁,泪如雨下,口中不断呼喊着他。

    “爸,你赶紧醒过来啊,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呢,我向你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再也不贪玩了,再也不逃课了!”

    杨立业今年十五岁,开学就该上初三了,他平时学习不是太好,还经常挨他老爸的打。

    但是看着那躺在自己面前,再也不会醒来的至亲,这个平时颇为顽劣的少年此时完全泪崩,泪水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夺眶而出,根本无法抑制。

    从懂事起,杨立业几乎就不再哭了,今天更是他最近五年来,唯一一次流泪。

    以前,杨立业恨不得自己没有爸,那样就没人管他了,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父亲对于自己是如此的重要,没了父亲,杨立业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

    而赵友群身边的情况基本跟杨臣刚差不多,他的亲友围在他的身边,每个人都已经泪如雨下。

    “友群,你睁开眼看看我啊,你就这样走了,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可咋办啊,你让我们怎么活啊!”

    赵友群的老婆孙小英哭得肝肠寸断,整个人已经变成了泪人儿。

    “友群啊,你咋就这么狠,你……”

    孙小英嚎啕大哭,无尽的悲伤冲击着她每一根神经,突然她只觉得眼前一烟,再也支撑不住,昏倒在地。

    “小英,你咋了!”

    “妈!妈!”

    “快,快救人啊!”

    刘小英身边的众人瞬间慌了,他们真怕孙小英也跟着赵友群就这么走了。

    “都让一下,我看看这是咋了。”

    在一旁默哀的杨小龙立即冲了过来,蹲下来之后立即将手放在了孙小英的鼻子前,感觉到有鼻息之后,他翻了翻孙小英的眼皮,了一下她的瞳孔,然后举手给孙小英把了把脉,心中这才不禁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