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打起感情牌
    杨小龙跟申贵祥一起进了听涛阁,三个人刚刚坐下,便有服务员走了过来。

    “申老先生,您还是老规矩吗?”服务员问道。

    “不知道你们二位想喝点什么茶?”

    申贵祥没有回答,而是将选择权交给了杨小龙。

    “随便。”

    杨小龙淡淡的回了一句,他又不懂茶,对他来说所有的茶几乎喝着都是一个味儿。

    “那好,还是老规矩,多添一壶铁观音。”申贵祥向着服务员说道。

    服务员应了一声,然后下了楼。

    申贵祥泰然自若的掏出手机,动作相当自然的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功能,然后将手机一翻,屏幕朝下放在了桌子上。

    “两位已经知道我是申贵祥,不过我对二位还一无所知,不知道二位能不能简单的介绍一下?”申贵祥看着杨小龙问道。

    “没问题。”杨小龙淡笑一声,并未发觉申贵祥的小动作。

    “我叫杨小龙,这是我的兄弟陆飞。我们今天来找申先生的原因刚才我也说了,就是为了梁忠年的案子。”杨小龙倒是并未有所隐瞒。

    “梁忠年的案子已经结案四年了,根据我们的调查,他确实是死于自杀,整个案子在警察局档案室都留有卷宗,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警察局调取相关的档案。”

    申贵祥的目光平静,神态自然,看不出任何一丝慌乱。

    “申先生,在您的职业生涯中,侦破的案件恐怕得有数百件吧?”杨小龙问道。

    “没错。”申贵祥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您的办案经验应该相当丰富,但是在梁忠年一案上,您却在疑点重重的情况下匆匆结案,甚至都没有进行更加详尽的调查,我倒是很想知道,这种低级错误,为什么会发生在您这种老警察身上?”杨小龙质问道。

    “杨先生,您这话说的就有点违背事实了吧?梁忠年一案证据确凿,我们完全是依法结案,何来疑点重重一说?”申贵祥眉头一皱,反驳道。

    “好,那我有几个问题希望申先生能为我解惑。”杨小龙依然一团和气。

    “第一,你们警察赶到的时候,梁忠年的尸体已经遭人挪动,但是你在后来案件调查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及这一点,甚至都没有令人保护命案现场,任由它被人破坏,你们警察就是这样办案的?”

    “谁说我没有调查的?根据我们后来的调查,大唐集团的员工之所以移动梁忠年,是想对他尽最后的救援,只是后来失败了。而命案现场被破坏,则完全是当初保洁员的无心之失,她担心血腥的场面会影响到过往的行人才将血迹擦去,这些当年都有记录在案。”申贵祥辩解道。

    “那你告诉我,当初梁忠年坠楼的时候是面部朝下还是背部朝下?”

    “背部朝下。”申贵祥脱口而出道。

    “呵呵,申先生,你刚才口口声声说梁忠年是死于自杀,那麻烦你跟说说说,有几个人自杀不是正面跳下而是选择背对着跳楼?”杨小龙冷笑一声道。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是从正面跳楼,但是某些人也会因为恐惧或者其他一些特殊原因选择从背面跳楼,这些都是有真实案例存在的。”申贵祥再次辩解道。

    “强词夺理!”杨小龙脸色逐渐多出一丝冷意,“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梁忠年不是自杀,而是被人推下楼的!”

    做为第一位目击证人,徐秀萍告诉杨小龙,当时梁忠年掉下来的时候,确实是背部先着地,但是因为高度太高,掉下来的时候脑袋几乎都摔烂了,只要智商没问题都看得出来,人根本就没救了。

    但是申贵祥居然还说那些人挪动梁忠年的尸体是为了救人,完全就是乔冠华他们为了销毁梁忠年是被人推下楼的证据。

    徐秋萍还告诉杨小龙,当时申贵祥就在不远处做笔录,但是,马寿亭却让她赶紧把现场的血迹擦掉,而申贵祥明明看到了却故意装作没有看到,直到后来有其他警察呵斥,她才罢手,但那个时候,地面上的血迹几乎已经完全被擦拭干净了。

    “你胡说,梁忠年他分明就是自杀!”申贵祥沉声喝道。

    “你别着急,我再问你个问题,你当时调查的时候,徐秀萍说她曾在楼道内听过梁忠年表达过轻生的意思,可是徐秋萍的职责范围只有大唐集团大厦外围还有一层的大厅,她平时从不上楼,她又是怎么能听到梁忠年表达轻生的话?”杨小龙再次提出疑问。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徐秋萍就算只负责外围,但是作为保洁,她就不能上楼打扫卫生了吗?再说除了徐秋萍,我们还有李文化的证词,当初是他坚称自己亲眼看到梁忠年自杀的,我们也只是跟据证人的证词做出的判断。”

    听到杨小龙指出来的这些疑点,申贵祥也不再如最初那般淡然。

    “好,咱们暂且认为存在你说的那种可能,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当初李文化向你们作证的时候,他说自己为了偷偷抽烟才上的楼,这才恰好发现了梁忠年,可是李文化他根本就不抽烟!这么明显的破绽你们就发现不了吗?”

    “而且据我所知,后来梁忠年的朋友关雄、邓可欣,梁忠年的女儿梁雪薇都曾对梁忠年自杀表示了质疑,为什么你们不重新调查,反而是一再敷衍了事?”

    “要我看,徐秋华还有李文化两人说的没错,都是你逼着他们做的伪证,是你收了某些人的好处,明目张胆的徇私枉法,你真是枉为人民公仆,真是让警察蒙羞!”

    说到最后,杨小龙的脸上也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嘲讽。

    欲使人灭亡,先使其疯狂,杨小龙就是要刺激申贵祥,他倒要看看这人能够装到什么时候。

    “你这是一派无言!”

    申贵祥猛地一拍桌子,怒视着杨小龙站了起来。

    “你以为我们警察每天都是在办公室里歇着什么都不干吗?我告诉你,我们每天要处理的案件远超你们的想象,你们还有休息天,节假日,可是我们为了办理各种案件,假日都是在加班之中度过,其中艰辛岂是你一个小年轻能够能够体会得到的!”

    “我承认这个案子确实存在个别疑点,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即使真的出现误判也是因为当初徐秋萍以及李文化两人作伪证故意误导我们,我们又不能猜透人心,怎么会知道他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而你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之下就对一名前公职人员进行人身攻击以及肆意侮辱,你知不知道你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我随时都可以告你!”

    申贵祥疾言厉色,说的那叫一个大义凛然,就好像他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般。

    要不是因为提前对徐秀萍还有李文化两人做了详细的调查,杨小龙只怕还真就被申贵祥给镇住了。

    杨小龙与申贵祥两人四目对视,两人的目光都相当凌厉,充满了战斗的味道,现场气氛也变得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吱呀!”

    就在这时,房门开启,服务员端着茶点走了进来。

    “申老先生,您这是?”

    看着站起来对峙的两人,服务员也不禁愣住了。

    “没事儿。”

    申贵祥瞬间恢复平静,重新坐了下来。

    杨小龙也没有多说,在申贵祥对面坐下。

    服务员知道自己不能多问,将东西放下之后便离开了房间。

    “杨先生,刚才我说话可能有些冲,我向你道歉。”

    出乎杨小龙的预料,申贵祥居然先服软。

    “我刚才也有些言语不当,还请申先生您海涵。”

    人家都主动道歉了,杨小龙也不好再继续横眉冷对。

    “杨先生,陆先生,要不然先尝尝这家店里的茶点吧,他们家的铁观音搭配香酥饼堪称一绝,我平时没事儿的时候经常会跟一些朋友来这里消遣时光。”

    申贵祥态度突然又变得和蔼起来,就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看申先生如此推崇,那我也尝尝。”

    杨小龙知道暂时还不是跟申贵祥撕破脸皮的时候,便点点头品尝起来。

    “嗯,味道还算不错,真是羡慕申先生有这么好的口福,能够天天享受这等美食。”杨小龙笑着道。

    “羡慕什么啊,这也就退休这几年我才有时间来,以前整天累死累活的,别说出来享受了,连陪家人的时间都没有。”申贵祥苦笑一声道。

    “虽然当初每天加班过得挺辛苦的,但是每次看到有犯罪分子被绳之以法我都会觉得付出再多都值得。不瞒你说,受苦受累,甚至流血牺牲我其实都不怕,最怕的就是被人误解,被人指责我们不作为,那其中的心酸实在无法言说。”

    “就拿梁忠年一案来说,当年我在办案的时候确实是按照正规流程来的,我当时也设想过他们两人会不会出现作伪证的可能,所以我对他们接连讯问了好几次,他们都坚称自己说的都是事实。”

    “正是因为有了他们两人的证言,我们才会最终做出判定认为梁忠年是自杀身亡,至于你说的后来有人提出异议,我们也复查了一遍,但是因为没有其他证据,所以只能不了了之,我知道你可能不理解,可我们每天忙得案子那么多,不可能有太多时间投入到一个已经结案的案件之中。”

    接下来,申贵祥居然换了另外一种对话方式,开始跟杨小龙打起了感情牌,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外加说的还算有理有据,一般人绝对会被他这番言辞打动,但是对象换成了杨小龙,那自然另当别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