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替杨小龙说话
    看着被追着打的杨小龙,申海棠脸上也流露出心疼之色。

    她立即下床,挡再了杨小龙跟前。

    “大伯,你别打小龙了,一切都是我自愿的。”申海棠说道。

    杨小龙也没有想到申海棠居然能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不过暂时先稳住申贵祥再说。

    “申老哥,您千万别误会,我真的没有欺负海棠。”杨小龙连忙道。

    “你放屁,我刚才都看到了!”申贵祥怒声喝到。

    “大伯,我都说了是我自愿的,我喜欢小龙,我跟他就算真的那什么了,您也没有权利干涉吧?”申海棠再次替杨小龙说话道。

    申贵祥鼻子抽动了两下,脸色立即阴沉下来,“海棠,你是不是喝酒了?”

    “喝了。”申海棠回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让你喝酒的吗,你怎么还喝!”申贵祥一脸急切的说道,随后怒视着杨小龙道:“杨小龙,海棠明明是喝醉了,你这个混蛋怎么能乘人之危啊!”

    “申老哥,我……”

    “你什么你,我将你当成朋友,没想到你却这么卑鄙,算我瞎了眼!”申贵祥咆哮道。

    杨小龙一脸苦涩,这个时候他是百口莫辩。

    “海棠,都怪大伯,大伯不该把这种人渣介绍给你。”申贵祥一脸心痛的说道。

    “大伯,你凭什么这么说小龙,我刚才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对小龙一见钟情,跟他发生关系也是我心甘情愿的,而且我没有喝醉,我很清楚我到底在做些什么。”申海棠继续维护杨小龙道。

    “大伯,我们都是成年人,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的,这件事您就不要管了,我相信小龙会好好对待我的。”

    “对,我一定会好好对待海棠的!”杨小龙连声说道。

    “你,唉!”

    申贵祥气得不轻,他一甩手,从屋里转身出去。

    申海棠立即将房门从里面锁上。

    “小龙,我大伯没打伤你吧?”申海棠一脸关切的问道。

    如果杨小龙不是知道申海棠是故意设计他的,这个时候只怕还真就被申海棠骗了,不过戏已经演到这里了,他还得接着演下去,要不然申海棠要是真的告自己强女干,那他可就该悲剧了。

    “海棠,我没事儿,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杨小龙一脸歉意的回道。

    “别这么说,我是心甘情愿的,你又没有逼迫我,你放心吧,我大伯的工作交给我了,他其实发火也完全都是因为太在乎我了,其实他人还是特别好的。”申海棠向着杨小龙说道。

    “嗯,那你劝一下申老哥,我……哎呀,我刚才脑袋真是进水了。”杨小龙一脸悔恨的说道。

    “小龙,你别自责了,这件事如果真要怪就怪我,是我太随便了。”申海棠说道。

    “不,不能怪你,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好自己。”杨小龙连忙道。

    “你不要这么说,等会儿咱们去跟我大伯好好解释解释,我相信他能够理解咱们的。”

    申海棠说完,然后开始当着杨小龙的面穿起衣服。

    看着淡定自若的申海棠,杨小龙瞬间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试问,如果申海棠不是跟申贵祥两人配合着演戏,那她突然被申贵祥发现在跟自己做那种事,怎么可能不慌乱?

    可是刚才申海棠就只有在申贵祥闯进来的那一刹有过慌乱,接下来她一直都表现的特别淡定,淡定的都有些过分。

    很快申海棠便穿好了衣服。

    “小龙,咱们出去吧。”申海棠十分亲昵的拉住了杨小龙的胳膊。

    看到杨小龙跟申海棠,申贵祥脸上瞬间流露出怒容。

    “大伯,您就别生气了,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是我跟小龙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申海棠向申贵祥解释道。

    “真心相爱什么啊,你们才认识不到一天啊,居然就做出那种事,你说让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申贵祥怒道。

    “大伯,跟您说您也不懂,我们俩那是一见钟情,虽然才仅仅只认识了半天时间,可是对于我们两个人来说,就好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就算真的发生了关系也很正常,主要是您的思想太封建了,您要是不信出去打听打听,现在的年轻人像我们这样的多了。”申海棠说道。

    “申老哥……”

    “你给我闭嘴!”

    杨小龙本想插句话,结果刚刚开口就被申贵祥直接打断。

    “海棠,大伯虽然跟你们不是一辈人,可大伯也明白你们年轻人思想观念比较开放,可那也得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是吧?你们这样做,那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你懂不懂懂?”

    “说句不好听的,假如杨小龙他又不喜欢你了,那你怎么办?”

    “大伯,您尽管放心,我敢肯定您的担忧都是多余,我相信小龙一定会爱我一辈子的,小龙,你说是不是?”申海棠带着一脸的幸拉住杨小龙道。

    “对,我保证这一辈子都只喜欢海棠一个人,绝不变心!”杨小龙赶紧向申贵祥做出保证。

    “杨小龙,你说的都是真的?”申贵祥冷冷的看着杨小龙道。

    “我要是敢欺骗申老哥,那我就不得好死!”

    杨小龙为了取信申贵祥,甚至都发起了毒誓,不过他这句话说完之后在心中又默默念了一句,这一切前提都是建立在申贵祥跟申海棠两人没有欺骗自己的前提之下,如果他们合起伙来骗自己,那自己的誓言自然不算数。

    听到杨小龙这话,申贵祥那严酷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

    “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海棠是我唯一的侄女,你要是敢负她,我绝对不会饶你!”申贵祥再次厉声喝道。

    “我保证一辈子都对海棠好好的。”杨小龙赶紧再次做保证道,看到申海棠的眼色,杨小龙再次道,“申老哥,您就别生气了,我给您倒一杯水,您消消气。”

    杨小龙说完,给申贵祥倒了一杯水,申贵祥也坦然接受。

    见状,杨小龙松了一口气,拿起自己刚才用过的杯子给自己又倒了一杯。

    一口气喝光杯子的水之后,杨小龙脸色瞬间一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