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当头一棒
    听了杨小龙的话,关雄脸色也不禁微微一变。

    “不会那么严重吧?”关雄赶忙问道。

    “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您要是信我,我就帮您重新正骨,您要是不相信我的话,那就当我没说。”杨小龙看着关雄道。

    他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关雄要是不相信的话,那他自然不会求着给关雄正骨。

    “我信。”关雄立即道。

    他本身就是一个医生,但是因为伤着的是自己的腿,他根本没办法给自己治疗,也不清楚伤势有多严重。

    但既然杨小龙都这么说,他相信杨小龙应该不是在欺骗自己。

    毕竟他们之间无冤无仇,况且杨小龙还有事情要询问自己,自然不可能把他弄残废了。

    听到关雄相信自己,杨小龙心中也微微一暖。

    “关先生,您这有没有银针?如果没有我去把我车里的拿过来。”杨小龙问道。

    “有,就在那个抽屉里面。”关雄指了指放电视的柜子道。

    杨小龙走到柜子旁边,将抽屉拉开,里面除了银针之外还有酒精灯。

    杨小龙将银针跟酒精灯全都拿了出来,然后点燃酒精灯给银针消了消毒。

    “关先生,接下来我会先给你疏通一下於堵得的血管。”

    杨小龙跟关雄说了一下,然后又弄了点酒精将关雄的腿擦拭了一遍。

    接下来,杨小龙将银针插入了关雄腿上数个穴位,他轮替着轻轻撵动着,刺激着各个穴道。

    作为医学教授,关雄自然看得出来杨小龙给自己针灸的地方全都是腿上的各个穴位,而且刺穴非常精准,没有一丝偏差。

    他心中暗暗点头,心中的怀疑瞬间烟消云散,隐隐心中还生出一丝期待。

    因为血液於堵,关雄膝盖以下的一截腿骨都已经麻木,刚开始针灸的时候他几乎没什么感觉,但是很快,一股股暖流便从被刺激的位置开始向着四周扩散开来,他那麻木的腿也逐渐恢复知觉。

    “厉害,没想到小兄弟年纪轻轻竟然有这么高超的针灸之术!”

    关雄由衷的敬佩道。

    “一点雕虫小技而已,拿不上台面。”杨小龙谦虚的笑了笑,随后将银针从关雄身上拔下来。

    将银针收好,杨小龙开始用手给关雄舒筋活络。

    上下来回按摩了两三分钟之后,杨小龙这才停止动作道:“关先生,接下来我要给您正骨了,那一瞬间可能会有点疼痛,还请您忍住点。”

    “好。”关雄郑重回道。

    “那我数,一二三,当数到三的时候开始。”

    杨小龙提醒了一下关雄,然后开始数数。

    “一……二……”

    “咔!”

    “啊!”

    关雄正全神贯注的等着杨小龙数三,可是谁知道杨小龙竟然只数到二就开始了,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腿好像都被人扭断了一下,让他痛不欲生。

    不过这种疼痛只是一瞬间便迅速消散,虽然腿骨还隐隐作痛,但已经在他承受能力范围之内。

    门外,秦月正趴在门上偷听杨小龙跟关雄之间的对话,因为两人声音都不大,再加上房门隔音效果好,秦月听到的内容都是断断续续的,她并不知道杨小龙是在给关雄正骨。

    听到这一声惨叫,秦月跟秦春生两人脸色骤然一变。

    “出事了!”

    这是秦月跟秦春生两人脑中冒出的唯一想法。

    嘭!

    秦月一脚将门踹开。

    看到杨小龙两只手正捏住关雄的腿,而关雄腿上帮着的绷带跟石膏已经完全本被拆除,秦月瞬间怒不可遏。

    在她看来,肯定是杨小龙拆了关雄腿上的绷带,这个时候正在折磨关雄。

    “你这个混蛋,放开关伯伯!”

    秦月大喝一声,举起手中的棍子对着杨小龙就是当头一棍。

    听到秦月的大喝声,不明情况的杨小龙下意识的将头扭了过来。

    此时他正在给关雄按摩,哪里猜到秦月竟然会突然冲进来,猝不及防之下,那棍子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脑门上。

    哐当!

    “嘶。”

    结结实实的一棍,看着都疼,饶是杨小龙骨头硬,可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我打死你个混蛋!”

    秦月打了一棍子之后还觉得不解气,举起棍子就准备给杨小龙再来一下。

    “小月,住手!”

    关雄赶紧暴喝一声制止了秦月。

    “关伯伯,你不用怕,我绝对不会让这个混蛋再伤害你。”秦月大声瞎说道。

    “小月,你赶紧给我住手,你误会了!”关雄着急的大喊,“春生,赶紧给我拉住小月。”

    秦春生虽然还是有些弄不清楚情况,不过他还是拽住了秦月。

    秦月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下起手来那还真是一点不留情,这一棍子下来,杨小龙眼前直冒金星,差点没被打昏过去。

    “哥,你拽我干嘛,赶紧保护关伯伯啊。”秦月朝着秦春生道。

    秦春生有些懵,他不知道该听谁的话。

    不过秦月已经挣脱秦春生的手,跑到了关雄的跟前。

    “关伯伯,您没事吧。”秦月一脸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你还是赶紧看看你有没有把人家打出毛病吧。”关雄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批评秦月了。

    “我管他是死是活呢,谁让他伤害您。”秦月满脸不屑的回道。

    “小月,你弄错了!人家是在帮我正骨,你倒好,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对着人家就是一棍子,这要是把人家打坏了,我看你怎么补偿人家。”关雄疾言厉色道。

    他心中那叫一个后悔,早知道秦月这么鲁莽,他就把门直接锁上了。

    “关伯伯,你不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秦月脸上表情顿时僵硬,说话也变得不利索了。

    “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跟你开玩笑吗?”关雄神情严肃的反问道。

    “那我这是打错人了?”

    秦月无比尴尬的说道。

    她从一开始就觉得杨小龙不是好人,所以一听到关雄的惨叫之声,根本没有多想,上来对着杨小龙就是一棍子,如果不是关雄阻止的及时,她不定要给杨小龙来几棍子呢。

    “行了,还发什么愣啊,赶紧看看有没有把人家打出毛病,要不然就赶紧送医院去。”关雄催促道。

    “啊,哦。”

    秦月倒是没想到自己会打错人,这个时候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兄弟,你没事吧?”

    还是秦春生最先反应过来,赶紧蹲下身子询问道。

    “怎么可能没事?要不要我给你来一棍子让你试试?”杨小龙捂着脑门道。

    虽然看不到,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自己脑门绝对被打出了一道印子。

    “那个,对不起啊,我,我没想到你是在给关伯伯正骨。”

    秦月讪讪的说道。

    “不行了,我头晕,胸闷气短,快点,我需要人工呼吸!”

    杨小龙说完,捂着头,仰面躺在了地上。

    看着那一脸痛苦表情的杨小龙,秦月心中也不禁生出一丝慌乱。

    刚才那一棍子力量有多大她最清楚了,这要是打在一般人头上,肯定能直接把人打晕。

    杨小龙此刻虽然没晕,但肯定受了不轻的内伤,而且看杨小龙这样子伤的好像还挺严重,她真怕杨小龙下一刻一命呜呼,要是那样的话,她岂不就成了杀人凶手?

    秦月这个时候也悔恨不已,早知道她先问清楚状况再动手了。

    “快给我进行人工呼吸!”

    杨小龙眼睛微眯,握着胸口做出痛苦的表情。

    “哥,你快点给他人工呼吸啊!”秦月催促秦春生道。

    “好。”

    秦春生回了一句,然后就准备趴下来给杨小龙做人工呼吸。

    见状,杨小龙一把推开了秦春生。

    “让她来!”

    杨小龙指了指秦月道。

    “我?为什么要让我啊。”

    秦月顿时犹豫起来。

    她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她哪好意思给杨小龙一个男人做人工呼吸。

    “快点,我快不行了。”

    杨小龙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甚至翻起了白眼。

    这一下,秦月更慌了。

    “小月,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啊!”关雄焦急的催促道。

    秦月心乱如麻,但最终还是放下女孩子的矜持,趴在地上准备给杨小龙做起人工呼吸。

    秦月深吸一口气,俯下了身子。

    就在她的嘴即将对上杨小龙的嘴的时候,杨小龙眼睛突然睁开,一只手挡在了两人之间。

    “等等,我好像可以呼吸了。”

    杨小龙阻止了秦月,随后他侧过头,对着旁边急喘了一阵。

    那样子,就好像真是刚刚从窒息之中恢复过来一样。

    “小月姑娘,你可以从我身上下去了吗?请不要占我的便宜。”

    杨小龙拍了拍秦月的小翘臀道。

    此时的秦月正跨坐在杨小龙身上,那姿势,可是相当的暧昧,刚才秦月一心救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现在瞬间羞得面红耳赤,赶紧从杨小龙身上起来站到了关雄旁边。

    “这小子,表演的还真像,连我都瞒过去了。”

    关雄深深看了杨小龙一眼,嘴角流露出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

    刚才那一瞬间杨小龙表现出来的症状甚至把他都给骗了,要不是因为腿脚不方便,他只怕都已经亲自上去给杨小龙做人工呼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