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做伪证
    “大哥,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要是死了,我那老母亲可就没人照顾了!”李文化痛哭流涕的哀求道。

    只是杨小龙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埋!”

    陆飞冷冷的挥手道。

    王权跟孙东海两人也不再犹豫,开始动手朝李文化身上埋土。

    李文化被扔的满是是土,他正准备扒着土坑上来,陆飞却蹲了下来。

    “老老实实的躺那儿,要不然我一道刀宰了你。”

    陆飞冷笑一声,晃了晃手中反射着烁烁寒光的锋利匕首。

    在李文化看来,杨小龙几人就是灭绝人性的魔鬼,他毫不怀疑这些人会杀了自己。

    泥土一点点的覆盖李文化的身子,他对于死亡的恐惧越来越盛。

    李文化很清楚,眼下他如果想活命,只有说出真相,可是如果说出真相,他可能仍然难逃一死。

    一时间,李文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说,可能会死,不说,一定会死。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李文化再没有任何犹豫。

    “大哥,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求求你饶我一命!”李文化大声喊道。

    然而杨小龙却只是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并未下达停手的命令。

    “大哥,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什么都告诉你,我当年说谎了,我其实什么都没有看到,是那些人逼我作伪证的!”

    眼看自己就要被完全活埋了,李文化赶紧说出真相,他怕再晚一会儿自己就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住手!”

    杨小龙终于开口。

    闻言,王权两人这才停手,站到了旁边。

    “把人带过来。”杨小龙朝着陆飞示意道。

    陆飞点头,将李文化从泥土里面扒出来,带到了杨小龙的跟前。

    “把你知道的所有情况都告诉我,你敢有一句假话,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杨小龙神色漠然道。

    “我发誓,我绝对不说一句假话。”

    李文化战战兢兢,已经被吓破了胆。

    “事情是这样的,大概四年前,我还在大唐集团当保安。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地下车库巡逻,突然看到几名集团领导有些慌张的从电梯里面跑了出来,然后开车离开了集团大厦。”

    “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可是等我离开车库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有人跳楼自杀,等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人竟然是我们大唐的梁忠年教授。”

    “有人打电话报了警,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警察跟救护车先后赶到,不过那个时候梁忠年教授已经死了。”

    “当天晚上我下班之后,正准备回宿舍休息,我们集团的一名领导突然找到了我,然后他跟我说,等警察调查梁忠年死因的时候,让我一口咬定梁忠年是自杀,还让我说我在楼顶亲眼所见。”

    “我当时很害怕,我不敢说谎话,所以就拒绝了他,可是那名领导威胁我说,如果我不说这些话,他就去警察局举报说是我杀了梁教授,还说让我坐辈子的牢。但如果我答应他,他就给我五十万安家费。”

    “我很清楚,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保安,在人家的眼中就好像蚂蚁一样,人家可以随便踩死我。再加上我儿子当时娶媳妇人家娘家人要二十万彩礼钱,我根本拿不出来,所以最后我就昧着良心答应了他,把他教给我的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警察。”

    “等警察结案之后,那名领导真的给了我五十万,我拿上钱以后就辞职离开了大唐,回了我们李家沟重新做回了农民。”

    “后来在我儿子结婚当天,那名领导还来过我们家,他说是给我道喜,实际上就是来警告我的,他说我如果敢把作伪证的事情说出去,就杀我全家。我实在太害怕了,所以刚才就一直死咬着没说。”

    “大哥,我求求您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警察,要不然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李文化声泪俱下,跪在杨小龙面前哀求道。

    他名字叫李文化,实际上就是个文盲,连小学都没上过,但是规矩他懂,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那领导给了自己封口费,自己就应该守口如瓶才对,现在自己坏了规矩,人家就算真的杀了他,那也是他咎由自取。

    可是他又不想死,只能祈求杨小龙帮他保守这个秘密。

    只是可惜了,杨小龙找他就是为了查明梁忠年死亡真相的,自然不可能包庇他。

    “你说的那个领导是不是叫乔冠华?”杨小龙问道。

    “不是。”李文化立即摇头。

    “那是谁?”杨小龙眉头一皱。

    “这……这我真的不能说啊。”李文化哭丧着脸道。

    “说不说,不说我宰了你!”

    陆飞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冲过来便将匕首抵在了李文华的脖子大动脉处。

    “我说,我说,是马寿亭主任,这一切都是他让我的做的!”

    李文化惊骇欲绝,为了保命哪还顾得了那么多。

    “马寿亭?他已经死了。”杨小龙略一沉吟道。

    “死了?马主任死了?太好了!”

    听到马寿亭的死讯,李文化脸上立即流露出狂喜之色。

    在他看来,马寿亭一死,那不会再有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这样自己就安全了。

    “别高兴的太早,马寿亭不过是一个小卒子而已,在他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他才是幕后真凶。”杨小龙冷笑一声,还不留情的打碎李文化心中的幻想。

    “李文化,当年威胁你的人除了马寿亭还有没有别人?”杨小龙再次问道。

    “没了,从始至终都只有马主任一个人。”李文化赶紧回道。

    听闻此言,杨小龙不禁再次陷入沉默。

    他虽然已经知晓梁忠年自杀是马寿亭编造的,可问题是马寿亭已经死了,这样一来,线索就又断了,即使有李文化的供词,也定不了乔冠华的罪。

    不过根据杨小龙得到的信息,马寿亭跟乔冠华关系匪浅,当年他就是站出来揭露梁忠年剽窃乔冠华科研成果的带头人,甚至还伪造了很多对于梁忠年不利的证据。

    可就是这么一个参与了一切的关键人物,却在梁忠年案结束三个月后突然出车祸死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些吧?

    杨小龙觉得,马寿亭十有**是被乔冠华杀人灭口,而不是死于意外。

    整个案子越发显得扑朔迷离起来。

    “李文化,我记得你刚开始说在地下车库见到了很多领导从电梯里面出来,都有谁?”杨小龙问道。

    “有傅建新傅教授,马寿亭马主任,乔冠华乔教授就是他们三个。”李文化回忆了一下说道。

    “果然是这些人。”杨小龙心中了然,这几个都是当年梁忠年案件的重要人物,而且他们都跟乔冠华关系密切。

    现在马寿亭死了,傅建新去了米国,乔冠华则成为了大唐制药首席医药专家,在整个大唐可谓只手遮天,权势极大。

    暂时他肯定是找不到傅建新,所以只能先从另外几人身上找寻突破口。

    “陆飞,带他走。”杨小龙说完,向着村子里走去。

    “走!”陆飞踹了李文化一脚,“想要活命的话就给我老实点。”

    李文化赶紧点头哈腰,被陆飞押着回了村。

    “上车。”

    杨小龙再次道。

    “大哥,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啊?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都告诉您了,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吧。”

    一看杨小龙让自己上车,李文化又有些慌了。

    “让你上车你就上车,哪那么多废话!”陆飞呵斥了一句,随后将匕首向前顶了顶。

    感觉到腰上的刺痛,李文化心中愈发苦涩。

    反抗下场就是死,不反抗兴许还有一条活络,他自然明白该如何选择。

    “给你的家人打个电话,就说你要出去几天。”杨小龙再次命令道。

    李文化不敢拒绝,只能给自己的儿媳妇打了一个电话,而他儿媳妇跟他的关系本来就不怎么样,听说李文化要出去,只是回了一句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李文化知会完家里之后,杨小龙便将他的手机没收了,然后开车离开了李家沟。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杨小龙便跟陆飞他们先回了星云县。

    将李文化交给陆飞严加看管之后,杨小龙开车独自返回小王庄。

    回到小王庄,杨小龙将自己查到的消息告诉了梁雪薇。

    得知自己父亲果然不是自杀之后,梁雪薇再次潸然泪下。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的杨小龙一阵怜惜,当晚又是安慰她到了半夜,等梁雪薇情绪完全平复下来之后杨小龙才返回家中休息。

    第二天早上,杨小龙起床之后正准备洗漱,一眼便看到梁雪薇居然在跟他妈聊天。

    杨小龙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使劲揉了揉眼,这才确定不是错觉。

    “雪薇,你怎么来了?”杨小龙不禁诧异的问道。

    “你这啥话,人家小薇难道不能来咱们家吗?”一旁的田巧萍白了杨小龙一眼。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杨小龙无奈的回了一句。

    “哎呀,我的菜!”田巧萍正准备回上一句,突然想起来自己菜锅里还炒着菜,赶紧跑回了厨房。

    “小龙,昨天晚上谢谢你了。”梁雪薇嘴唇微抿,声音轻柔的向着杨小龙道谢道。

    “你要是还把我当朋友就别跟我这么客气了。”杨小龙笑了笑道。

    虽然为了安慰梁雪薇耽误了不少休息时间,但是一想到那柔弱无骨的娇躯依靠在自己的胸膛上,杨小龙也不禁有些莫名的得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